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一一三章 两位忧郁之人

第一一三章 两位忧郁之人

        餐厅内,倪总吃着口味清淡的菜肴:“老实讲,三丰资本的实力还是蛮拔尖的,他们也对成立各种协会的事感兴趣。如果你着急想拉一笔投资,我可以从中间帮你引荐一下沈飞,具体的你们谈。”

        余锦荣斟酌半晌,突然压低声音问道:“老倪,这个沈飞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呵呵,你很有感觉啊。”倪总突然笑了。

        “我听说这个人的一些事儿,他好像是从华区……?”

        “对。”倪总打断着回道:“外面有传言,说他的集团有神秘的东方背景。不过资本圈内啥都缺,就不缺传言,这些话……未经考证,也当不得真。”

        余锦荣眨了眨眼睛:“还是算了吧。”

        “你有顾虑?”倪总低声回道:“我觉得是这样,如果你很缺钱,咱可以先谈谈嘛。即使他的三丰资本真的有政治背景在,那未来在终止合作也可以嘛。拉投资,还是以先搞钱为主。”

        “说实话,我确实想快点拉到投资,但搞协会这个事,它也不能有奶便是娘啊。”余锦荣调侃着回道:“三丰集团要真跟老家那边有关联,那我找沈飞投钱,就跟作死没啥区别了。咱毕竟是在一区的政治体系下做事,而且还想搞的是民间团体,协会,这一旦引入对立区的钱,那性质就彻底变味了。闹不好脑袋都得搬家。”

        “也是,协会这个事确实很敏感,它跟正常招商还不一样啊,有一定政治色彩啊。”倪总点头。

        “是呗,这事不光要让资本考察咱们,咱们也得考察金主啊。”余锦荣摆手:“算了,算了,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

        “你这个项目,任重而道远啊,老余!”倪总也干脆,举杯说道:“我目前情况不太好,只能祝你一帆风顺了。”

        “哈哈,好,今天就当回一区叙旧了,不谈公事了。”余锦荣与倪总撞杯:“来,干了。”

        说完,众人举杯,一饮而尽。

        ……

        余锦荣确实想快点拉到投资,但他毕竟是军政家庭出身,在一些事上对政治因素非常敏感。因为他这种家族,犯啥错都不能犯政治错误,不然一着不慎,就容易万劫不复。

        三丰集团和沈飞,余锦荣是略有耳闻的,他听安七七的父亲提过对方,也知道这人是华区的豪门大户出身,个人背景很复杂。

        这样的老板,和三丰集团复杂的资金构架,余锦荣短时间内肯定是没办法彻底了解的,所以贸然谈合作的风险性太大。

        一顿便饭吃完,钱依然没有找到。

        未来的两天内,苏天御,白宏伯等人跟着余锦荣东奔西走,又谈了三家资本金主,但效果都不太理想。

        现在商业性的资本集团,绝大多数都注重短线利益,如果非要搞长线,他们愿意投的也是地产,民生,沿海贸易之类的项目。

        比如像龙城地区这样的沿海华人城市,因为它具备一定的特殊性,所以未来可以预见的风口,那一定是新区扩建,城市基建完善,以及一定会起飞的沿海贸易。这些都是长线投资,但红利是可以看见的,唯独要做的就是等待时间过渡而已。

        但其他种类的长线投资,很多都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你比如投什么龙城的边境贸易,现在看锡纳罗官方跟一区是交好的状态,未来可期,但你用五年时间,可能刚把各种渠道铺开,效益也还不错,但上层突然和锡纳罗闹掰了,或是当地的政府解体了,那不就彻底凉凉了吗?

        不管是一区,还是龙城,乃至全世界,目前的政治局面都不稳定。各大区纷纷崛起,战火绵延,今天可能还是晴空万里,明天可能就是刮风下雨,谁特么也不是神仙,咋能预测未来呢?

        所以,短线投资是资本目前非常青睐的。回报率虽然低一点,但风险能在可控范围啊。

        两天时间,余锦荣与三家资本谈得都不太理想,但他也不急。因为找钱这个事是双向的,资本愿意投你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老余也要琢磨资本靠不靠谱。不然弄个蹩脚的合伙人来,协会可能还没整起来,内部就踏马分裂了。

        ……

        这天傍晚。

        余锦荣坐在公寓的书房内,继续在打着电话,而余明远则是和他堂弟出去串门了。

        苏天御闲着没啥事儿,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着电话。

        旁边,娃娃在看着一个狗血综艺台的节目,不时发出类似于老鸨的笑声。

        对面,白宏伯坐在左侧的沙发上,脸颊呈四十五度角的对着天花板,眼神忧郁得像个诗人。

        右侧的沙发边缘,安七七竖着一头秀发,穿着睡衣,盘着两条白嫩的大长腿,抱着靠枕,低头看着地面发呆。

        苏天御摆弄完手机,一抬头就看见了安七七和大白的怂样子,心情老压抑了。

        此次出差,本来是一件对公司利好的事,可苏天御偏偏遇到了两个像是怨种一样的同行人员。

        大白还没有走出白宏涛的事件,而安七七更不知道是得了什么大病,天天拉个脸,跟谁欠她八百万似的。

        你说就这样的队友,看着都丧得不行,都想不自觉地哭两嗓子,这事还怎么谈?

        苏天御眨了眨眼睛,起身走到对面,弯腰坐在了安七七旁边。

        安七七缓缓抬起头,表情跟《咒怨》恐怖片里那个小女孩似的,眼神空洞地问道:“有事?”

        “你怎么了?”苏天御问。

        “没什么。”安七七又低下了头。

        苏天御停顿一下:“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去不?”

        “没心情。”

        “喝大酒,抽大烟的地方,去不?”苏天御又问。

        安七七听到这话,再次抬起头:“喝酒嘛?”

        “对,一个很爽的地方!”苏天御点头。

        安七七还没等说话,白宏伯扑棱一下坐起来:“喝!走,喝去!”

        “你踏马吓我一跳!”苏天御骂了一声大白,冲着安七七飞了个眼:“走不?!”

        安七七扔掉抱枕,踩上拖鞋:“我去换衣服。”

        “我也去,我也去,”娃娃兴高采烈地起身:“带我一个!”

        “行,走吧!”苏天御也缓缓起身:“正好这次回来,我要见几个朋友,一块吧。”

        “你在这儿还有朋友?!”娃娃有些惊讶。

        “当然啊,我以前当兵和上学都在这。”苏天御回。

        “好的,兵哥哥,待我梳妆打扮一番。”娃娃摆着小手,快步跑上了楼。

        半小时后,众人开车离开了公寓,去往了一处苏天御以前经常活跃的地区。

        ……

        龙城。

        顾同山坐在办公室内写着毛笔字,轻声冲着尼克说道:“就按照你说的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