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转机悄然来临

第十九章 转机悄然来临

        深夜,号称跟李兴是生死兄弟的花衬衫被带回了警务署,紧跟着王道林就命令手下的警员,开始在闸南地区抓人,一夜之间逮捕传唤了二十多名间接“涉案人员”,而这帮人也全是长清公司的“员工”。

        王道林敢下令抓捕长清公司的人,是因为傻了吧唧的花衬衫撂案了吗?

        其实根本不是,事实上花衬衫在被送进警务署后,就已经反应过来这帮人不是李兴的同事了,所以他选择了抗拒审讯,拒不交代任何案情,但这种做法效果不大。

        王道林根本不需要花衬衫的口供,因为他的同案犯有十几个人,且全是长清公司圈养的马仔。这帮人平时靠李兴罩着,做事招摇得很,警务署只要想查,那对方肯定满身都是毛病。

        王道林这么干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给李兴和长清公司施压,拿着枪击案,打砸纵火案,以及重伤工人案在借题发挥,先拘人,再审讯,准保没错。

        ……

        花衬衫等一众马仔和长清公司的人接连被抓后,李兴就已经在警务署内部听到风声了。他在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再次给王道林打了个电话,但对方依旧没接,并且明着挂断了通话。

        李兴被搞得很焦躁,甚至一度听说花衬衫已经撂案了,跟王道林的人交代,他们几个一块撕过裤衩。

        这一消息直接把李兴气得内分泌失调了,一晚上没睡,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就去了单位,想见王道林一面。但对方手下的警员却说,王道林白天要出去查案,根本不会来单位。

        无法沟通,事情就没得解决,李兴最后被逼得没办法,只能找了龙城警务署的一名副署长出面进行协调。

        ……

        中午十二点左右,王道林的警用车停在了一处茶楼门口。他孤身一人下车,迈步来到了三层的一间包厢里。

        室内,一名五十多岁的胖子坐在榻榻米上,喝着茶水,冲着王道林摆手:“来来,老王,坐!”

        王道林脱了鞋,弯腰坐在了榻榻米上:“郭署,今天咋这么闲着呢?”

        “这里没外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姓郭的副署长主动帮王道林倒满茶水,将茶杯推过去说道:“李兴找我。”

        王道林笑了笑,没有吭声。

        “呵呵,老王,你真要跟李兴闹得这么僵吗?”郭副署长没有说事,只含糊着问了一句。

        “我要是个子再高点,昨天晚上在粤菜馆的那三枪,就得把我脑浆子都打出来。”王道林停顿一下回道:“郭署,长清公司这帮人做事太飘了,即使我不追责,光凭这个枪案,咱警务署都是要一查到底的啊!”

        “李兴说了,这个事里有误会。”

        “什么误会,不是陆丰干的?那是我干的,还是苏天南干的啊?”王道林反问。

        郭署长沉默。

        “苏天南腹部中了一枪,我亲眼所见啊,郭署长!”王道林继续补充道:“他就是在狡辩,之前觉得我不敢动长清,但现在事大了,他又想让我息事宁人,凭什么?”

        “李兴背后有福州商会,还有长清帮这样的公司支持着,我个人建议,你还是卖他一个面子,不要把事情搞得太难看。”

        “郭署,既然谈到面子问题,那我也想问问,苏老二和我是战友的关系,这陆丰知不知道?李洪泽知不知道?他李兴知不知道?”王道林手指轻敲着桌面:“他们明知道,但还是往死了弄苏家,他给我面子了吗?他们有跟我打过一声招呼吗?之前我想让苏天南接见一下他爸,缉私处那边都给我拒绝了,我有面子吗?”

        郭副署长再次沉默。

        室内安静,二人僵持了半晌后,郭副署长才抿了口茶说道:“那这样,你给我个面子吧,老王。”

        “怎么给,郭署?”王道林不卑不亢地笑着问道。

        “让下面谈吧,谈得拢最好,谈不拢……我就不管了。”郭副署长直言回道:“谈之前,案子就先到被抓的马仔这,行不?”

        王道林思考一下,端起茶杯回道:“行啊,您说话了,我肯定给您面子。剩下的看长清怎么办吧。”

        “呵呵,谢了,老王!”

        “您永远是领导。”王道林捧了对方一句。

        ……

        闸南区人民医院内。

        苏天御坐在椅子上,正摆弄着手机。

        病床旁边,苏天北低声冲大哥说道:“我枪是不是你拿的?”

        “什么枪?”苏天南懵b了。

        “我藏在车里的枪没了,我和天御俩人分析了一下,只有可能是你偷了。”苏天北很认真地说道:“你怕我拿枪惹祸,偷着给藏起来了?”

        “你有病啊?”

        “是不是你拿的,你跟我说实话!”苏天北急迫地喝问道:“我特么因为这事,昨晚一宿没睡。”

        “……!”苏天南无语地看着他,沉默许久后回道:“你这个智商吧,以后尽量别跟小御在一块玩,不然他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啥意思?你啥意思?说明白!”苏天北萌萌哒追问。

        “别跟我说话了,我看见你脑袋就疼。”

        “……!”

        兄弟二人正在扯皮之时,真男人白宏伯突然走了进来:“哎呦,天南,好点没啊?”

        “呵呵,白哥来了。”苏天南伸手扶着床铺,往起坐了坐。

        “没事,你躺着,我来是有个喜事通知你。”白宏伯龇牙说道:“市管理会的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上层一些领导对长清公司最近的做法很不满,让我们可以找找关系。”

        苏天南一愣:“什么关系?”

        “我朋友说,管理会新来了一个领导,主要负责未来龙城乡村环卫系统建设的,叫余锦荣。这个人今天在管理会例会上,带头批评了闸南区近期存在的一些乱象,而且挑明了说……长清公司搞垄断的做法,严重影响到了管理会的声誉,甚至让民众给环卫工人贴上了黑色标签。”白宏伯笑着说道:“我朋友的意思是,让我们四家公司,去见见这个余锦荣,毕竟他在某种立场上和咱们的诉求是一样的。”

        苏天南听到这话非常开心:“这是好事儿啊,那一定得见见!我跟你一块去。”

        “你这带伤呢,就别去了。”苏天北笑着说道:“我和六子过去就行了。”

        “一定谈好。”苏天南嘱咐了一句。

        “明白!”

        众人聊了一会后,苏天御,苏天北,以及白宏伯等人就离开了医院去了龙口区,准备在经人引荐下去见那个余锦荣。

        ……

        下午。

        警务署刑事羁押所的403监室内,一名体型精瘦,剃着秃瓢的老头正无聊地看着一本纯爱动作小说。

        斜对面,一名新进来的犯人,正在被屋内管事的犯人大哥摸底:“因为啥进来的啊?”

        “打砸垃圾厂。”新进来的犯人不是别人,正是花衬衫。

        “垃圾厂有什么可打砸的,丐帮内斗啊?”犯人大哥很幽默:“整的是哪一片的啊?”

        “闸南苏家的垃圾场。”

        话音落,对面的秃瓢老头怔了一下:“你说什么玩应,谁家的垃圾场?”

        “闸南苏家的啊!咋了,你认识啊?”花衬衫虎了吧唧地回了一句。

        “嘭!”

        秃瓢老头飞起来就是一脚,直接踹在了花衬衫的脸上:“屋里会武术的,都给我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