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一零一章 丧事

第一零一章 丧事

        仓库内。

        苏天御收起手机,抬头看着大熊说道:“大白的弟弟死了,我得过去参加葬礼。这个仓库平时没人来,你不要出去,就在这儿养伤,我晚上或明天早上回来。”

        “好……好,谢谢你,小御哥!”大熊缓缓点头。

        苏天御掏出裤兜里的钱包,拿出所有现金,大约有个一千五六百块钱:“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大熊怔怔地看着苏天御,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儿,拿着吧。”苏天御将钱放在泡面旁边,起身说道:“外面全是抓你的,记住了,哪儿都不要去。”

        “我……我明白。”大熊点头。

        “行,我先走哈。”苏天御转身,迈步走出了仓库。

        大熊看着他的背影,小心翼翼地端起泡面,低头吃了起来。

        ……

        傍晚,白家大院内,丧乐奏响,人流拥挤。四周的街坊,以及白家公司的管理人员,工人,都过来奔丧了。

        院内过年贴的福字,对联,挂的红灯笼都被摘了下去,换成了黑白布条,以及花圈,只是地上那些散落的红色鞭炮碎屑,看着格外扎眼。

        苏天御迈步走进院内,就听见白宏涛的妹妹,母亲等人失声痛哭。

        门口处,刚从医院返回的白宏伯,站在正厅门口吸烟,脸色非常难看。

        “节哀啊,兄弟。”苏天御走过去,轻声冲他说了一句。

        “唉!”白宏伯长叹一声,眼圈有些发红。

        二人相对沉默地站了一会,门口处一直负责张罗丧事的阴阳先生突然喊了一句:“谁有空啊?赶紧开车去菜市场买个活公鸡,弄点杂粮,现在就得预备落土的东西了。”

        “我去,我去。”苏天御立马迈步走下台阶,拿着车钥匙回道:“需要啥,你给我念叨一遍,我一次性都买回来。”

        其实,当一个男人遇到困境,难事了,他或许不需要别人的话语安慰和开导,可能更需要的是陪伴。

        男人之间的陪伴。

        苏天御没有去劝大白,只是在这里干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哪怕是跑个腿,买点什么东西,能做什么就做点什么。

        一直忙活到晚上九点多钟,院里的人少了很多,只剩下白家这边守灵的,以及花钱雇来的鼓乐班子,阴阳先生等人。

        白宏伯搬了一把椅子,与苏天御,孔正辉等人坐在自家门口,发着呆,抽着烟。

        大白情绪不佳,孔正辉也没有选择频繁和他交流,只扭头冲着苏天御问:“你找我弄药,要干什么啊?”

        苏天御瞧了他一眼:“给狗治病啊。”

        “别他妈扯了,给狗用治枪伤的药啊?”孔正辉低声说道:“是不是那小子找你去了?”

        苏天御吸了口烟,没有回应。

        孔正辉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没有提大熊的名字,只声音很轻地劝说道:“兄弟,他杀的是警员,而且还踏马是五个。你有能力管他吗?你没能力管,最后会把你俩都坑了;你让别人去管,很可能还会把别人也连累了,你懂我意思吗?”

        苏天御看向他:“我懂,我心有数。”

        孔正辉点到为止,立即岔开话题问道:“徐二死了,徐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觉得下一步码帮那边会咋报复咱?”

        “不好说。”苏天御缓缓摇了摇头:“但从奇卡山下发生的事来看,徐虎跟他这个弟弟感情是挺深的,他们容易干出来过激的事。”

        “等葬礼结束,还是要跟上面好好谈谈。”

        “正辉,你说咱们和码帮的差距究竟在哪儿?”苏天御问。

        孔正辉仔细思考一下回道:“差在凝聚力上。”

        苏天御较为认同地点了点头:“对的。人不聚,心不齐,光靠三家领头的大户蹿腾事,那永远成不了势。”

        孔正辉心里也非常赞同狗六子的看法,低声与他交流了起来。

        ……

        次日,下午。

        明远贸易公司的仓库内,大熊略微有一点发烧,他躺在货物堆上,感觉自己口很渴,身体很冷,所以一直在喝水。

        “嗡嗡!”

        就在大熊迷迷糊糊地想要睡觉之时,仓库外面突然响起了汽车马达的声音。

        大熊扑棱一下坐了起来,捂着肩膀上的伤口,立即将地面上的东西拿上,转身向里侧走廊跑去。

        大约三两分钟过后,仓库门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领着一位老头走了进来。

        “最近市里出了个杀警员的案件,各区警司都给咱们这些搞贸易的公司打了招呼,让对自身仓库,无人地带,要进行加强管控……。”西装革履的男子,扭头冲着老头说道:“你晚上打更不能偷懒,得时不时地来这边看看。”

        走廊内,大熊额头冒汗,躲在了一处堆放纸壳子包装箱的后侧,听着二人的对话。

        “还有,这里面的货怕潮,你时不时得过来打扫一下。”

        “晓得了,晓得了。”老头连连点头地回应着。

        ……

        天鸿港,徐家门口。

        数台汽车停滞,顾同山带着一群人走了下来。

        “顾老好!”

        “顾老!”

        “……!”

        院内三五成群的码帮兄弟,都凑过来冲着顾同山打招呼。

        顾同山微微冲着众人点头,领着身后的一群人,穿过大院,就去了正厅。

        室内,徐虎虽然情绪不佳,但还是在招待江湖上过来奔丧的朋友。

        顾同山等人一进屋,众人全部起身。

        “师傅来了。”徐虎立即迎了过去。

        “来看看。”

        二人刚说上话,徐虎扭头往旁边一看,却见到了一位熟悉的身影。

        “节哀啊,徐老板。”李洪泽站在顾同山旁边,轻声说了一句。

        徐虎不光看见了李洪泽,还瞧见了他身后的陆丰。

        码帮和脏帮的大佬虽然彼此认识,但平时却并没有太深的交情,而李洪泽,陆丰等人今天能跟着顾同山一块过来,显然是有些反常的。

        徐虎稍稍愣了一下,伸出手掌说道:“好久不见啊,李老板,陆老板。”

        众人握手后,顾同山招呼道:“都坐吧!”

        话音刚落,一名马仔跑进来喊道:“帮带,李兴警长到了。”

        徐虎转身怔住。

        李兴也来了?长清公司在闸南说得上话的人物,今天全部到场了,这是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