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二零八章 夜话

第二零八章 夜话

        晚上,码工协会的大院内,一台汽车停滞,顾佰顺推门走了下来。

        不远处,章明从主楼内走了出来,摆手冲着顾佰顺喊道:“过来,过来!”

        “章叔,”顾佰顺弓着腰,快步迎了过去:“有什么急事吗?”

        章明伸手抓住了顾佰顺的胳膊,一边带他往主楼内走,一边语速很快地交代道:“会长回来了,我找了个机会,跟他提了一下你,说了你家里的事。”

        “谢谢章叔。”顾佰顺点头哈腰地回道。

        “你听我说哈,谁照顾你,都不如你自己有能力照顾自己。”章明低声叮嘱道:“现在闸南,龙口的帮带都还没定呢,你是有机会的。这次会长见你非常重要,你得表现得亮眼一点。”

        顾佰顺听到这话都懵了,有些忐忑地看着章明问道:“我……我哪能当帮带啊?章叔,这事我干不了啊!”

        “谁踏马生出来就是帮带啊?这玩应不就得练嘛,得学嘛!”章明快步向前走着,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即使不当帮带,你当个坐堂,当个把头,那也是有权力在手啊!有权力了,你还怕有人搞你吗?”

        顾佰顺咽了口唾沫:“那……那我该怎么弄啊?!”

        “会长喜欢有学历,有脑子的。”章明再次嘱咐道:“一会如果他要问你龙口区的事情,你一定主动跟他谈谈想法。可以说错,但不能结结巴巴的啥都说不出来。你不是学管理的吗?就把你那些专业看法,都谈一谈!但你要记住,如果会长有意思把你放在龙口,让你管事,你一定不要一口就答应下来,先推脱一下,就说自己能力不行,还要学习,剩下的你就不要管了。”

        “哦,哦,好。”顾佰顺很紧张地回道。

        “你记住了,一定要尽力去争取,我也可以帮你。”章明盯着顾佰顺的脸,很认真地说道:“你爸没了,你得想办法让自己行,这样才没人敢动你。”

        “明白了,章叔!”

        “嗯!”

        说完,章明带着顾佰顺来到二楼,满脸笑意地推开了会长休息室的房门:“会长,佰顺来了。”

        “嗯,你让他进来吧。”室内传来了景言的回应。

        “去吧,去吧!”章明推了一下顾佰顺的后背:“记着我跟你说的。”

        “章……章叔,我有点紧张。”

        “快去!”章明推着他进屋,顺手关上了门。

        顾佰顺站在宽敞的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才迈步走进了室内,看见景言坐在窗口的阳台上,正在摆弄着平板电脑。

        “佰顺啊,过来坐。”景言招呼了一声。

        “唉。”顾佰顺走进阳台,弯腰坐在了景言对面的小沙发上:“会长!”

        “不用那么拘谨,你爸是协会元老,跟我父亲的关系也很好,如果要论起辈分来,我虽然比你大很多,但……你还得管我叫一声大哥呢。”景言抬头回道。

        顾佰顺额头飙汗,紧张得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景言打量着顾佰顺,轻笑着问道:“你毕业了吧?”

        “毕业了。”顾佰顺点头回道。

        “家里都好吗?”景言拿起了烟盒。

        顾佰顺立即捡起桌上的打火机,在景言脸颊前面点燃:“我爸没了……我妈受了点刺激,最近生了几次病,但都是小毛病,不碍事的。”

        景言看着顾佰顺略有些颤抖的手掌,低头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佰顺啊,我有个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您说会长。”

        “如果,我让你去闸南当帮带,你愿不愿意啊?”景言非常突然地问了一句。

        顾佰顺怔怔地看着景言,眼神非常慌乱,因为来之前章明并没有交代他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室内灯光明亮,顾佰顺坐在沙发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都会被景言捕捉到眼中,完全没有秘密的心理活动可言。

        双方沉默良久后,顾佰顺才硬着头皮回道:“会长,我恐怕干不了闸南的帮带,而且……我是支持魏哥接这个班的。”

        景言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深吸了一口烟,眯眼看着顾佰顺,声音清冷地问道:“你是在跟我藏拙嘛?”

        话音落,二人对视,景言的眼神凌厉且充满了进攻性。

        “我……我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会长!”顾佰顺表情不变地回道:“我是真的觉得魏哥可以当闸南帮带。他重义气,也仁义,最重要的是,他如果能上去,也能照顾照顾我们家,我信他。”

        “他杀了你爸啊!”

        “我根本不信,那都是徐虎做的局。”顾佰顺紧张兮兮地回道:“徐虎之前找过我,我也知道那个程刚就是买通的鬼,他们这么干,就是想让徐虎名正言顺地上位。”

        “呵呵。”景言闻声一笑:“哦,原来你知道内情啊。”

        “是。”顾佰顺看着他点头。

        景言瞧着眼前这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心里有了两种判断:要么他是个胆小如鼠的懦夫,根本没有替父亲报仇的勇气;要么他就是一个有脑子,有城府,看不出深浅的人。

        有了判断,景言心里也就有了决定。他放下平板电脑,轻声与顾佰顺交谈了起来。

        ……

        半小时后,顾佰顺离开了景言的休息室,但却没有找到章明,反而是见到了对方的秘书。

        “和会长谈得怎么样?”秘书问。

        “挺好的,章叔算得真准,会长问的不少事,都是他提前告诉好我的。”顾佰顺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你章叔啊,就是心里惦记你,心疼你。”秘书轻笑着回道:“他是真的想让你上龙口管事。”

        “是,他跟我说了。”

        “呵呵,好好跟你章叔处,绝对错不了。”秘书拍了拍顾佰顺的肩膀,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哦,对了,上回你那俩花瓶,你章叔很喜欢啊!他让我问问你,你家里还有没有类似的古玩了?如果有的话,他愿意出钱买来一些。你是年轻人,对这玩应也不感兴趣吧?”

        “有,还有!”顾佰顺立即点头,拉着对方说道:“走,我带你上家里挑去。”

        “行,那我跟你去看看。”

        当晚,秘书和顾佰顺一块回家了,他待了一个半小时,而顾同山生前密室内的宝贝,被拉走了足足三分之一。

        ……

        余家。

        余锦荣在电脑上接到了一封电子邮件,是有关于苏天御家庭背景情况的,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苏天御的档案里,竟被一区政治部门做了明确的污点标注。

        九个字:建议政治上,永不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