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一一四章 老兵酒吧

第一一四章 老兵酒吧

        一区华都,曼尔克大街。

        这里曾经是独立战争最惨烈的战场之一,它坐落在华都边缘位置,街道北侧是贫民窟,一座座低矮的平房,鸽子楼房,连绵不绝。里侧住着的大多都是混黑帮的老墨,贫穷的黑人,基础民生设施极不完善,尤其是在战争结束后,这里就是被一区遗忘的角落。

        曼尔克大街的右侧是普莱新区,住在这里的多是一区的精英阶层。每当深夜降临,普莱新区的一座座高楼大厦色彩斑斓,灯光炫目而又壮美,刺眼的光亮会照射到贫民窟的边角,或许这就是两个地域唯一的交流方式。

        独立战争爆发,这里激战了三昼夜,死伤两万余人,赤红遍地,所以这里街道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历史的味道。

        ……

        “吱嘎!”

        一台商务汽车停在了曼尔克大街靠北的位置,苏天御推开车门,摆手喊道:“来吧,兄弟们,开启激情的夜晚!”

        娃娃率先下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就想把我们七七灌多了,睡了。”

        “为什么不是睡你?”苏天御斜眼问道。

        “我还没发育好,建议再养两年,兄弟!”娃娃性格开朗,很爱开玩笑,不然大白没事儿也不会逗她。

        “好的吧。”苏天御很服地点了点头,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酒吧说道:“就这里。”

        “看着破破烂烂的啊!”娃娃有点不满,扭头瞧了一眼街对面的贫民窟:“这里听说挺乱的。”

        “没事儿,呵呵。”苏天御带着三人,迈步走进了那家门脸很小的酒吧。

        这家酒吧叫“veteranbar”,翻译过来就是老兵酒吧,安七七进来之前,内心是十分抗拒的,因为她也在华都生活过一段时间,知道这里很乱,并且心里本能认为,这家酒吧的顾客,肯定会以黑人兄弟为主。但没想到她一进门才发现,酒吧里玩乐的竟然全是华人,没有其他肤色的人种。

        酒吧内灯光昏暗,音乐悠扬,大多数的客人穿着落魄,且具有明显的残疾,多以男性为主。

        安七七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酒吧,感觉有点怪异。

        苏天御轻车熟路地走到吧台,冲着一名三十六七岁的华人女性说道:“好久不见呐,红姐!”

        吧台里正在与人聊天的女人,扭头看向了苏天御,表情略微怔了怔:“哎呦,苏大坑回来了。”

        “哈哈,想没想我?”苏天御龇牙一笑。

        女人皮肤白皙,穿着一身紧身旗袍,长得不算惊艳,但却很耐看,丹凤眼很有神采:“呵呵,我可太想你了,想你临走之前还欠我一千多酒钱!”

        苏天御一听对方提钱,立马指着安七七,娃娃等人说道:“这都是我朋友,来喝酒来了,你安排一下。”

        女人扫了一眼安七七等人,笑着回道:“行啊,喝点什么?”

        “老规矩,简单粗暴点,你安排哈!”苏天御吩咐了一句,指着房屋里侧深暗的走廊说道:“我去找找那几个货。”

        “好的。”女人点头。

        “你们先玩,我去见几个朋友。”苏天御冲着安七七等人打了个招呼后,迈步就向房间里侧走去。

        安七七和娃娃之前都没有来过这种场合,她们看着周边喝得五迷三道的酒客,心里有些紧张和发虚,似乎很不适应。

        红姐站在吧台里,也没有跟安七七等人说话,只熟练地拿着各种调酒器械,给她们调酒。

        高脚椅上,白宏伯点了根烟,目光呆滞地看着红姐,也不吭声。

        过了一小会,红姐调了三组酒,每组分大杯,中杯,和小杯,酒的颜色看着非常炫目,好看。

        “摇骰子哈!”红姐将酒杯推给三人,轻笑着说道:“我输了,免你一杯酒钱,你输了,喝一杯酒,ok?”

        白宏伯扫了对方一眼,直接拿起最大的杯回道:“不用免了,我先干了。”

        话音落,心情极差的白宏伯,连干两杯烈酒,当场就感觉脑瓜子嗡嗡直响,眼睛冒金星。

        红姐惊呆了:“这样会死人的,兄弟!”

        “死了拉几把倒!”白宏伯深吸一口烟,感觉大脑晕晕乎乎的,看着屋内整个景象都很漂浮。

        “来,我跟你玩。”安七七冲着红姐喊了一声。

        二人摇着骰子,没有任何夜场经验的安七七,开局就两连败。她硬挺着头皮,将中杯和小杯的酒喝干净了。

        “不能喝,你给大家唱首歌也可以。”红姐冲安七七说道。

        “我……我能喝!”安七七也有点晕了,但还在倔强地坚持。

        ……

        走廊深处,苏天御伸手推开了一间房门,迈步走进了室内。

        室内灯光昏暗,一排酒箱子上躺着一人,身上盖着脏兮兮的薄被,背对着门口,似乎正在睡觉。

        苏天御轻步上前,弯着腰,伸手就要捏对方的鼻子。

        “啪!”

        苏天御刚伸手就被对方抓住了手腕。

        “行啊,老兵,喝成这奶奶样了,都能听见有人进来吗?”苏天御笑着调侃。

        躺着那人迷迷糊糊地坐起,眯着眼睛扫了一眼苏天御:“他妈的,刚要睡着。狗日的,让人在龙城干趴下了,又回来了?”

        “嗯,被人干趴了,回来摇人来了。”苏天御弯腰坐下。

        灯光下,躺着那人坐直了身体,露出了真容。他面容方正,五官有棱有角,但却看着非常邋遢,头发很长,胡子也没刮,再加上身上穿着的衣服好像也很长时间没洗了,总之瞧着跟个要饭的似的。

        这人曾经是苏天御的连长,名叫郑翰,今年三十五岁。

        郑翰打着哈欠,拿起了身上的被子,伸手问道:“有烟吗?”

        苏天御伸手掏出烟盒,扔给了对方。

        “玛德,真在龙城被人干趴了?”郑翰的手很抖,摸了半天才从纸壳箱子上摸到打火机。

        “啊,”苏天御点头:“我踏马差点死了!”

        郑翰点燃香烟,语气平淡地问道:“豆子他们不知道干啥去了,我跟你回去啊?”

        “你醒酒了吗?”苏天御笑着问。

        “醒不醒酒,也不耽误战斗啊!”郑翰吸着烟:“今晚你请全场,明天我跟你回去。”

        苏天御歪脖看着对方,咧嘴笑得很灿烂。

        ……

        余家公寓内。

        余锦荣迈步走出书房,抬头看了一眼刚回来的余明远:“明天再去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