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音信全无

第四十八章 音信全无

        次日一早,余家郊区的别苑内,余明远等一家人正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

        “远哥哥,我们下周末约好了一块去闸湖水库露营,你一块去不?”安七七小嘴齁甜地问了一句。

        “我最近事情比较多,就不去了,你们去吧。”余明远笑着回道:“玩得开心哈。”

        安七七古灵精怪地打量着余明远:“哥,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公司遇到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就是比较忙。”余明远没有多说。

        众人见大哥心情似乎不太好,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吃过了早餐,就各忙各的去了。

        余明远吃好了之后,规整地放下碗筷,就准备出门上班。

        “踏踏!”

        脚步声泛起,父亲余锦荣从楼上走了下来,扫了一眼儿子后问道:“去上班啊?”

        余明远见父亲下来,立即转身走到楼梯口,双眼看着对方回道:“我刚准备去公司,爸!”

        余锦荣下楼,迈步走向餐厅:“公司出问题了?”

        余明远怔了一下,立即站在左侧跟了过去:“对,货被劫了,还有几个干活的工人也被扣了。”

        “码头的事有点复杂,你能处理好吗?”余锦荣问。

        “没问题,爸,我能办好。”余明远对父亲很是尊重,但回话时还是蛮自信的。

        余锦荣听到这个回答也没有再多问:“别太累了,事情不是一天干起来的,适当休息。”

        “哎。”余明远点头:“那我上班去了,爸。”

        “去吧。”余锦荣弯腰坐在了餐桌旁,淡笑着回道。

        余明远跟父亲聊了两句,见他开始动筷吃饭后,这才转身离去。

        公司遇到的这个困境,其实是蛮危险的,一个处理不好,可能既笼络不住脏帮的三家公司,也可能得罪海面关系,导致新生意崩盘。但即使这样,余明远似乎也不准备向父亲求助。

        离开家后,余明远坐在汽车上拨打了唐柏青的电话:“昨晚我想了一下,还是跟码帮的人聊聊吧。”

        “哎,你终于开窍了。”唐柏青立即回道:“行,我约徐虎,晚上咱俩先见面,然后再跟他们谈。”

        “好,就这样。”余明远挂断了手机,面无表情地开车赶往公司。

        ……

        闸南区,天鸿民港,龙桥进出口贸易公司内,魏相佐坐在一把木质椅子上,正一边吸着烟,一边与闸南码帮的帮带徐虎,以及他的弟弟徐二谈话。

        其实类似于码帮这样的组织,自古至今都有,唯一的区别就是,时代不同,生存方式也不同。天下太平时,它们多以工会,贸易公司,集团,民间团体组织为主,较为低调的赚钱和生存,而到了动荡年代,这类组织就会显得更为活跃一些,影响力也比较大。

        打个比方,纪元年前国内外很多进出口贸易港,都存在大量倒腾私车,平行进口车,甚至是走私违禁品的公司。这些公司和集团的构架不明,渠道诡异,销售方式也很含糊,水深很,并且不出事则已,一出事都是涉案金额数亿,数十亿的大集团,但平时却低调得很。

        等到了动荡年代,这样的组织会变得更为活跃和上线。一来是为了抱团挣钱,保证自身利益不受侵害,二来是形成团体和绝对的影响力,从而形成某种行业的垄断。这个时期,这个团体的公司性,集团性,正规性会降低一些,江湖气会更重,因为规则混乱,所以还是要以人为本。

        龙城的码帮就是后者。由于这里的基建水平还没有达到完全现代化,很多工种和行业,还是要靠人力来维持运转,工人多了,各种团体就有了,组织结构也就有了。

        龙城是临港城市,码帮工人的数目非常庞大,远非环卫圈的组织可比。但其内部结构也较为松散,江湖气也更重。龙城的码帮有一个码工总协会,定性是民间团体。说白了,职责就是跟政f打交道的,各区的码帮工人都是总协会的会员。

        明面上,码工总协会合理合法,算是官方认可的民间团体,但桌下面的地盘分配却更为赤果和江湖了。比如闸南区的码帮,就经常和龙口区,新街区的码帮暗斗互咬,因为他们离得近,所以要争私货渠道,争市场。

        之前苏天北说魏相佐消失了好几年,据说好像就是跟龙口区的人闹出了人命,所以才跑路。

        各区码帮的带头之人,都有很江湖的绰号,比如坐堂,帮带之类的,并且这些人在码帮都有辈分,是真的向上拜过门子,认了师傅和大哥的。比如魏相佐和徐虎,就拜的是总协会那边的师傅,所以他俩都算是相字辈的。只不过徐虎在干这行之前,名字已经被人叫熟了,所以外人称呼他时,很少有叫徐相虎的。

        ……

        龙桥进出口贸易公司的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座两米高的关二爷像,面前还有香炉,总之看着非常社会。

        徐虎是帮带,通俗点讲就是闸南区码帮的一把手,大拿,而魏相佐是坐堂,主要负责桌下的各类具体业务。

        “魏哥,晚上约了余明远,你一块去不?”徐虎邀请了一句。

        “你谈的事儿,你去吧,我就不掺和了。”魏相佐吸着烟回道:“我就搞现有的就行。”

        徐虎一笑:“好勒,那晚上我和他盘盘道。”

        “嗯,他要愿意交份,你就帮他把人要出来吧。”魏相佐提出了建议:“按规矩走,就行。”

        “行。”徐虎应了一声。

        “好,我先走了。”魏相佐谈完,起身离去。

        ……

        中午。

        海燕坑附近,孔正辉和苏天御坐在车里,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后,才有一辆三蹦子开过来,骑车之人正是孔正辉昨天晚上见的贼眉鼠眼男子。

        这人停下三蹦子,拽门上了孔正辉的汽车:“打听了,但没打听到有七艘快艇的信儿。”

        孔正辉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六千块钱,你就给我搞出这么个消息啊?!”

        “我能问的都问了,但没人听说那七艘快艇的事。我还问了区外的朋友,他们说也没有雷子下水采货。”贼眉鼠眼的男子轻声说道:“我就能说这么多了。”

        孔正辉眨了眨眼睛:“能不能再深入了解一下,比如码帮上层的消息。”

        “得加钱。”对方想了一下回。

        “去去去去,赶紧滚蛋!”孔正辉直接摆手。

        贼眉鼠眼的男子也生气,推开车门回道:“我这人最讲究了,你给我六千块钱,我告诉你没消息,你赚了。”

        说完,男子关门离去。

        “玛德,有点怪啊!”孔正辉看着苏天御说了一句:“这小子在码头混了很长时间了,他都打听不到消息,这……?”

        “没消息,反而就是最大的消息了。”苏天御打断着回道:“既然打听不到,不如干脆直接点。”

        “怎么直接?”

        “……!”苏天御斟酌半晌,直接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