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二二九章 登门拜访

第二二九章 登门拜访

        周末,晚上七点半左右,龙城市福冈区,卫戍军干部家属大院的一间别墅门口,一台越野车停滞,身高一米七十多的温晓柔,拎着公文包走了下来,迈步进了家门。

        温晓柔的父亲,温占波是龙城卫戍军团,第一军13旅的旅长,他的这个旅,主要负责对卡萨罗地区的军事驻防,权力很大。

        如果按照一大区的军事编制,旅这个级别的军事单位,很多早都被取消了,但隶属于华人兵团战斗序列的很多单位,却还在沿用这个级别划分。可能是因为军一级的单位太少,而有功绩的老将又太多,所以弄这么个级别出来,便于职权分配吧。

        温晓柔进了家门后,脱掉鞋子,一抬头就看见父亲坐在沙发上,并且茶几桌上还摆放了很多多余的茶具:“爸,家里来人了啊?”

        “嗯,余明远他们过来了。”温占波摘下老花镜,笑着问道:“怎么样,这几天去驻训,累不累啊?”

        “不累,嘿嘿!”温晓柔顺势走过去,坐在了父亲身边,轻声问道:“余明远过来,是跟一号令有关吧?”

        温占波缓缓点头:“嗯,海军那边想做点买卖,就找了他,过来走走关系。”

        “往南边做买卖呀?”

        “对。”

        “您答应了吗?”温晓柔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看似很随意地问道。

        “还没有。”

        “您是觉得不稳妥,是吗?”温晓柔顺着话茬继续聊:“也是,这回上面是真急眼了,政令很严肃啊。”

        “也不全是这个原因。”温占波轻声提点道:“自古以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制裁墨非,那是面子上的事,但这一刀切的做法,会碰触很多人的利益。下面的军官都贪习惯了,你突然让人家吃糠咽菜,那人家能干嘛?”

        “那您的意思是……?”

        “现在很多人都在跑关系,准备等风头过去,在桌下做买卖,咱们这边也有。”温占波很直白地跟女儿交流着。

        “那您为啥不答应明远呢?”

        “我就是觉得,他年纪太小,不是很稳当。”温占波叹息一声说道:“老余没了,他姑姑劝他回一区,他也不干,就想留在龙城折腾。但这么大的事,他一个局外人,能攒好盘子吗?”

        温晓柔舔了舔嘴唇,偷瞄了一眼父亲后说道:“其实,我觉得您想得太多了。这事能不能干成,主要还是看海军那边靠不靠谱,真正操盘的又不是明远,他做不了什么主。跟您实话实说,明远之前找过我,他在中间联系这事,是因为海军那边答应他,如果谈成了就会扶魏相佐上来,管闸南港口……这对明远来说很重要。”

        温占波笑看着女儿,没有接话。

        “我觉得吧,咱和余家,安家也算是世交了。余叔没了,他自己想做点事情不容易,您要是能顺手拉一把,那就帮帮他。”温晓柔适可而止地劝说道:“反正跟海军那边先谈谈,也不损失什么,最后做不做,还是咱们自己决定啊。您说呢?”

        温占波插着双手,笑吟吟地说道:“你喜欢余明远。”

        “哎呀,您说什么呢……!”

        “他要是我女婿,那我就帮他。”温占波调侃着问道:“你说,我这么跟他谈,行不行?”

        “您千万别,先不说我喜不喜欢他,就说这感情的事,咱最好别扯上生意,政治什么的。”温晓柔皱眉回道:“这样我显得很不值钱啊,爸爸。”

        “哈哈,你说得对。”温占波点了点头,伸手拿起桌上的私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你明天给余明远打个电话,让他约海军那边先谈谈,看看什么情况再说。嗯,就这样。”

        电话挂断,温晓柔笑眯眯地说道:“爸,您真果断!”

        “先谈谈再说吧。”温占波起身回了一句。

        ……

        一天后,傍晚。

        闸南苏家大院内,二叔苏政才喝完酒,正在喂着前院新领回来的几条小狼狗。

        “您好,我问一下,这是苏政才家吗?”一名男子双手拎着一些礼品,从门外走了进来。

        二叔端着脏兮兮的狗食盆,回头看向门口的男子:“我就是苏政才,你是哪位啊?”

        “哦,您就是苏政才!”男子立即走过来,轻笑着说道:“叔,您不认识我了?”

        二叔打量着对方,见他有点面熟,但却真的一时间记不起来对方的身份了。

        “我是咱东北军肖刚的侄子,我叫肖玉成。之前我在龙城见过您,那时候您家还不是在这个院住呢。”肖玉成满脸堆笑地自报了一下家门。

        二叔回忆了一下,立马笑着点头:“啊,我记起来了,对对,那时候你们好像刚来龙城投奔刚子。”

        “是,是!”

        “唉,那你这么多年,都去哪儿了?”

        “我之前被派到锡纳罗当劳工来着。”肖玉成掏出烟盒,立马给二叔点了一根:“这段时间不是下文件了吗,我们都被召回了,这刚到家。”

        “哦!”二叔吸着烟:“你叔刚子也没了吧?”

        “嗯,前些年肺癌走了。”肖玉成点头。

        “你是咋找到我家的?呵呵。”二叔有些好奇。

        “我打听了一下,以前我叔的战友,是他们告诉我的。”

        “啊!”二叔点了点头,立马热情地招呼道:“来来,走,屋里坐!”

        半小时后,苏家客厅内,二叔跟肖玉成叙完旧后,立马问了一句:“你这次来,是有事吧?”

        “是,苏叔,我还真的有点事。”肖玉成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这次回来,听说我们劳工的户籍很难办理,我上外面问了,托关系办,得三四万块钱。这些年,我虽然攒下了一些积蓄,但我儿子身体不太好,我也有残疾,日后难免得做点小生意糊口,所以我就想着,您老在这边关系多,老战友也多,看您能不能想办法,帮我搭个线,咱花少点钱,呵呵……!”

        “想便宜点办这个事儿?”苏政才笑着问。

        “对,对!”肖玉成非常坦诚地点了点头。

        龙城这边的老乡会什么的特别多,因为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很多地域性的人群,都会相互拉帮,相互介绍工作啥的,所以苏政才对他的到访,也没有感觉到很意外。更何况他跟对方的叔叔关系还真不算远,曾经也是一个营扛过枪的兄弟。

        “行吧,我给你问问,正好我儿子他们在搞协会呢,可能会有一些关系。”苏政才回了一句,扭头喊道:“天南啊,来,你过来!”

        刚刚回家的苏天南,闻声走了过来:“怎么了,爸?”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刚子叔的侄子,他刚从锡纳罗那边回来,想办办户籍的事。你找找关系,再问问六子,看能不能安排一下。”苏政才仗义地说道:“都是东北老乡,都不容易,能帮就帮一把。”

        “您是劳工嘛?”苏天南掏出烟盒,第一次与肖玉成面对面地聊了起来。

        ……

        肖玉成拜访苏家之时,狗六子,余明远在龙口区某高档饭店内,正在和尤一凡,还有温占涛的人喝酒,并且双方第一次交谈进行得很顺利,私下里都对这个政令嗤之以鼻,骂骂咧咧。

        酒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温占涛手下的军官,趁着上厕所的功夫,冲着余明远和苏天御说道:“尤一凡进货,我们送货,这都没问题,但买卖想搭上,还得有稳定销路。我感觉今天谈得还行,这样吧,明天你们和我的人,去一趟锡纳罗,先跟赵巍虎通通气……他现在疯了一样的在收货。”

        苏天御一听这话,心里还挺开心。说真的,上次区外事结束后,他对尺军充满了好奇。

        至此,由政策影响的新一轮龙争虎斗,悄悄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