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尽快解决,尽快处理

第八章 尽快解决,尽快处理

        当天晚上,孔正辉,刘老二,白宏伯三人一直在苏家坐到了深夜11点多钟,把后续事情全部聊透后,才一同离去。

        第二天一早,苏刘白孔四家的工人全部罢工,凌晨的街道没有清理,夜间垃圾也没有按照规定进行收敛,整个闸南区的环卫系统近乎于瘫痪状态。除了长清公司以及数家微小公司的人还在工作外,百分之六十五以上的工人全部“放假”。

        环卫系统只瘫痪一天,这并不能引起民众的注意,更联想不到是什么脏帮内斗。但对于负责这事的管理会来说,这可是不容忽视的大事件,所以负责闸南区的管理会干部一早就进行了紧急会议。

        上层之间的撕逼和打嘴炮暂且不提,只说苏刘白孔四家为了策划这场罢工活动,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首先,工人罢工期间的工资问题,肯定是要由公司解决,而下面带头煽动的工人头,也必须得拿到切身利益,所以散财是不可避免的。

        其次,罢工这事是一把双刃剑,因为你一旦做了,那对抗的就不光是长清公司这个组织,还有警务署,管理会上层,甚至还会引起区政f的反感。因为四家煽动工人闹事,搞群体事件,就意味着要给上层添很大的麻烦,所以这四家在做事风险上也提高了很多。也就是说,如果罢工搞不出个利好结果来,那未来的一系列隐患都将是致命的。

        简单点讲,苏刘白孔四家在无法走出困境之时,选择了梭哈,而推动这件事的人,就是刚来龙城的苏天御。

        上午十点多钟,苏刘白孔四家的核心子弟,带头去了闸南区环卫管理会总部,搞了三四百人在这里静坐。口号是长清公司搞非法垄断,不给底层工人活路。

        这么一搞,四家等于把长清公司也架在了火上烤,因为这里不是时局稳定,政治格局健康的地方。龙城的政治环境,社会环境都是极为复杂且畸形的。在二十多年以前,末世小冰冻期还未完全结束时,全球共有九大生活区,而华人因为基建能力强悍,率先适应了末世环境,所以独占了亚盟三大生活区。

        灾难逐渐被适应后,更为可怕的人灾来临,很多能力卓越,富有野心之辈趁着末世来临的当口,乘风而起,整合资源,控制政体,政f,成了当代军阀,掌控巨额资源的人。

        有分裂,自然有一统。华人三大区在经历数十年的发展后,率先完成一统。而战败的军阀政党因与海外势力有所勾连,并且企图东山再起,所以在向海外一区逃亡时,带走了部队、军眷、精英阶层,以及民众等数百万人。这些人流亡海外,依附在欧盟一区的政治体系下,逐渐安定下来,由此形成了现在这座以华侨为主的龙城。

        龙城初建,欧盟一区的政f是想直接管理这里的,但经过数年的摸索后,他们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有效管理这群流落海外的华侨。因为这些民众对一区政f的归属感很低,而且一些政令还没等实施,就会被喷什么歧视、分裂、人权等问题,而且全部会被拿到明面上讨论,这就令人非常头疼了。

        搞来搞去效果并不理想,所以欧盟一区聪明地选择,让华侨去管理华侨。所以目前龙城的政治体系是,华人掌握着核心权力,但却是在一区政f的监管下。也就是说,你平时怎么干我不管,但遇到大事儿,还是得欧一区政f上层点头。

        这样干方便有效,事实也证明龙城这几年的发展非常迅猛,很多世界各地的华人都向这里流动,觉得这里遍地是黄金,存在扬名立万的机会。但这种政治环境下,大部分华侨公务人员也觉得自己是在帮外人打工,所以形成了贪污成风,治安混乱,带有暴力性的组织滋生,各种政d也在夺权,时局非常像五六十年代,还未归家的某港口城市。

        所以,此次内斗事件,只要不大规模发酵,管理会上层,以及政f部门都是懒得管的。但要搞出什么影响力很大的群体事件,被上层监管部门注意到,那还是会有一些麻烦的。

        这就是为啥四家一罢工,长清公司也非常难受的原因。如果是时局稳定的年代,那踏马谁敢牵头搞这事,肯定要被弄得很惨。可现在龙城这边的权利分配十分复杂,管理会内部都有很多山头,一旦事闹大了,那又如何收尾呢?

        ……

        下午一点钟。

        长清公司的老板李洪泽,乘坐自己的豪车去了龙口区的一处高档公寓,在一间足有四百平米的豪宅内,见到了环卫管理会,闸南区的负责人郑福安。

        餐厅内,郑福安吃着以青菜为主的午餐,轻声说道:“老李啊,罢工一天没事儿,一周也没事,但要没个结束时间,那就有事了。”

        李洪泽跷着二郎腿,皱眉说道:“四家一块闹,确实动静有点大。”

        “我刚上来,闸南就出事了,这容易惹闲话啊。”郑福安喝着米粥:“我给你两个建议:一,如果压不下去这个事,那就放四家的领头人,从长计议这个事情;二,如果你有快捷有效的办法,那就尽快解决问题。”

        “盘都码好了,咱攒局的代价不小的,还是试试吧。”李洪泽回道。

        “那尽快处理。”郑福安点头。

        半小时后,李洪泽离开郑福安的家里,回到了自己公司。

        会议室内,十几名身着西服,但面色不善的汉子,都在相互交谈着。

        “你们怎么看?”李洪泽吸着烟问道。

        陆丰打着吊瓶,话语简洁地回道:“罢工是吗?那谁牵头,我就打谁。我就不信了,这三四千工人,都能愿意给这四家人玩命。弄残几个,弄躺下几个,我看谁还敢喊?!”

        “警务署,警务司的诉求是闹可以,但不能让他们难受。”李洪泽一句点题。

        “放心,不会留尾巴。”陆丰淡淡地回道。

        ……

        闸南区,苏家大杂院。

        苏天御自从回到龙城开始,就一直掺和着家里的事情,几乎没怎么得到休息。不过好在他已经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把这次闸南区环卫工内斗的事情给看清楚了,并且他也不认为这事有多复杂。如果不考虑苏天南的性格较为仗义和沉稳,以及苏家很在乎自己的口碑的话,那做事风格再狠一点,再冷一点,或许目前苏家已经走出困境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苏天御的个人想法。他刚回龙城,心里的计划并不在家族上,所以有些话他不会明说,做事风格也不会完全按照自己意愿来。

        晚上,心疼弟弟的三姐苏苗苗张罗了一桌好菜,给苏天御正式接风。家里几十号人聚在一块吃饭聊天,充满了温馨的生活气息。

        其实即使苏天御不回来,苏家人也都是这么吃饭的。人多,孩子也多,一大家子聚在一块,看着就欢乐。只不过今天大家借着苏天御的光,可以吃点好的。

        “小御,今天家里的人正式给你接风哈。”苏天南端着酒杯,笑吟吟地说道:“正好你也毕业了,以后不管你干什么,咱们这一辈的兄弟都得抱成团,打不散,撅不折,相互拉帮着干点事。”

        “那是必须滴。”苏天御笑着用家乡话回了一句。

        主座上,二婶看着苏天御,也轻声说道:“咱们老苏家历来团结,你们上一辈的人,那都是一块上过战场的。老话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不管你在外面走多久,那回来了,就是到家了,明白我意思吗?”

        “明白了,二妈妈!”苏天御龇牙回道:“我也敬您一杯,您别担心二叔,我们都会把事往好了做的。”

        二婶也非常豪爽:“我不担心他,干这行本身就有风险。他被枪毙了,我埋他;他判无期了,我等他。”

        “二婶不愧是女中豪杰!”苏天御听着二婶的话肃然起敬。

        苏家上一辈的人都是从那个非常动荡的年代走过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都能扛得住事。

        苏天御敬了二婶一杯酒后,扭头一看,见到苏苗苗穿着短裙黑丝,身材火辣地端着菜走了过来道:“喏,这是给你做的鲤鱼,知道你爱吃这一口,我屁颠屁颠跑了四个菜市场才买到。”

        苏天御笑着回道:“三姐,你撕袜是真不错啊,以后找三姐夫可得挑一个手劲大的。”

        “拿我开涮,揍死你!”苏苗苗揪了揪弟弟的耳朵。

        苏天南在众兄弟里的岁数要大一些,而天御,天北,苏苗苗等人则是年龄相近,小的时候天天混在一块。

        一家人正在谈话聊天之时,文化人白宏伯带着俩弟弟走了进来。他左手掐着象征着身份的翻盖电话,迈着八字步,脑袋上缠着绷带款款而来:“呵呵,恰饭呢?”

        “呵呵,白哥来了!”苏天南起身:“家里人一块吃口饭,快,过来坐。”

        “我过来谈谈后面的事情。”白宏伯扭头一看,见到苏苗苗穿着黑丝短裙,顿时眼神一亮:“苗苗啊,袜袜好漂亮啊!”

        苏苗苗和白宏伯早都认识,她神烦这个装碧犯,顿时撇着嘴回道:“白哥你头上这白带带也挺别致的呀。”

        “玛德,提起这个事情我就来气。”白宏伯破口大骂:“老子早晚搞死陆丰!搞不了他,我就上养老院搞他妈,反正肯定要搞。”

        “事都摆开了,你也别生气了。”苏天南客气地请着白宏伯落座,笑着吩咐道:“小展,去给白哥拿副碗筷。”

        白宏伯扭头看向苏天御,不自觉地摸了摸头顶的伤:“小苏啊,小苏,你小子做事不地道啊!你这一刀,可直接把我们三家全绑上了。在院里的时候,陆丰追你,你就在我前面跑,都踏马跑出残影来了,你可够损的啊!我就想问一下,白哥哪里得罪你了……?”

        ……

        龙城龙口区的一处别墅内,一位身着白衬衫的帅气中年,坐在椅子上,正在看书。

        “闸南区闹罢工了。”沙发上一名男子轻声说道。

        “先观望吧,这几天如果那四家有人来找我,不用接待,推了就好。”中年淡淡地回了一句。

        楼下,两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走进别墅大厅,其中一人正是红色轿车车主,那位大眼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