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三六五章 出发

第三六五章 出发

        一个月前,章明绝对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坐上会长的位子,更不想到他一瞬间就能掌控协会六七万人的吃喝拉撒,大小事宜的决策。

        这个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以至于让章明兴奋地两三天没睡着觉。虽然副会长和会长只差一个字,但所拥的权力是完全不同的。

        章明这几天一直在参加市里的会议,见的人都是什么议会会长,监管会会长,还有一区的财阀代表,这种社交圈的快速提升,也让章明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能飘,要沉下心,要稳住,但还是很难抑制住权力给他带来的兴奋和愉悦。

        办公室内,章明坐在象征着工会至高权力的椅子上,梳着锃亮的背头,笑吟吟地冲着顾佰顺说道:“小顾,有什么事,你讲就好了。”

        顾佰顺看着正在巅峰的章明,更加谨小慎微地说道:“是这样的,会长,你也清楚,我爸生前收过很多徒弟,这两天有一个叫牛锋的人,给我妈打了电话,说他目前被羁押在了巴南那边,想回来,但自己运作不了。我这边问了一下,他这个事能办,需要花钱和找关系,这钱我能解决,但这关系……!”

        “呵呵!”章明听到一半,咧嘴笑着说道:“小顾啊,你想把你爸在外面的那些老班底召集回来,帮帮你,对不?”

        “不瞒您说,我空降到龙口,下面还是有很多人不太服的。而且我对各方面业务也不太熟悉,所以是想找一些熟悉的人回来帮我。”顾佰顺也没有隐瞒,只灿笑着回道。

        章明停顿半晌:“行啊,景会长出事之前,特意吩咐过,说要重点培养你。回头我找点人,帮你问一下这个事。”

        话音落,章明饶有意味地盯着顾佰顺,脸上饱含笑意。

        顾佰顺瞧着他立马回道:“感谢景会长,但您照顾我更多一些!以后,您说龙口怎么发展,咱就怎么发展。”

        二人对视,章明哈哈大笑:“你是聪明人,小顾,我蛮好看你的,你好好干。”

        “是,一定!”

        “行,你去吧,这事我知道了。”

        “好,那您忙。”

        二人聊完,顾佰顺点头哈腰地离去,章明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评价道:“这就要搞自己的班底了?呵呵,他也没想的那么木啊!”

        顾佰顺离开协会大楼,弯腰上车,拿着电话说道:“张天翼,郭正刀的事,你找最好的律师去办,这事我不想求会长。对,不管花多少钱,也得想办法把他们从苦窑里给我捞出来。这帮人都蹲了七八年往上了,好运作。嗯,有信马上给我打电话。”

        ……

        两天后,同济会大院内。

        苏天南,苏天北二人,站在院中央,正指挥着刚刚集合的工人兄弟登车。

        “大家动作快点哈,别扯闲话了。领了证,拿上行李,咱们就上车等着。”

        “小浩,把里面新买的被褥也拿出来,给大家分一下。”苏天北也在喊着,他对自家的这帮工人是真的不错,临出发前现订了八百套崭新的被褥,专门用于给大家在工区干活时使用。

        众人呼啦啦地上车,准备出发。

        人群边角处,工头酒叔看着自家的老婆子,眉头轻皱地说道:“不是说了嘛,你不用来了嘛!你身体不好,跟着折腾什么?”

        “……!”老婆子大夏天的戴着头巾,眼圈有些泛红地回道:“是我拖累你了,让你五十多岁了……还得下矿干活。”

        “人活着就得吃饭,没你我也得挣钱啊。”酒叔摆手回道:“别哭唧唧的了,赶紧回去吧。”

        “你照顾好自己,还有咱儿子。”

        “嗯,我知道了,回去吧。”酒叔扔下一句,佝偻着身子,拿着行李就上了卡车。

        其实按照岁数来讲,酒叔是很难被录取的。但他从龙城还没建立之前,就是一直干基建的活,经验丰富,而且在工人堆里也挺有威望,所以苏天南才让他也去的。并且在所有工人中,他的岁数应该是最大的。

        酒叔这次不光自己来了,还带了家里的大儿子,两个劳动力挣钱,才可以保持贫困的家庭开支。

        大家伙都上车后,苏天南摆手:“行了,前面的车出发吧。”

        一声令下,八百号工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乘坐卡车赶往了工区。

        这一天,长清公司的上千号工人,以及码头工会的两千多号工人,还有其他商业组织,公司的人马,也基本全都出发,正式入职。

        苏天南,苏天北俩人是准备在工区内待着的,亲自管理自家的人马。但今晚只是大部队入驻,活还没正式开始干,他们不用现在就搬进来住,所以晚上特意又约了一下刘小海。

        今天刘小海答应得非常痛快,说自己办完事,就去城里一块和大家聚聚。

        晚上七点多钟,工人们全都入驻了宿舍后,苏天南,苏天北和大家一块吃了晚饭。

        ……

        同一时间。

        警务署刑事羁押所内,陆丰剃着个大光头,双手空空地跟在警员后侧,走到了值班室。

        “签字吧,陆大师!”警员调侃着说道。

        陆丰低头在释放证明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并且冲着警员说道:“你心地善良,有佛缘!回头你让媳妇来找我,我帮她解决一下不孕问题……。”

        “你说的是人话?”

        “你看,我是说让她上山拜佛,你想哪儿去了?”陆丰笑着回道:“都是朋友,我能自己动手吗?”

        “去去,拉倒吧,赶紧走吧。”警员烦躁地回道。

        “行了,回头吃饭哈!”陆丰摆手。

        “别瞎嘚瑟了,这地方没啥意思,别来了昂。”警员跟陆丰也混熟了,打了招呼就开了铁门。

        十分钟后,陆丰走出羁押所,插手看向四周。

        八台黑色轿车停在路边,三十多号人,弯腰喊道:“丰哥!”

        话音落,四挂鞭炮在羁押所旁边的空地响起,陆丰微微冲着众人点头,弯腰上了头车,牌面十足。

        ……

        龙城市区。

        那名待在旅馆一直没出去的青年,最终也没有联系苏天南,而是等待了数日后,又去港口接了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