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区外的事,放在区外

第九十五章 区外的事,放在区外

        码工总协会的下属贸易公司内。

        “你好,冯营长。”楼下接待的男子,彬彬有礼地冲着冯营长打了招呼。

        “在哪呢?”冯营长点头回应。

        “这边请。”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率先迈步向二楼走去。

        冯营长的年纪不大,约有三十岁左右,身材壮硕,皮肤黝黑,长得非常阳刚,帅气。

        二人一同迈步上楼,接待男子推开左侧走廊的会议室房门,抬头喊道:“顾老,您朋友来了。”

        “哎呦,请进!”一名老头坐在椅子上,笑着喊了一句。

        冯营长迈步走进室内,脸颊上同样挂着微笑:“人不少啊!”

        “坐,坐!”那名与冯营长通过电话的码帮元老起身,伸出手掌说道:“挺长时间没见面了,呵呵。”

        “嗯,最近实行换岗制,天天拉着部队在城外跑。”

        “来来,坐!”老头子拉着冯营长坐在了自己身边。

        顾同山点了根烟,深吸一口,也没有率先吭声。

        室内,除了起身招呼冯营长的那名老头外,其他人脸色都不好看,也没有主动与小冯交流。

        人坐下后,谁都没有先开口,屋内气氛有些尴尬。

        “小冯,徐虎是老顾的门生,跟他谈好了,那就是跟闸南码帮谈好了。”元老介绍了一句。

        冯营长体态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扭头看着顾同山说道:“余家和我们驻军的关系一直不错,刚才余明远给我打电话,说他下面的人在区外惹了点祸,让我在中间帮着说和一下。怎么样啊,顾老,能不能卖咱驻军一个面子?”

        顾同山瞧了他一眼:“徐虎的弟弟死了。”

        “是,我听说了。”冯营长点头:“人不是死在区外了吗?”

        “死在区外,不算死吗?”顾同山皱眉问道。

        “余明远那边也死人了,是白大彪的儿子。”冯营长直言回道。

        话音落,屋内众人怔住,包括顾同山都很意外地看着对方:“白家也有人死了?”

        “是啊。”冯营长轻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两家都死人了,那区外的事就放在区外,别带回区内了。”

        顾同山沉默数秒:“然后呢?”

        “本来是没有然后的,但你既然问了,那我替余家做个主。”冯营长插手说道:“区外的事到此为止,区内海面上的生意,大家各退一步。你们让出一条跑道,让余明远做买卖,我让他们给你们拿三成利。”

        “我们丢那一千多万的货呢?还有十几个人被抓了,这个怎么算?”

        “扫货的是海关和警署,这个账你算不到余家头上吧?”冯营长竖起三根手指:“三成利不少了。”

        “开玩笑!”顾同山身旁的一名老头,脸色极为难看地骂道:“货不赔,人出事了也不安排,光凭你一句话,以前的事就翻篇了?如果我们只想要三成利,那还至于搞到今天这一步吗?冯营长,你虽然是驻军军官,但做事也得讲道理吧?”

        冯营长停顿数秒,眯眼看着对方:“你觉得我大半夜跑到这来,是在跟你胡搅蛮缠吗?”

        对方看着冯营长,后者也在凝视着他,双方陷入僵持。

        “咣当!”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房门被推开,两名中年走了进来,其中一人穿着海军制服,看肩章,应该是个上尉军衔。

        “哎呦,冯营长,好久不见啊!”上尉军官前侧的便装男子,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冯营长回头:“呵呵,挺好的呗,刘哥。”

        海军的便装男子走到冯营长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轻松地说道:“你们陆军最近不是在搞什么轮岗制吗?听说天天拉着部队可哪儿跑,呵呵,今天咋有空扯这事呢?”

        “朋友给我打电话了啊!”

        “余明远啊!”便装男子冲着冯营长旁边的元老摆了摆手,示意他去一边坐着。

        元老起身,便装男子侧身坐在冯营长旁边:“你和余明远关系很好啊?”

        “我不是因为私人关系来的,余家和驻军关系一直很好。”

        “艹!”便装男子笑骂一句,轻声回道:“区外那点破事儿,还至于你过来谈吗?过了边境线,那就是没有法律的地方,下面有矛盾了,那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呗。谁有能耐,谁就给谁干死,咱们操那个心干啥?”

        冯营长眯眼看着他:“不管啊?”

        便装男子盯着冯营长,笑着说道:“徐虎这些年一直苦哈哈地埋头干事,没功劳还有苦劳呢,人家弟弟死了,我说一句不追究了,那不扯淡吗?这让下面兄弟寒心啊!”

        冯营长沉默。

        “余家的人有能耐,那他们就大摇大摆地走进城内。只要过了边境线,那就是合法公民,受法律保护,”便装男子回头看向顾同山:“咱码帮不能在区内犯罪吧?”

        “呵呵,不能。”顾同山点头。

        便装男子再次看向冯营长:“就这么地吧!区外的事区外解决,人回来再说?”

        冯营长缓缓起身,低头看着便装男子:“这话可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人只要进了城,徐虎心里有气也得憋着。”便装男子轻声回道:“但是!人要没进来,哈哈,那咱驻军也别撒泼打滚。”

        “呵呵,行。”冯营长应了一声,转身便走。

        “慢走啊!”便装男子坐在椅子上没起来,只扯脖子喊了一声。

        ……

        五分钟后。

        冯营长回到车内拨通了一个号码:“余叔,海军死挺徐虎,说咱们的人要是能安全进城,那他就认了。”

        “海军态度这么强硬吗?”余锦荣有些意外。

        “对。”冯营长点头:“他们肯定不敢动驻军的巡防哨,但外面肯定都被码帮的人围死了,是接是送,你们拿主意。”

        “好,我知道了。”余锦荣皱眉挂断了电话。

        ……

        再过十分钟。

        04号巡防哨内,执勤班长叫了余明远出来,低声冲他说道:“你先走,剩下的人,我们送。”

        “我先走?”余明远皱眉看向他:“谁说的?!”

        “上面的人说的,让你先走,啥都不要管了。”

        “不可能!”余明远低头掏出手机:“我给上面打电话。”

        室内。

        苏政才挂断电话,低声冲着苏天御说道:“玛德,王道林给我打电话,说码帮出来了四五百人,要他妈发动一场边境战争。六子,上面到底能不能拖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