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一四八章 当众开炮

第一四八章 当众开炮

        晚上七点半,龙口区,码帮总堂口会议室内。

        顾同山的老婆孩子,以及码帮长老会,还有各区六七个帮带,全都汇聚一堂。

        徐虎坐在顾同山老婆旁边,满脸笑意地正在跟众人打着招呼。

        “还有谁没来?”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头,插手问了一句。

        “都通知了,没来的,肯定是不想发表意见,躲事儿了呗。”龙口区暗中与徐虎有勾连的坐堂,冷笑着说了一句。

        “那就不等了,就这些人了。事先说好,今天有事都码在明面上讲,出了这个门,大家谁都不能记仇,谁都不能在背后嚼舌根子。”主事儿的老头叫张正方,是码帮的盟证长老。

        啥是盟证长老呢?其实听着挺唬人,但实际上它就相当于某公司的礼仪部门一把手,主要负责新门生纳帖子,正式入会时的一些礼仪,教对方一些“门规”。简单来讲,就是入会见证人,所以叫盟证。

        这个称谓是很古老的,从天地会,到民国时期的清帮,以及到现代的宏门,都有盟证长老。即使在纪元年前的海外,某组织也有这样的人,只不过后来组织变成了党派,这个称呼有了一些变化而已。

        码帮是江湖性的社会团体,他们沿用了这些古老的规矩,礼仪,为的就是提升组织凝聚力。

        传销还天天喊口号呢,外人看着也挺傻b的,但当时喊话的那些人,可都是信了这些规矩的。所以有的时候,这些形式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张正方虽然早都不负责码帮的具体事了,但在这个群体中威望很高,而且是长老会一员,真要出面说句话,那还是很有分量的。

        “行吧,有什么话就当面讲吧。”张正方喝了口茶水后,就开始张罗起来。

        徐虎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准备开始说自己的想法。

        “咣当!”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魏相佐带着小风,迈步走进了室内。

        “开会商量闸南的事,怎么也得叫上坐堂吧。”小风喝了酒,人刚进屋里,就率先说了一句。

        众人扭头看向魏相佐后,龙口区的那名坐堂立即回了一句:“也没说不带你啊,不早都通知你们了吗?我们都等半天了,看你没来,这才开始。”

        魏相佐找了个空位弯腰坐下,而小风则是站在了他的后面。

        “行,相佐也来了,那咱就接着说哈。”徐虎冲着魏相佐点了点头后,立即看着众人说道:“我是这样想的,战锤的货既贵,又限量,而且必须得做独家,说实话,这个条件有些苛刻,下面的兄弟也真的赚不到什么钱,所以我想改改这个规矩,找一找新渠道。”

        张正方听到这话,扭头看向了顾同山的老婆。

        “我们支持虎子。”顾同山的老婆立即回道:“老顾在的时候,虎子就把闸南弄得挺好的,他的想法不会错,也是为了大家好。”

        “是,我也跟师娘商量过了……。”徐虎还要顺着话茬继续说。

        “虎哥,这顾老尸骨未寒,咱连是谁害的他都不知道,现在就谈找新渠道,这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小风突然插了一句。

        魏相佐有些愕然地回过了头:“你干什么?!”

        “大哥,我早都有些话想说了。”小风回了魏相佐一句,抬头看着屋内的众人继续说道:“这里我辈分肯定是最小的,但再怎么说,我也在码帮待了六七年了,还是有资格发表建议的吧?!”

        徐虎听到这话,双眼盯上了魏相佐。

        “我觉得现在谈什么新渠道,都是扯淡!”小风继续开炮:“摆在脸上的就一件事儿,顾老死了,闸南码帮应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先抓凶手偿命,再谈其他的事?人刚落土,这就等不及要挣钱了吗?”

        徐虎听到这话,没有吭声,反而是他身后站着的一名兄弟不乐意了,直接开口怼道:“谁说不找凶手了?!这事一时半会你查得清吗?但码帮需要开工,需要挣钱啊,不然底下的兄弟吃什么?”

        “查不到是吗?”小风喝问。

        “你能查到啊?!”对方瞪着眼珠子反驳道:“明面上,这事就是余家干的,但你要动他,咱们是不是得心里有数啊?得确定啊?得找到枪手啊?不能瞎几把干吧?!而且你脑子一根筋啊,一边谈新货源,一边抓枪手,这两件事冲突吗?非得一件一件干吗?不会变通是吗?!”

        “你是查不到啊,还是不想查啊?”小风笑着问道:“你说是余家干的,但我觉得还真没准。”

        “你什么意思啊?!”张正方皱眉问道。

        “我没啥意思!他查不到的,我们查到了。”小风挑着眉毛说道:“枪手用的车,在顾老出事的六天前,就出现在了天鸿港。魏哥觉得事有点怪,就让我们在港内打听了一下。我们查到,有六个人在顾老出事的一周前,就进港了,先去的溪水亭足疗城,后去的港内三道街租的房子。顾老出事的当天,或者是第二天,这批人就跑了,连他妈屋里的垃圾都收拾干净了。咱不敢说,这批人一定就是杀顾老的枪手,但从种种表现来看,起码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以锁定他们吧?因为细节太像了,对吗?!”

        徐虎听到这话,彻底怔住。

        “如果这批人真的是杀顾老的凶手,那他们提前一周多的时间就到了天鸿港,这间接证明,他们不一定是余家的人。”小风盯着徐虎,右手敲着桌面吼道:“一周前啊!一周前的余锦荣,有必要谋划杀顾老吗?即使有必要,他们为什么不提前动手?为什么偏偏要等抓尼克,救周耀祥的儿子,这种关键时刻动手?而且还要分两个地点开枪,这合理吗?”

        “你他妈什么意思?!!”徐虎身后的兄弟吼着问道:“你想说啥?!”

        “我想说,自己人里可能有鬼。”小风敲着桌面吼道:“谁越急,谁踏马可能就是鬼!”

        “放尼玛的屁!”徐虎的兄弟迈步上前,伸手就扯住了小风的脖领子:“狗艹的,你们是不是一直就挖空心思,要往我们身上泼脏水?!老子整死你!”

        魏相佐动作缓慢地起身,面无表情地冲着对方说道:“松手。”

        “我凭啥松手?!”徐虎的兄弟正面硬刚了一句。

        “啪!”

        魏相佐右手掐住对方的腕子使劲往下一掰,马仔当场松手。

        “嘎嘣!”

        紧跟着,魏相佐左手掐住对方的下巴,用寸劲向左侧一掰,后者下巴挂钩,当场被摘到脱臼。

        “嘭!”

        魏相佐抬腿一脚,直接将其踹到徐虎后侧:“怎么的,我在闸南现在连话都不能说了,是吗?!”

        ……

        龙口区的高档饭店内,苏天御冲着王道林介绍的领导朋友,低声说道:“董哥,吃完了,咱不着急撤哈,一会还有放松的节目。千万别推辞,不然我这回去没法交差了。”

        董哥摸了摸秃顶的脑袋,醉眼迷离地看着苏天御:“去哪放松啊?”

        “船上,有热情的小妹妹,都安排好了。”苏天御笑着回了一句。

        “……呵呵!”董哥眼神暧昧的一笑,顺势将左手放在了苏天御的大腿根部,低声回道:“小苏兄弟,热情的小妹妹太多了啊……也没什么意思啊!”

        苏天御顿时打了个激灵,用余光看了一眼对方的手掌,语气有些结巴地问道:“那……那啥有意思啊?”

        “什么是兄弟?你知我喜好,我知你长短,那才叫兄弟。”董哥靠近,身上散发着丝丝体香。

        苏天御一脸愕然,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啊,这……这……我也没准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