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一七九章 步步紧逼

第一七九章 步步紧逼

        闸南海警队大院,b栋羁押所一楼内,程刚等人办完接见手续,就跟着两名海警一块去了楼上接见。

        这个地方说是羁押所,但实际上它就是个审讯机构,办案单位,本身不具备羁押嫌犯的条件。因为龙城绝大部分的司法涉案人员,都是在统一的羁押部门关押待审的。

        不过,各地区司法部门的办案流程不一样,比如海警队这边,他们面对很多案件的时候,都需要养案,需要放线,不光要抓罪犯,还要追缴走私类的货物,所以一旦提前把嫌犯关进羁押所,很容易就走漏消息,这样一来对案件侦破会形成阻力。所以他们是有权利,将已经抓捕的嫌犯,暂时羁押在自己部门的。

        这样干肯定是有漏洞的,而且会形成地区司法部门权力过大的问题。不过龙城现如今就是这样一个环境,充满了特殊性和荒诞性。

        程刚跟着海警进入了一间很简陋的待审室,他们抽着烟,等了一小会后,值班的警员才带着一名壮汉走了进来。

        壮汉看见程刚,稍稍一怔后,顿时笑着讽刺了一句:“哎呦,这不是徐先生麾下的警犬吗?你这日理万机的,咋有空来见我呢?”

        程刚扫了对方一眼,冲着旁边的海警点了点头,后者心领神会,拿着钥匙就走了。

        壮汉戴着手铐,弯腰坐在了椅子上,体态慵懒,整个人看着非常松弛。但从他皮肤上裸露出的多处外伤来看,他在这里似乎过得并不太好。

        程刚低头瞧着他:“老张,外面的事,你应该也听说了,不是我出卖了佐哥,是他干的事太过了,他和余家的人一块弄死了顾老。”

        壮汉冷眼看着他:“你说是他弄死的,就是他弄死的啊?我说你妈跟我还有一腿呢,那你是不是得管我叫爹啊?”

        程刚听到这话,也没有动怒:“老张,魏相佐已经跑了,他谁都不管了,你有啥理由替他在这扛着啊?!搞你的是徐虎,他随便给海警队提供点材料,你都得被判二十年往上,这值吗?”

        “呵呵,你到底想说啥?”

        “我也不和你多绕弯子了,徐虎想收咱这边的铺面和营生,买断制的。”程刚挑着眉毛说道:“昨天顾佰顺去找老尤谈了,但他不同意,说这事儿得让他大哥做主,但他大哥花臂龙已经跑了,找不到人了。”

        “你想跟我打听花臂龙在哪儿啊?”壮汉问。

        “对,你告诉我他在哪儿,然后把你手里的那几家铺面也让出来,我保证你下周就能出去。”程刚低声说道:“你姐夫也是海警队的,有他在,有我帮你说句话,徐虎也不会赶尽杀绝。”

        壮汉稍稍停顿一下,嘴唇蠕动地勾了勾手掌:“来,你看我嘴型。”

        程刚皱起了眉头。

        “卧槽尼玛!!!你个吃里扒外的损种!当初要不是老魏帮你还了欠债,你得让人家把双手剁下去喂狗!”壮汉素质极高地骂道:“别以为我在里面啥也不知道,小轩就是死在你手里的。你记着,老魏但凡要喘过这口气,回龙城肯定第一个干你!”

        程刚脸色涨红地看着他,无言以对。

        “唾!”

        壮汉一口唾沫吐在了程刚身上:“滚!消失!不然老子跳起来给你脖子咬开!!”

        程刚攥着拳头,沉默数秒后,掏出纸巾擦了擦身上的唾沫:“你姐夫能保你不死,但他保不了你判多少年吧?呵呵,你继续喊,我在外面看着你蹲监狱。”

        说完,程刚阴着脸,转身走了出去。

        十几秒后,两名海警走进室内,也没有揍那名壮汉,只低声冲他说道:“你傻啊?!人都进来了,你还跟他喊什么啊?人家现在是徐虎身边的红人。”

        “我肯定好不了了,但你记着我的话,他一定死得比我惨。”壮汉斜眼骂了一句,戴着手铐子就被带走了。

        这天晚上,程刚在海警队内见了五六个熟人,他们有的被彻底整服了,表示愿意配合徐虎,但他们都不知道那个叫花臂龙的藏在哪儿;还有人跟壮汉一样,心里向着老魏,被搞了也没出卖谁。

        ……

        凌晨三点多钟。

        一台汽车开进了锡纳罗,停在了老魏住所的门前,小风和苏天御也迈步走出去迎接。

        三名汉子下车,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外伤,他们见到魏相佐本人后,眼圈都红了,情绪很激动。

        “大哥,家……家里完了!”领头一人声音颤抖地说了一句。

        魏相佐瞧着他,低声回道:“走,走,进屋说。”

        众人迈步一同进屋,小风亲自下厨给三人煮了点面条,而魏相佐则是吸着烟,与他们在客厅内交谈了起来。

        这三个人都是魏相佐出事当晚,反应比较快的兄弟。他们感觉事不对,就从港内跑路了,中途被龙口的人截住过,所以都受了一些外伤。

        餐桌上,领头的汉子低声说道:“花臂龙不知道去哪儿了,老张,红军他们都被抓海警队去了……现在家里都没有什么主事的人了。昨天晚上我给二港的老丁打了个电话,他说徐虎现在正收铺面呢,是程刚给他的建议,他们找了花臂龙的弟弟老尤谈,但老尤没答应。”

        魏相佐沉默着给对方倒了杯水。

        “大哥……小海死了,被砍了十几刀,扔在了海燕坑。”另外一人,也是声音颤抖地补充了一句。

        旁边,苏天御听着众人的话,也没有插嘴。

        安静,短暂的安静过后,小风将煮好的面条端上了桌子。

        魏相佐吸着烟看着众人说道:“……哥几个,我连累你们了。”

        “大哥,也别这么说,不是兄弟们架着你,你也不会和徐虎争。这……这事儿,我们心里都有数。”领头的汉子低头擦了擦眼角,声音沙哑地回道:“……但现在咱都跑了,家里剩下的那些兄弟心里都没底了,我们不回去……人就彻底散了。”

        “回去,也不用你们回去。”魏相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先好好养着,家里的事,我心有数。”

        “唉。”

        三人点头。

        “吃吧!”

        魏相佐招呼了一声,主动将面条碗推给了他们。

        室内光线昏暗,三名男子无声地吃着面条,而魏相佐则是起身走到了室外,站在门口抽起了烟。

        苏天御跟出来,低声说道:“已经都弄成这样了,你更得冷静。”

        魏相佐看向他:“我心有数。”

        “我这边在让人查徐虎的新进货渠道,给我点时间,我能护住你那些兄弟。”苏天御补充了一句。

        “嗯。”魏相佐点头。

        二人站在外面透了会儿气,苏天御才转身回屋休息。

        深夜,三名男子与小风一同在左侧屋内居住,而魏相佐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喝了会茶,突然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简讯。

        次日一早,天光大亮。

        苏天御起床后,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扫了一眼,却发现有一条未读简讯。

        打开一看,是魏相佐发过来的,内容很简单:“我等不了了,先回去了,你留在这照顾好我兄弟,继续铺剩下的事儿。”

        苏天御看到这条简讯,扑棱一下坐起了身:“踏马的,这个神经病!”

        魏相佐走了,没带小风,也没带那三个跑出来的兄弟,只一个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