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一六八章 收拾

第一六八章 收拾

        此次警务署传讯码工协会长老会成员,与上次约谈徐虎是完全不同的性质,因为这一次是有龙城议会,以及某领导默认许可的。

        ……

        市警务署内。

        三名警员将码工协会的张正方关押到了一间,没有监控室,没有录音设备的空房间。

        “蹲下!”年轻的警员指着地面,表情非常冷峻地命令道。

        张正方六十多岁了,而且在市里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他有自己的尊严和体面,所以直接笑着摆手:“别扯这个了,我蹲不下。”

        “蹲不下是吧?!”年轻警员挑眉喝问了一句。

        “是,蹲不下。”张正方盯着对方回道。

        “啪!”

        年轻警员直接一个嘴巴子扇在了张正方的脸上,扯脖子吼道:“抓你进来,你还摆谱?!你当这是港内吗?你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张正方被打得头晕目眩,嘴角流血,但依旧靠在墙上回道:“蹲不下!”

        话音落,铁门关上,三名年轻警员扯着张正方稀疏的头发,把他堵在墙角,就是一通乱捶。

        这三人不光动手,而且还羞辱张正方,把他的上衣t恤,全都撕碎了,让他光着身子在地面上滚,爬。

        ……

        另外几间问询室内,长老会成员的遭遇都差不多,一群老头子被实习警员,或者是编外工作人员,一通暴打,有的甚至被逼着喝了厨房泔水。

        光肉体上让你屈服,这肯定是不行的,人家还得在精神层面,彻底击溃你。

        这期间,有几名老头都被干服了,求饶了,但类似于张正方这样的人,不管对方怎么收拾他,他都没怂过。可以被打倒,也可以被羞辱,但嘴上绝对不能拉胯。

        老头们受到的待遇,相比于龙口区的宝成,那还算是较轻的。因为他们毕竟年纪大了,身子骨不算硬朗,而且很多人都有慢性病,警务署的人也肯定不会奔着弄死去收拾他们。

        但宝成不一样啊,他还年轻,他扛折腾,所以人一进了警务署,就几乎没闲下来,足足有三批警员,轮三班倒地收拾他。

        宝成十根手指的指甲盖,全部被铁钳子薅下去了,浑身赤条条地被扔在水泥地上,宛若一块橡皮泥一样,被人随意揉捏。

        这群人哪一个在市区里,在地面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但此刻被关在警务署,却连最基本的人权都没有。

        由此可见,不管是什么年代,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你地面体量混得再大,那没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你都无法对抗权力机器。

        码帮的人数再多,体量再大,它毕竟是依附着龙城生存的,真把上面搞急眼了,那权力机器想要弄你,又怎么可能是几个社会名流抱团,就可以抗衡的呢?

        码工协会也不会因为这事,就真的反抗政辅,搞什么群体事件,因为没到生死存亡的那一刻啊!

        陆大师的预言,绝对是极为准确的,他说的因果,真的来了。

        近期围绕着码工总协会产生的一系列恶性案件,都让警务署署长如坐针毡,也让上层主管政法的领导心情烦闷。

        几次约谈和安抚,不但没起作用,反而码帮那边还更加猖狂和肆无忌惮,那人家权力机器不收拾你,收拾谁呢?!

        在这一点上,码工总协会在港口的关系,也没有吭声,更没有帮忙调和。

        对于控制码工协会的上层来说,出了事情,那自然就要有人背锅。几个长老会的人而已嘛,挨收拾了,就挨收拾了呗。

        码帮各区的人马,一听说长老会的人被抓了,都组织人要闹事儿,但却被远在三区的码工协会总会长,也就是大龙头,一句话压了下去。他说,谁敢在这时候闹事儿,马上就踢他出码帮。

        所以,长老会的人,以及宝成都倒霉了,他们被搞得很惨。

        但事件中心的徐虎和闸南码帮却默契地被遗忘了。

        上层开始强压,下层多件事情崩盘,这些烂事,让徐虎本人也被架上了火炉。他此刻已经退不了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离开别墅后,徐虎第一时间联系上了顾同山的老婆,并且从区外接回来了魏相佐的马仔程刚。

        苏白孔三家,余家,以及魏相佐逃跑,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并且徐虎目前也没有在一区收拾他们的能力,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解决闸南内部问题,稳住盘子。

        怎么稳住呢?

        顾同山被杀一事,就是最好的话题点和突破口。

        魏相佐和余家的人跑了,这本身就是一件百口莫辩的事儿。

        ……

        尺军在锡纳罗的基地内,苏白孔三家的人被安排在了一处条件极差的平房区内。

        这也不是尺军不懂得待客之道,而是他们自身的生活环境就是这样的。这帮佣兵居无定所,哪里有仗打就去哪里,自身条件本身就很艰苦。

        众人抵达时,赵巍虎并没有在这片营区,而是在锡纳罗战乱区在谈生意,所以接待苏天御他们的,只是赵巍虎手下的一名副官。

        凌晨,孔正辉正在跟副官交流时,苏天御已经在安排去一区的事儿了。

        大院内,人头攒动,苏天御忙得不可开交。

        角落中,魏相佐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起身,走到苏天御身旁,冲他说了一句:“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稍等,一会我找你。”苏天御匆忙地回道。

        “现在就得说。”魏相佐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苏天御停顿一下,只能迈步和他走到了房屋侧面。

        此刻,魏相佐腰间是有一把枪的,他右手放在枪柄上,目光明亮地看着苏天御,低声问道:“我们都要去一区吗?”

        苏天御看着魏相佐的脸颊,双眼同样明亮,缓缓点头回道:“对啊,去一区。”

        一股强烈要拔枪的冲动,此刻充斥着魏相佐的内心,他盯着苏天御的脸颊,右手有些颤抖。

        苏天御笑呵呵地瞧着对方,伸手指着他的枪说道:“到这儿了,就不用摸枪了。”

        魏相佐攥着左拳,内心极为挣扎。

        就是苏天御杀的顾同山,魏相佐已经彻底证实了心里的想法……

        怎么办?

        干还是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