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二二四章 三张被摔在地上的笑脸

第二二四章 三张被摔在地上的笑脸

        卡莱大酒店三层,苏天御,苏天北,余明远三人,从下午三点多钟,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半左右,也没有见到尤一凡本人,甚至除了客房服务员送了两次水外,都没有其他人进屋跟他们说过话,打过招呼之类的。

        客房内,饶是耐性很好的苏天御,余明远,此刻也有些不耐烦了,不停地看着手表,抽着烟,喝着已经凉下来的茶水。

        苏天北本是个急性子,如果按照他以前的脾气,那这会肯定早都走人了。但这次不一样,因为老佟说的话已经很明白了,魏相佐能不能上位,海军这边的话语权很大,而协会能不能生存下去,也全看老魏是否能上来掌管闸南。只有他当上了帮带,海上的贸易才能重开,同济会才有稳定的收入来养人。

        综合以上原因,苏天北哪怕已经等了几个小时,也没有发一句牢骚,只是稍微有点走神,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刚开始余明远和苏天御还有交流,但等到最后就已经麻木了,谁也不跟谁说话,只呆愣愣地看着门口。

        一晃时间来到了八点多,安静了许久的门口终于响起了脚步声,之前接他们进来的那名青年,看着众人一愣:“哎呦,你们还没走呢?”

        “呵呵,嗯。”余明远尴尬地笑了笑,站起了身。

        “我以为你们早都走了呢,一忙活,都忘了这屋还有人呢。”青年迎过来,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哈,凡哥陪几个朋友在打商务麻将,这会刚玩完,我们要去龙口的一家娱乐城坐坐,要不然……你们就先走吧,回头咱们再约?”

        余明远按捺住心中的负面情绪,满脸笑意地问道:“兄弟,凡哥几点能应酬完?我们可以跟过去,再等一等。”

        余明远态度这么谦卑,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今天不见尤一凡,那明天再约,就还得麻烦已经走了的老佟,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约上时间还不一定。所以他想今天就见尤一凡,不管事成不成,也得先打个照面熟悉一下。

        “呵呵,这么急啊?”

        “是,我们真的想跟凡哥聊聊!”

        “那你们就跟着吧,我们去顶尊娱乐城。”青年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不过几点能结束,那就说不准了。”

        “行,没事,我们等。”余明远立即点头,迈步走近青年,低声拿话点了对方一下:“也麻烦你,适时地提醒一下凡哥,一会抽空和我们聊两句。咱俩留个联系方式也行,回头私下聚一下,我必然当面感谢……因为今天真的没准备。”

        这话说得已经很赤果了,但青年似乎不太领情,只笑着回道:“你们跟凡哥聊就行了,我做不了主。”

        说完,青年没有再和众人多说,只快步离开了房间。

        余明远目送对方离去后,扭头看了一眼苏天御:“走吧?”

        “嗯,走吧!”苏天御从下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一直坐在沙发上喝茶水,整个人已经很困倦了,但还是强打着精神点了点头。

        二人叫上了苏天北,快步离开酒店,开车直接赶往了龙口区的顶尊娱乐城。

        事实上,苏天御等人到达娱乐城的时间,只比尤一凡等人晚了不到五分钟,所以他们就顺势在后者的包厢旁边,又开了一个小包,并且随便点了一点酒水。

        为了表达诚意,余明远叫来了顶尊娱乐城的销售经理,直接在对方的账户系统内刷了五万块的预留金,并且告诉他,尤一凡那间包房今晚的所有消费,都扣他的帐,多退少补。

        经理肯定也是个懂事的人,他去尤一凡包厢敬酒的时候,特意说了这个事,但尤一凡只笑了笑,没有吭声。

        ……

        小包厢内,苏天御呆愣愣地瞧着余明远,突然来了一句:“感觉你一夜之间,好像成熟很多。”

        余明远喝了口啤酒,只淡淡地回道:“没人能不顾一切地帮我了。”

        苏天御沉默。

        “点几份外卖吧,我饿了。”余明远脸上没有悲伤的情绪,反而是笑着说了一句。

        苏天御点了点头,拿着电话订了几份外卖。

        余锦荣突然去世后,余明远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他身上公子哥的架子没了,没有了挥金如土的气势,也没有端坐在老板椅上的那份坦然和潇洒,反而瞧着像个处处谨慎,处处要低头的草根创业者。

        是的,社会就是这么残酷,成年人的世界也没有任性可言。今天的余明远就像是一位拎着皮包,四处乱窜的房产销售,客户很难搞,你踏马要敢甩脸子,要敢转身就走,那明天就没饭吃。

        换成以前,就尤一凡这个态度,余明远可能一杯酒就泼对方脸上了,但今天的他,不但要弯腰,还要替人家把包房费结了。

        时间和经历,总会令你成长的。

        ……

        三个兄弟坐在包厢里吃着外卖,一直等到凌晨一点多钟,尤一凡终于出现了。他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喝多了,总之整个人脸色涨红,步伐非常漂浮地走了进来。

        “哎呦,余总,实在不好意思,一区来了两个顶头上司,我是必须要安排一下,让你们久等了。”尤一凡笑着抱拳说道。

        “呵呵,没事,我们在这正好休息一会。”余明远与对方握手。

        尤一凡抓着余明远的手,身体打晃地说道:“我喝得太多了,吐了两次,失态了,失态了!”

        “坐下休息一会。”余明远顺势要让座。

        “不坐了,不坐了,我还得送朋友走。”尤一凡身体僵硬地摆了摆手,满嘴酒气地说道:“你找我谈的那个事,不着急……回头我单独抽出一天时间跟你聊。哎呦,都是朋友,一句话就能办!这样,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他们走,你把电话给明明,回头我打给你。不好意思了昂,让你们等这么久。”

        说完,尤一凡晃晃悠悠地就向外走去,而他的那个跟班则是拿着手机过来,低声说道:“余总,你把电话给我吧。”

        余明远满脸堆笑:“好,好!”

        “买单钱,回头我打给你。”

        “你这是啥话,这不打我脸吗?我电话你记一下……!”余明远说着与对方互留了联系方式。

        这一天,三兄弟等了十个小时左右,最终只跟尤一凡打了个照面,却连交谈的机会都没有。

        三人离去。

        苏天北坐在车内,皱眉问道:“他到底啥意思啊?”

        “不好说。”苏天御困得眼珠子发红,抬头冲着余明远说道:“准备点钱吧,这总归是没错的。”

        “我特么之前准备了一百个!”余明远回。

        “不够。”苏天御摇头。

        另外一台车上,尤一凡闭着眼睛,处在半睡半醒之间。

        “凡哥,你看余家这事……?”

        “让他们等着,等政令出台再说。”尤一凡不耐地回了一句。

        ……

        三兄弟回家后,就继续等尤一凡的来电,但让他们崩溃的是,时间过了一周,对方也没有联系他们。

        这中间苏天御给老佟打了几次电话,让他委婉地问一下,尤一凡到底啥意思,但老佟说自己也很难跟尤一凡说上话,让苏天御再等等,如果后续还没动静,那他再舍下脸去约对方一次。

        尤一凡那边不松口,海港上的贸易就不敢重开,协会没有进项,就只能靠着环卫公司赚的少部分利润,以及周家的投资维持运转。

        但这样干总归不是长久之计,所以余明远在家愁得头发都快白了。

        这天早上,从华都赶过来要参与创业的周同辉,给五个大懒逼做好了早饭,扯脖子吼了一声:“吃饭了!”

        自打周同辉入住余家,挂上副会长的头衔后,基本工作内容就是做饭,给汽车加油,顺带打扫一下室内卫生。

        刚开始余明远非常不好意思,想要在请两个新保姆,但周同辉却干得还挺来劲。他似乎对这种事并不在意,反而乐在其中,甚至抽空还能看一下环卫口公司的资料,了解一下协会情况。

        周同辉的谦逊和乐观,是刻在骨子里的,他离开家里之后,没了各种长辈,和三四个大哥的监督,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很多,感觉每时每刻都很开心。

        “小周啊,你这么勤快,多少有点演我们了,显得我们很废物啊。”大白从楼上走下来:“你说你一个纯种黑二代,不好好在家吃喝嫖赌,干点犯死罪的生意,非跑这儿来跟我们遭罪,你这不是有病吗?”

        “我觉得挺好的啊,我老师都说了,我是服务型人格。”

        “那你去当鸭子不好嘛?又能爽,又能服务。”

        “滚蛋!”周同辉骂了一句,摆手喊道:“过来吃饭吧。”

        众人闻声走了过来,弯腰坐在了餐桌旁边,而苏天御则是习惯性地打开余家半面墙大的电视机,看起了早间新闻。

        “今日,一区自治监管总会,龙城市自治政辅,共同颁发了新纪元63年,1号对外贸易管控令文件。因龙城南部的锡纳罗,卡萨罗等地区,战局持续升级,大部分地区时局混乱,已严重影响我市,以及一区边境线安全,在多次交涉无果后,一大区政辅,军政部,自治监管总会,龙城市自治政辅等单位,多方协商,共同决定,彻底切断与墨南,锡纳罗地区的贸易输送关系,并对长期活跃在锡纳罗地区的劳工,展开召回……。”

        苏天御看着新闻,眉头紧锁:“完了啊,这上层是和锡纳罗官军撕逼了啊!”

        ……

        天鸿港某公寓内,尤一凡拿着牙刷冲到客厅,言语激动地问道:“下令了?!”

        “对,封了。”客厅内一名男子,笑着点头回道。

        锡纳罗某山区,尺军总部,赵巍虎拍桌而起:“他妈的,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