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你的规划是什么?

第三十八章 你的规划是什么?

        孔正辉眯眼打量着苏天御:“你到底想说啥?”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奇怪。”苏天御同样看着对方:“你觉得呢?”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啥。”孔正辉笑了笑,低声回道:“不过我觉得就是个巧合,咱们不用往多了想。”

        苏天御沉默。

        孔正辉轻声介绍道:“你还不了解龙城这边的情况。路面,水面,跑外的,钻无人区的,这各行各业它都有自己的规则和圈子。码帮人家常年吃水上线,耳目众多,马仔遍地,你靠了水人家就盯上你,这不算反常。”

        苏天御缓缓点头:“那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退一万步说,出来吃江湖饭,利益合适就干,不合适就散。”孔正辉看得很通透:“咱们就是脚力,拿该拿的钱,仅此而已。”

        “有道理。”苏天御表示赞同。

        “行,那就这样哈,我带人先回去了。”孔正辉打了个招呼,带着分完钱的自家人,上车就离开了垃圾场。

        不远处,苏天北将八万一的现金按照对应额度,逐一分给了三家,而今天参与搬货运货的工人,以及家族核心子弟也都一人拿了五百块钱的外快。

        其实按照龙城的生活标准来看,这钱肯定不算少了,一晚上的收入,都等同于很多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了。并且这行当虽然是走私,但下面干活儿的人,承担的风险和苏白孔三家公司也是完全不同的。

        出问题了,上面要扛;铺路,码关系,也是要靠上面,工人需要做的只是出力而已。所以大家对分账也没有异议,反而有人还想长期做这个事,多赚点外快补贴家用。

        苏天御今天净赚四千,因为余明远给他的是八万五千块钱,由此可见,这个老板还是蛮大方的,并且挺看重苏家的。

        有钱赚,苏天御心里也乐呵,他赶紧处理完后续的事情,就准备回去睡觉了。

        “小……小御哥。”就在这时,大熊龇着牙,很开心地走过来喊了一声。

        苏天御回头:“咋了?”

        “赚……赚钱了,我……我请你吃个早餐吧。”大熊笑着邀请道:“吃点好的,去……去粤菜楼吃早茶。”

        “算了吧,我回去睡觉了。”

        “不……不给我面子啊?我想请你。”大熊说话非常直接。

        “呵呵。”苏天御咧嘴一笑:“行吧,那走吧。”

        “好勒。”大熊拽开苏天御福特“公车”车门,弯腰坐了上去。

        “干嘛去啊?”苏天北,白宏伯,以及苏家一个外亲,也一同走了过来。

        “大熊要请我吃饭。”

        “哎呦,大熊兄弟,不请我们也吃一顿啊?”白宏伯冲着车内问了一句。

        大熊仔细想了足有三四秒后,才点头应道:“好……我……我都请,一块去。”

        “敞亮!”白宏伯拽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就这样,一行五人开着越野车,行驶了大概五六公里后,才赶到了粤菜楼,因为大熊一再坚持要来这里。

        众人进屋后,正是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旭日东升,霞光万丈。

        大熊难得主动点菜,搞了很多价格不算便宜的虾饺,干蒸鱼丸,以及海参粥之类的餐点。

        点完餐,白宏伯习惯性地就要付账,但大熊却拦了一下:“说好的,我请,不用你付账,白哥。”

        “蛮讲究的,兄弟!”白宏伯对吃早餐这点钱肯定是不在乎的,所以他也没争,只大口喝起了粥。

        大家伙吃着早餐时,大熊试探着冲苏天御问道:“小……小御哥,以后我可以在新租的那个三楼里住吗?”

        苏天御怔了一下:“你为啥要在那儿住啊?你不回家啊?”

        “那里自由一点。”大熊低头喝着粥:“我看那里也没人,不……不然,我每个月交点租金也可以。”

        余明远之前让琳达在海边那里租赁了一处三层小楼,这个楼主要的用途是囤放干活用的快艇,绳索,电机,链条等干活用具的,因为这东西不可能每回现用现拉。并且每次干活前也要有个集合工人的据点,不能总在垃圾场聚拢队伍,这样太招摇。

        苏天御看了一眼大熊,心里虽然有很多疑惑,但还是习惯性地不问家事:“行啊,你愿意住就住呗,不用交租金。正好那里有不少东西,得有个人看着点。”

        大熊听到这话非常开心:“谢……谢谢你,小御哥。等你有空……我再请你吃一顿好的。”

        “呵呵,大熊,你啥时候娶媳妇啊?”白宏伯顺嘴问道。

        “只要好好干活,攒够钱,就……就能买房,娶老婆,快……快了。”大熊回。

        “你可以娶,但不能娶三姐。”白宏伯斜眼说道:“那是我的白月光,是你未来大嫂。”

        “是尼玛。”苏天北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

        大熊听到这话,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低着头,不再说话。

        “玛德,都说人家脑子不好使,你看,这人生规划比我还明白呢!”白宏伯这个人嘴欠归嘴欠,但他却从来没有恶俗下流地调侃过大白,说话虽然看着不着调,但却是内心真实想法。

        “你没规划啊?”苏天御问。

        “说实话,没啥规划,挺迷茫的。”白宏伯撇嘴回道:“我不是很喜欢现在的这些事,但……但不干又不行。我爸年纪大了,家里一大帮人等着开伙……唉,男人啊,成年了,这活的不是自己了。”

        苏天御笑了笑,扭头看向苏天北,以及苏家的那个外亲问道:“二哥,浩子,你俩有啥规划啊?”

        “做大做强,再创辉煌!”苏天北简洁明了地回道。

        “可以的。”苏天御点头:“你呢,浩子?”

        斜对面的青年叫张浩,他是天北舅舅家的孩子。父亲早年参加华人海军战死,他和母亲无依无靠,就投奔了在龙城还算有点产业的苏家。

        张浩这个人平时少言寡语,做事卖力,在苏家大院内任何一个正在干活的角落里,几乎都可以找到他。苏天御小的时候就跟他认识,一直对他印象不错。

        张浩听着苏天御的问话,仔细想了一下回道:“我没啥规划,就想挣点钱,让我妈能过点好日子。”

        “对,人活着,说白了就是想奔个好日子。”白宏伯举着粥碗喊道:“来,为了明天的好日子,干了。”

        “哪有干粥的啊!”苏天北无语。

        “哎呀,就是这么个意思,大早上的就喝酒精,这特么不健康。”白宏伯龇牙说道:“今天挺有纪念意义的,咱们干成了第一天,希望以后越来越好。”

        五个年轻人相互一笑,端起粥碗就干了。

        清晨,众人一同离开粥铺,迎着璀璨夺目的太阳,各自散去。

        ……

        大熊从苏天御手里要下了三楼钥匙,兴高采烈的徒步向家里走去。

        早上八点多钟。

        闸南区土房街的一处破败楼房内,大熊一步三棱台阶地窜上了七楼,拿着钥匙打开了自家的房门。

        土房街是闸南区著名的贫民窟,这里的楼房全是龙城救济署专门给那些无保障,无工作,无劳动能力的民众,建造的半福利住房,除了水电费外,其他费用一概不用交。

        大熊的父亲曾经也当过兵,并且还在华区内陆战场负过重伤,炸断了左手,荣获过个人三等功。他退伍后跟着迁移部队来到了龙城,当初也是分了相对宽敞的住房,并且拿到了一笔部队补偿款。

        不过,吴父是有三个儿子的,他如果光靠部队给的补偿款活着,那早晚有坐吃山空的那天,所以他退伍后,在龙城跟着几个战友做起了倒腾紧俏物资的买卖。不过时运不济,再加上政策收紧,他最终赔了不少钱。

        从那儿之后,吴家就搬到了这个贫民窟,吴父也跟着苏家在脏帮干了一段时间活。说白了,苏政才就是念着以前跟他在部队的交情,才在公司给他安排了一个闲职。后来,吴父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大熊就顶了他的缺,进脏帮当了工人。

        大熊打开房门,进了家里的客厅,一打眼就见到吴父坐在脏兮兮的桌子旁边吃着早餐,喝着白酒。

        吴父就这个习惯,早中晚三顿都要喝酒,而且喝完要么躺床上看书,要么就睡觉。

        吴家的住房总共能有六十平米左右,环境非常破旧,屋内的家具都是十几年前的,并且莫名还充斥着一股腐烂的臭味。

        大熊的大哥,二哥都已经参加工作,不在家里住了,所以吴父把东屋的房子租给了一家出早摊的中年夫妇,自己和老婆住在西屋,而大熊的房间则是由阳台改造的,空间基本就能放下一张床。

        大熊回来后,有些拘谨地喊道:“爸……你……你起来了?”

        “你踏马的天天也不着家,都干什么去了?”吴父嗓门很大地喝问道。

        “我……我跟公司的几个朋友,一块帮苏家在海上运点货。”大熊支支吾吾地回应着。

        “海上运货???走私啊?!你踏马傻啊,别人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吴父破口大骂:“那晚应被抓住了,你知道要判多少年吗?”

        “他们都跟着干,苏家的人也自己干,没事的。”大熊回了一句,转身就往阳台走。

        “他们给你多少钱啊?啊?!”吴父又喊了一声。

        大熊回到阳台,低头开始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踏马的,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傻种!别人画道你就踩,脑子里装的全是屎。”吴父一边喝酒,一边还在外面骂人。

        大熊用最快的动作,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妥当,随即拎着个破行李包走出了阳台,并将门锁上了。

        “你干啥啊?”

        “我找了个打更的活,要在那……那住……。”大熊结巴地回道:“这……这段时间不回来了。”

        “我问你呢,你跟他们跑海,能赚多少钱啊?”吴父瞪着眼珠子喝问。

        大熊思考了一下,低头从兜里掏出四百五十四块钱,放在桌上说道:“昨天给了五百,给你吧。”

        吴父拿起钱,语气缓和了不少:“你别踏马傻bb的,做事留个心眼,不对劲,就要跑。”

        “知道了。”

        “嗯,这钱我给你攒着,你在外面不许惹事昂!”吴父回。

        “我走了。”大熊拎着包,迈步走出了家门。

        ……

        室外,阳光绚丽,大熊一出家门,就不自觉地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

        一路风尘仆仆,大熊赶到了海边的三层小楼,将行李规整地放在地面上,开始收拾最顶层的一间卧房。

        天气炎热,大熊拿着抹布,破拖布,仔仔细细将屋内清扫了一遍。他虽然外表粗矿憨傻,但内心却很细腻,干活很有条理。

        弄干净了卫生,大熊将楼下几个破柜子运上来放在了屋内。

        弯腰拿出自己的行李,大熊将其一一归类收好,最后在床头柜上,摆下了一个模样很像三姐的手工小木雕,还有一个已经很破旧,用透明胶粘好的超人模型玩具。

        一切弄妥,大熊躺在地上,用胳膊擦着汗水,看着室外明媚的阳光,莫名龇牙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