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进攻前奏曲

第十八章 进攻前奏曲

        闸南区人民医院,王道林的病房内,五六名龙城警务署的中层干部,都忿忿不平地骂着长清公司的人,替老王遭受牵连这事打抱不平。

        王道林根本没受伤,他坐在病床上点了根烟,猛吸两口后,突然说道:“妈的,长清公司刚来的时候规矩得很,一直跟咱井水不犯河水。这几年他们搞了商会,又往体制内塞人,架子铺起来了,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了。现在都敢拿枪打我帽子了,不行,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这口气,就往死追查这个事呗。”一名跟王道林同龄的朋友,立即皱眉回道:“打砸纵火案,重伤工头案,粤菜馆当众开枪案,这全是线头啊,咱随便抓一个,都得给李洪泽吓尿裤子。”

        “哥几个,你们知道苏老二的小孩今天找我聊啥吗?”王道林此刻完全没有了后怕的情绪,反而是挺冷静地问了一句。

        “找你干啥啊?”有一人顺着话茬问道。

        “开价!”王道林吸了口烟,目光凝视着众人说道:“咱们要一块折腾,不光能出口气,还能拿到实惠。并且最重要的是,师出有名啊,因为事不是咱们挑的啊。”

        “开价,啥价啊?”

        “他怎么说的?”

        “……!”

        众人很感兴趣,自行凑在了王道林身边。

        大约十分钟后,王道林走出病房,来到了楼下,而这时恰巧苏天南也刚被人从急诊室内推出来。他中了一枪,但好在子弹是擦着腹部边缘打进去的,是个贯穿伤,没有伤及主要内脏,但肠子有破损,马上还要进行个手术。

        “小南,你没事儿吧?”王道林跟在移动病床旁边问了一句。

        苏天南没有打全麻,整个人还是有意识的,他看着王道林,声音颤抖地说道:“太悬了,王叔!”

        王道林扭头看向旁边的护士,礼貌地说道:“我是警务署的,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他说。”

        “别太久,他得准备手术。”护士迈步离去。

        王道林低头看向苏天南,话语简洁地说道:“饭店说的那个事,我帮你操办操办。”

        “王叔!”苏天南听到这话,就要坐起。

        “没事,没事儿,你躺着。”王道林按了一下苏天南的肩膀,弯腰冲他说道:“人交给我,其他的你不用管了。”

        “好,好!”苏天南连连点头。

        “你们四家公司,手里要还有筹码,也不着急往外放,等我这边先弄。”王道林很冷静地看着苏天南说道:“我要动了,那就不是自己办这个事,掺和进来的一些关系,回头要打点好。”

        “我懂,我懂!”

        “这样……。”王道林顺手拿起病床上放着的药剂单子,低头在上面写了个电话号码,塞给苏天南说道:“一会打这个电话。”

        “明白了!”苏天南激动得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好好养伤,剩下的事明天谈。”王道林拍了拍天南的胳膊,转身就走。

        苏天南目送王道林远去后,激动地扑棱一下坐起,左手捂着伤口,右手掏出电话,立即拨通了苏天御的号码:“喂?”

        “大哥,你怎么样了?我听说你中枪了,咱家人正在往医院赶,你等我,等我啊,挺住……!”苏天御的嘴跟机关炮似的,充满了担忧。

        “你快别踏马装了!我伤哪儿了,你比ct都清楚,鬼叫什么?!”苏天南低声骂了一句,立即出言说道:“王叔找我了,你马上给陆丰的马仔弄出来,我给你个电话,你和天北把人送去,一定不要节外生枝。”

        “好,我明白了。”苏天御立即应了一声。

        ……

        大约五分钟后,王道林刚刚从医院离去,警务署李兴的汽车,以及李洪泽和陆丰的商务车,就全部停在了医院的2号停车场。

        李兴率先带着一名跟班下车,步伐急促地进了主楼,一路来到了王道林病房的门口。

        “老王呢?情况怎么样?”李兴冲着门口站着的几名警务人员问了一句。

        众人回头看向李兴,其中一名警长级别的中年,笑着回了一句:“哎呦,李司啊!”

        “老王呢,在里面呢吗?”

        “他刚走。”警长轻声回道;“粤菜馆的事闹得很大,洪副署长刚去单位,准备开立案会,老王要过去参加。”

        “啊,我以为他在医院呢。”李兴这个时候心里已经很急了。

        “你找他有啥事儿吗?”警长的话听着很平常,但语气却略显咄咄逼人。

        李兴停顿一下回道:“也没什么事,就听说他在枪案现场,我过来看看。”

        “啊!”警长点头,不再吭声。

        “行,你们忙吧,我先走了。”李兴冲众人打了个招呼。

        众人点头回应了两下。

        李兴快步下楼,拿出电话直接给王道林打了一个,但后者却没接。

        “唉,这都是什么事啊!”李兴脸色非常难看地埋怨了一句,迈步走向商务车,直接拽门坐了上去。

        “见到王道林了吗?”李洪泽立即问道。

        “没有,人回警署了,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李兴阴着脸说道。

        “你得找他谈啊,”李洪泽急迫地说道:“不能把这事儿搞成误会。”

        “我怎么谈啊?我直接告诉他,开枪崩苏天南和他的人不是陆丰派去的?”李兴皱眉回道:“那这不等于间接承认,以前的事跟陆丰有关系,跟我也有关系吗?”

        “你拿话点他啊!”陆丰提醒了一句。

        李兴目光如炬地看向陆丰,突然问了一句:“你跟我说实话,枪手到底是不是你找的?!”

        “???”

        陆丰听到这话,脸色瞬间紫青。

        车内一时安静,李洪泽等了半天也追问了一句:“你说话啊,是不是你找的啊?”

        陆丰懵逼地看向李洪泽,憋了半天吼道:“你俩再问这个事,我踏马自杀了昂!说多少遍了,枪手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李兴盯着陆丰看了半天,扭头说道:“枪案,而且匪徒还冲着警署司长开枪了,这个事……以我的能量肯定是压不住的,现在就看王道林是什么态度吧。我一会回警署,有消息给你们打电话。”

        “好。”李洪泽点头。

        “咣当!”

        李兴推开车门,迈步走了下去。

        陆丰心态炸裂,沉默半晌后,突然冲李洪泽问道:“大哥,枪案不是我搞的,那有没有可能是王道林自己搞的呢?”

        李洪泽怔住。

        陆丰以为对方是示意他继续往下说,所以立即补充道:“王道林和苏老二是战友关系,他想掺和脏帮的买卖,但又师出无名,所以和苏天南一块搞了个苦肉计。”

        “我前两天刚表扬过你,说你学会动脑子了,你怎么现在能说出这么愚昧的话呢?”李洪泽无助地看着陆丰,低声回道:“你傻啊?王道林是警务人员,是司长!他得病成什么样,能在公共场所自己冲自己开三枪?!”

        旁边的警用车里,李兴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

        司机开车向院外驶去,忍不住问了一句:“陆丰说这事不是他干的,那会是谁干的呢?”

        “他说你就信啊?陆丰没来龙城之前,身上不知道有他妈多少条人命。大圈空降,开枪杀人,这些事他比谁干得都顺手!”李兴皱眉回道:“闸南区的盘子能不能拿下来,跟陆丰有最直接的利益关系,工人一罢工,他比谁都急。他不说,不代表不是他干的,只是事大了他不敢承认而已。这帮亡命徒,嘴里没一句实话!”

        ……

        闸南区某乡村土路上,有三台面包车停滞,苏天北站在车下,吸着烟,正在扫视着四周。

        中间的面包车里,苏天御坐在副驾驶上,困意上涌,不停地打着哈欠。

        车内,铁血战士花衬衫双手被锁链子拴住,低着头,眯着眼看着苏天御骂道:“小崽子,你到底要干什么?”

        苏天御没心情搭理他。

        “你扣了我们,又不敢交给警察,又不敢弄死老子,搞到最后,我看你得很难受啊,呵呵!”花衬衫语气阴狠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你别让爷出去,不然你那两条腿也得折。”

        苏天御听得烦了,回头看向他说道:“你别叫了,四家公司跟你们长清已经谈完了,一会警务署的人过来接你们走,是李兴的人。”

        花衬衫怔了一下,冷笑着说道:“算你们有点脑子。”

        “不然抓你们干啥,不就是为了谈吗?”苏天御扔下一句后,就不再吭声了。

        过了十分钟左右,两台警用面包车停滞,车上下来十几名警员,领头一人跟苏天北交谈几句后,直接拽开面包车就提人。

        花衬衫等人被带走,苏天北冲着对方领头警员点了点头,立马就跟自家人离去。

        一群铁血战士被带上了面包车后,花衬衫坐在中排座椅,笑着问了一句:“李哥没来啊?”

        “哪个李哥?”带头的警员反问。

        “不是李兴让你们来的吗?”花衬衫此刻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枪案,更不知道王道林也被枪击了,所以从他的认知来讲,他真的以为是上层交涉完了,不然以苏家的实力肯定不敢一直扣着他们。

        带头的警员略有些懵地看着铁血战士问:“你认识李兴啊?”

        “艹,经常在一块撕裤衩,前两天还一块喝酒了呢。哎,你们是哪个队啊?”花衬衫问。

        警员很感兴趣地弯下身,递给花衬衫一根烟:“来,你继续说,你和李哥去哪儿撕的裤衩,咋没叫我们呢?”

        ……

        龙口区,某高档公寓楼内。

        一名长相儒雅的中年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书房,拿着电话说道:“陆丰是不是疯了啊,他咬王道林干什么?”

        “不知道,但这事闹得挺大,警务署那边连夜开了立案会。”

        “……你这样,明天你找人给四家公司过个话,就这么说……。”中年停顿一下,开始冲着秘书交代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