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打破一切平衡的枪声

第十七章 打破一切平衡的枪声

        光明路粤菜馆的三楼包厢中,淡淡的檀香味弥漫在室内,摆放在实木桌上的茶海散发着腾腾热气,苏天南与王道林相对而坐,氛围很安静,但心绪却纷乱万千。

        苏天南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轻声继续加码:“王叔,您和我父亲是一块扛过枪的老战友,我作为晚辈,心里有什么话肯定不敢藏着掖着。这里没外人,咱爷俩打开天窗说亮话。”

        王道林端着茶杯,面色凝重,没有吭声。

        “我把陆丰的马仔交给您,您给长清公司施加一定压力,佯装严查此案,迫使他们自乱阵脚,外围再配合上刘白孔三家起势。我不求能绝地翻盘,只求我父亲能平安出狱。”苏天南直言说道:“如果事成,苏家的这点买卖保住,那以后每年公司产生的利钱,我上交三成。并且我相信,刘白孔三家,肯定也愿意交这个香火钱。”

        “呵呵。”王道林咧嘴一笑:“你觉得,我是想吃你家红利,这几天才愿意跟你出来见面吗?”

        “当然不是,您是看重和我父亲的战友情谊,这我清楚。”苏天南立即回道:“交三成利钱,只是我们的心意,您看不看得上不重要,但我得这么做。”

        王道林快速在脑中过了一下苏天南的话,缓缓放下茶杯说道:“长清公司在环卫管理会的关系叫郑福安,郑福安有一个亲姐夫叫李兴,他在龙城警务署担任缉私罪案处的处长,并且还是福州商会的议员。而我和这个李兴的办公室,只有一门之隔,每天警署一上班,我俩就能碰见,有空了还会坐下来喝点茶,聊聊天。”

        苏天南听到这话怔住。

        “小南,很多事情不是钱和感情能解决的啊。”王道林叹息一声说道:“我要帮了你,那你帮我算算,我得罪多少人啊?”

        苏天南无言以对。

        “即使不考虑得罪人的问题,那在体制内做事,也要讲体面和规则的。”王道林继续说道:“长清公司一没有得罪我,二没有碰触我们这个团体的利益,我贸然帮忙,那是政治挑衅行为啊!而体制里最招人烦的就是刺儿头,我主动搞事,一旦没法收场,那闹不好我的朋友也不会支持我啊。”

        苏天南沉默。

        “我还是之前的建议,先服软,交盘子,救你父亲出来。你们苏家人不少,即使不干环卫的买卖,也不难生存啊。”王道林轻声劝说道:“成年人嘛,该妥协就要妥协啊。”

        “我懂您意思了。”苏天南心有不甘,但王道林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他再磨叽下去,只能徒增别人反感。

        话聊到这里,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苏天南刚想起身给对方倒茶,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王叔,我接个电话。”苏天南起身说道。

        王道林轻点头,算作回应。

        苏天南离开包厢,在走廊内接通了电话:“喂?”

        “谈的怎么样,大哥?”苏天御的声音响起。

        “根本谈不拢,我把价码已经开到了每年三成利,但他依旧没有答应帮忙。”苏天南叹息一声回道。

        “再加呢?”

        “我觉得不是钱的事儿。”苏天南摇头:“他已经明说了,长清公司的关系网很复杂,他贸然掺和进来,那是有政治挑衅行为的,既没道理更没脑子。”

        “好吧,那你回来咱俩再谈。”

        “好,回去说吧。”苏天南应了一声,就挂断了手机。

        装饰古色古香的粤菜馆走廊内,苏天南此刻的心思是非常复杂的,甚至是有一些后悔的。

        铺垫了这么久,王道林最终还是没有接招帮忙,那也就是说苏家现在的处境变得更为尴尬了。司法口没有关系帮忙说话和运作,那最后只能靠舆论压力影响司法。但这样做无疑是风险极大的,一旦事情不成,老爷子反而会被判得更重。因为对于警务署来说,你组织工人罢工,那已经给领导添了很多麻烦,上了很多眼药了。

        想到这里,苏天南心里觉得天御做事还是太过激进,不成熟,而自己听信了他的建议,现在反而有点坐蜡了。

        “唉。”

        苏天南长叹一声,推门走进包厢,强笑着说道:“王叔,那咱们撤啊?”

        “好啊。”王道林是个很儒雅,城府很沉的老油条,在面对小辈苏天南时,也给予了对方很大尊重,直到对方说走他才起身。

        二人一同离开包厢,王道林背着手轻声说道:“小南,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苏家准备妥协了,交盘子了,可以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回头我跟李兴出来坐一坐,他应该还是能卖我个面子,起码你爸不会被判重刑,最多待个一年半载就能出来。”

        “是,是,我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苏天南点头回应着。

        就在二人低声交谈时,楼梯口处突然走上来一名男子,戴着鸭舌帽,低着头,快步向苏天南的方向走来。

        王道林此刻正在说话,没有注意到这名男子,反而是心不在焉的苏天南,率先看到了对方。

        男子步伐很快,大约两个呼吸间就已经来到了二人面前。苏天南感觉他穿着打扮有点怪异,而且一直低着头走路,所以本能拉着王道林后退了一步。

        也就幸亏苏天南提前反应了过来,因为对方在距离二人很近后,瞬间就掏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枪。

        苏天南吓得脸色煞白,本能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胳膊:“王叔,他有枪!”

        王道林也懵了,猛然迈步后退,后背咣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

        苏天南此刻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用两只手压着对方拿枪的手腕与其周旋。

        匪徒急了,直接扣动扳机。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泛起,整座饭店瞬间安静了一下,紧跟着尖叫声,喊问声就传遍了三楼。

        走廊内,苏天南抓着匪徒的手与其拼劲,二人的身体撞在走廊墙壁上,厮打时就已经来到了楼梯口。

        “嘭!”

        匪徒提起膝盖,直接撞在了苏天南的腹部,后者吃痛略微松开了一下双手。

        这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匪徒背对着王道林,明明有了开枪射击的空当,却左手按着苏天南的脖领子,要将他往楼下推。

        苏天南后背靠着楼梯扶手,双眼盯着匪徒,突然怔了一下。

        匪徒左手用力,右手攥枪,好似故意将枪口指偏,准备扣动扳机。

        “啪!”

        就在这时,苏天南突然抓住匪徒的枪体,将枪口向自己的左腹边缘掰动。

        这一下把匪徒干懵了,他明显迟疑了一下,但身体依旧是背对着王道林的。

        “砰!”

        枪响,苏天南腹部飙血,整个身体仰着翻越了楼梯扶手,向楼下摔去。

        匪徒反应过来,持枪就追,连续蹿下六七棱台阶,见苏天南已经重重地摔在了二楼走廊口,随即毫不犹豫地抬臂开枪。

        又是三声枪响泛起,二楼混乱无比。

        匪徒持枪还想再追,但这时却见到王道林的司机,拿着警用枪冲进了大厅。

        “玛德!”

        匪徒骂了一句,毫不犹豫地转身跑回三楼。

        走廊内,刚刚反应过来的王道林,气喘吁吁地跑到一间包厢门口准备冲进去躲避匪徒,因为这周边没有其他地方可跑。但他没想到包厢里的客人非常仗义,直接集体把门堵死了。

        “cnm,开门!”王道林吼了一嗓子。

        匪徒冲过来,站在了王道林的身边,二人对视,一人蒙面,一人满头是汗。

        “兄弟,跟我没关系。”王道林冷静地举起了手,但说话时已经带着颤音了。

        匪徒看着他突然抬起手臂,直接扣动了手枪扳机。

        “亢亢亢!”

        三声枪响,王道林魂飞魄散,直接瘫坐在了地面上。

        匪徒开完枪转身便跑,一直冲到走廊尽头,动作利落地打开窗户,纵身跳了下去。他的身体落在二楼外部员工台阶上,左手撑着楼梯护栏,再次跳到一楼,顺着胡同逃窜,数秒内就消失不见了。

        走廊里,王道林满身是汗,大口喘息的同时,不停地用双手摸着自己的脑袋,却发现没有一丁点血迹。

        稍微缓过来神儿后,王道林一抬头,见到自己刚才站立的头顶位置,有三处极为整齐,并成一排的枪眼。

        后怕,恐惧,愤怒等负面情绪,瞬间填满了王道林的内心。

        龙城警务署司级干部,晚上与朋友吃饭时,却遭遇到了持枪匪徒袭击!

        这种事想不捅破天都不行,一场风暴,已然登陆龙城。

        ……

        大约半小时后,海边某峭壁上,匪徒熟练地将枪械拆分后,与剩下的子弹分点位一同扔进了大海里。

        再过十分钟,匪徒来到第二落脚点,将身上的衣物,鞋子,鸭舌帽,蒙面口罩等物品,扔在一处蓄水池旁边点燃,直到彻底焚毁后,才用树枝将灰烬全部撅到了水里冲走。

        ……

        与此同时,光明路的粤菜馆已经停止营业,屋内屋外全是警用车和警员。

        王道林和腹部中枪的苏天南,已经被拉到了医院。

        警务署东北帮的几个中层领导过来看望王道林,人还没等进屋就开始骂人。

        “他妈的,长清公司真是活腻歪了!你弄苏天南,连他妈司长都敢一块崩是吗?”

        “太飘了!”

        “……!”

        众人聊着,迈步进屋。

        王道林身上没伤,但却无比后怕地看向众人说道:“他妈的,那个匪徒不是不认识我,他故意在我脑袋顶打了三枪,这是啥意思?这是警告啊!”

        ……

        闸南区。

        陆丰打了无数个电话,但目前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铁血战将花衬衫。

        “这人能去哪儿呢?”陆丰都快疯了,坐在沙发上情绪极差地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赶紧给我继续联系啊!”

        就在这时,一名聪明的马仔弱弱地举起手说道:“我还是觉得人在苏家垃圾场里,不然阿明仔不可能不跟咱们联系。丰哥,我看不如这样,咱直接让警务署的李司长出面去苏家要人,如果人在,他们肯定不敢不给。”

        “嘭!”

        陆丰跳起来就是一脚:“你踏马傻逼啊?!你不如直接劝我报案算了!李兴可能给你办这事吗?他去要人,不等于间接向外界承认,打砸抢的人是我们派去的吗?”

        马仔被踹得不敢吭声,陆丰松了松领口,刚想吩咐两句,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陆丰,你踏马在想啥呢?!你派枪手狙苏天南也就算了,但你打王道林干什么?你活腻歪了?!”李兴愤怒的声音响起。

        陆丰一脸茫然:“你在说森么?!”

        ……

        闸南区某道路上,路灯昏黄,匪徒溜达溜达地走过来,在光线下露出脸颊。他不是别人,正是苏家的狗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