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二二三章 求人办事

第二二三章 求人办事

        次日一早,余家别苑内。

        余明远穿着睡衣来到客厅,倒了杯水后喊道:“有没有人,给咱搞点吃的啊?!”

        苏天御打着哈欠从房间内走出来,也跟着喊了一句:“阿白啊,二哥啊,上厨房整点早餐呗?”

        室内,蹲在厕所的大白玩着手机喊道:“你让我做,我肯定不会,但你要让我拉,那我管够!”

        楼下,苏天北躺在沙发上冲着孔正辉喊道:“老孔,我给你二百块钱,你去做个早餐呗?”

        孔正辉从房间内走出来,呆愣地看着众人:“去早餐摊吃吧,aa制的那种。”

        苏天御和余明远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我看行!”

        击剑宿舍内这五个人,那是一个比一个懒,没有一个能拉出来稍微干点家务的。苏天御看着这帮王八蛋,心里是有点后悔的,心说这特么天天也没人做饭,以后晚上要饿了,那估计真得吃屎了。

        早上,众人在早餐摊吃过饭后,白宏伯,孔正辉二人就率先离去,一个去公司联系海上贸易的供货商了,一个去了环卫管理会,沟通苏白孔三家全面复工的事儿。

        这俩人走了之后,余明远才冲着苏天御说道:“你赶紧联系一下老佟。”

        “打完电话了,他过来接咱们。”

        “好,那等会吧。”余明远点头。

        就这样,剩下的三个人坐在早餐摊,等了大概半小时左右,魏相佐的朋友老佟才开着一辆私家车赶了过来。

        路边,余明远客气地伸出手掌,冲着老佟说道:“麻烦了,佟哥!”

        “没事儿,你们坐我车吧,路上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情况。”老佟点头。

        “好!”

        三人闻声上了老佟的汽车,一边向天鸿港驶去,一边在车上听前者介绍了一下情况。

        “这码工协会啊,在港内的官方关系,主要分为两块。”老佟开着车,话语清晰地介绍道:“一块是司法关系,一块是部队关系。司法关系包括,海关单位,海警单位,缉私部门,还有港内的警务署关系,而部队就比较简单了,就是海军那边。”

        余明远点了点头:“您继续说。”

        “之前徐虎和老魏,在司法关系上是半斤八两的,都各自有各自的朋友圈。就比如我,我就跟老魏关系比较好,他平时走货,只要是我值班,那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老佟再次说道:“但海军那边的关系,之前是徐虎更强一点,不然他也不敢明着往普通货物里掺金砖。因为货虽然进了内港,就归司法系统管,但在外港运送期间,他们是用武装船只押送的,所以只要海军不满意,他们的货是根本进不来的,你们懂我意思吧?”

        “明白!”苏天御点头:“就是说,想在港口做生意,司法关系,部队关系,都得打点好。”

        “对。”老佟点头。

        “那之前唐柏青,是不是就是徐虎那边比较得力的关系?”苏天北问了一句。

        “唐柏青算个屁啊?!”老佟点头:“他只是靠他父亲,进了海警队,跟徐虎一块弄点金砖生意,赚点零花钱。你就这么想,他家要真是能量通天,怎么可能会自己露面掺和这些脏事。”

        苏天北闻声点了点头:“也对。”

        “徐虎没了,他在司法部门的关系,我们都是可以争取的,只要钱给到位,这帮人不难谈。”老佟继续说道:“说白了,龙城目前就是这个情况,大家眼睛里都只看钱,新上来的帮带只要能平衡好各方关系,那自然就有人拥护。”

        苏天御一点就透:“那平衡很重要啊!”

        “对啊,”老佟立即点头:“这就是为啥老魏是有很大机会当一把的原因。如果码工协会空降一个生脸下来,下面的人不服他,上面的关系他也平衡不好,那肯定是容易崩盘的。”

        余明远缓缓点头。

        “……我个人的建议是,在争取徐虎的老关系之前,还是先把部队的人谈明白了。”老佟再次说道:“只要部队那边是支持老魏的,那港口的司法关系,自然就来咱这边了。因为海上生意,没有部队的默许,光靠司法部门支持,那也干不了。”

        “那部队这边好争取吗?”余明远问。

        “今天我带你们见的这个人,叫尤一凡,他是海军那边的一位少校军官,家里很有能量,而且专门负责驻防闸南港。”老佟扭头看着余明远说道:“只要他点头了,那老魏就能上来,而你们在闸南想做点买卖,也不难了。”

        “假如他点头了,但码工协会那边不同意老魏上来,那最终会是谁说的算?”苏天御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你码工协会再牛b,也是靠海吃饭的,怎么可能会去得罪海军?”老佟毫不犹豫地说道:“只要尤一凡愿意支持魏相佐,我个人觉得,码工协会那边是不会多说话的。”

        “好,我明白了。”

        “一会我送你们过去,但具体怎么谈,还得你们自己来。”老佟直言说道:“实话实说,我跟尤一凡是说不上话的,今天他能同意见你们,是我找了他身边的人,沟通了两次,他才同意的。”

        “行,麻烦你了,佟哥。”

        “没事儿,我帮老魏,就是帮自己。”老佟咧嘴一笑,很实在地回了一句。

        ……

        四十分钟后,天鸿港一间临海酒店的三层走廊内。

        一名穿着便装的青年,扫了余明远等人一眼,话语轻飘地说道:“凡哥在打麻将呢,你们等一会吧。”

        “好!”老佟立即点头。

        “去那屋,随便坐。”青年指着一间敞开门的房间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

        旁边的休息室内,一名剃着小平头的青年男子坐在椅子上,正在跟几名中年打着麻将。

        外面,刚才接待老佟的人走回来,趴在青年耳边说道:“凡哥,他们来了,你看……?”

        “他们不是要求我吗?!”尤一凡摸着牌,体态慵懒地回道:“那就让他们等着吧。”

        “好勒。”

        ……

        下午四点多钟,周同辉抵达龙城,给苏天御打了个电话:“喂,你们在哪呢?我到了啊!”

        “我们在外面谈事呢,你先去我家等一会吧。”

        “……你们得多久啊?”

        “不知道呢,还没见到人呢。”

        “……啊,那你让大白把上次咱们去的那个娱乐城的经理电话给我,我过去待一会。”

        “大哥,你一个人去啊?”

        “嗯!”

        “……大哥,这还亮天呢?!”

        “不耽误,不耽误,你让他发我吧。”周同辉拎着行李,擦着汗水回道。

        ……

        亚盟,不知名地域。

        一名男子拿着卫星电话问道:“确定吗,一区要下令管控物资输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