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吃软饭在线阅读 - 第665章 无言大师

第665章 无言大师

        楚凡说完,就将谢易香送他的东西拿了出来——凤舞鞭和瀚海诀。

        瀚海诀,他已经学会了,作用倒是不大。

        至于凤舞鞭,和烛龙剑同为蓬莱的镇宗之宝。

        宝贝虽好,楚凡不是很需要,一把龙纹剑足矣。

        他原是打算将凤舞鞭归还蓬莱的,在疗伤之前他也联系了宋乾坤。

        不过宋乾坤没要,并且允许楚凡自行处理。

        楚凡想了想,自然是想把凤舞鞭交给叶欣然。

        毕竟叶欣然是宋乾坤最喜爱的徒弟,凤舞鞭给了她,变相也算是属于蓬莱的。

        楚凡将凤舞鞭的来历说明,叶欣然也是快速将法宝认主。

        她稍微操控了几下凤舞鞭,就禁不住赞叹道:“这就是镇宗之宝吗,当真厉害……”

        说罢,她又好奇地翻看了一下瀚海诀。

        这是徐半仙亲留给谢易香的秘籍,楚凡早就会了,还教给了老婆,所以他就没再看这本。

        不过叶欣然更加细心,仔细翻阅了一番,很快发现了特别之处:“这本《瀚海诀》,跟你教给我的好像不太一样。”

        “不一样?难道瀚海诀有两种?”楚凡惊疑道。

        叶欣然又研究了一会儿,道:“我明白了……自从你教给我瀚海诀后,我总觉得这部功法不完美,似乎不太适合我。”

        “但为何我没感觉到不适合?”楚凡疑惑道。

        “我结合了谢前辈的这本,才推测出原因。不出意外的话,瀚海诀确实分为两种,你学会并且教给我的,是第一种。第一种与元阳之身更契合,说白了就是适合男人修炼,可以理解为男版功法。所以,我修炼起来觉得一点欠缺。练是可以练,但只能达到8、9成效果。”

        楚凡恍然,道:“所以谢易香的这本,就是专为阴柔之身定制的?更适合女人修炼?”

        叶欣然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

        楚凡向心中不禁感慨万千:看来,徐半仙当初对谢易香是真的好,把法宝和定制的女版功法都送了。

        当然这也可能是一种补偿,留下了分手费,他就能心安理得地离开了。

        不过以徐半仙的人品,愿意留下分手费,就已经很稀奇了。换做别人,他恐怕连一根毛都舍不得。

        …………

        别人的人生,楚凡并不想也不能去改变什么。

        谢易香和徐半仙的经历,对楚凡最大的影响是,让他愈发认为,一生平安幸福,有爱人陪伴,或许比修炼、成仙更有意义。

        “我先去闭关几日,多研究一下这本新的瀚海诀。”叶欣然的声音打断了楚凡的思绪。

        “去吧。”楚凡道。

        叶欣然语气平淡,心里却是无比认真。

        不久前楚凡与使君、蔡绍阳一战,楚凡受到重创,甚至遇到了性命之危,她知道时已经结束了。

        但叶欣然从来没有耍小脾气,更没有哭喊着要跟楚凡并肩作战。

        因为她明白最简单的道理,如果帮不上忙,至少不要帮倒忙。

        这段时间以来,她从来都没松懈过修炼,她也想达到半仙,这样就有资格与站在楚凡身旁了。

        这个目标,对别人来说很难,但她冲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上次在蓬莱岛,她激活了先辈传承,修为一跃达到了雷劫后期。

        按理说,先辈的传承有机会让她直接到达半仙的,再不济也是雷劫大成。

        事实上,效果不如预期。

        当时她就发觉了,是自己的功法拖了后腿。

        眼下她得到了专用于阴柔之身的瀚海诀,有信心跨越先前的障碍,重新冲击半仙。

        老婆闭关,并不是什么大事,楚凡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他没想过,一个勤奋努力的绝世天才,配合最有利的资源,会产生什么反应?

        …………

        楚凡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接下来计划上。

        八岐大蛇奸猾,楚凡想万无一失地赢,光靠实力恐怕不够,还需要在计谋上更高一层。

        楚凡神识外泄,传音道:“老黑,来我这一下。”

        老黑,正是当初求着跟随楚凡学习的波斯王子。

        后来老黑跟了楚凡挺长时间,楚凡也就答应了收徒这事。

        不过楚凡这种是当师父的,基本都是放养,随便教点功法、法术,让徒弟自学就完事了。

        老黑并没有像其他弟子一样呆在筑龙宗,而是一直在青蛟度假村。

        天仙集团重启,需要在海外市场发展一些业务,老黑就主动承担了这部分工作。

        叶欣然见老黑性格踏实,修炼和工作都很认真,也是帮了老黑不少,时不时指点一下老黑的修炼。

        正因此,老黑的进步比其他人还更快,有望在今年达到合道境。

        要知道,老黑在来华国夫妇之前,连化神境都没到呢。

        老黑对楚凡夫妇无比感激和尊敬,一听楚凡呼唤,赶忙就过来了:“师父,叫我何事?”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以前你是波斯国的王子吧?”楚凡道。

        老黑回道:“确实是,不过我为了出国追随师父,已经放弃了王位继承权。”

        “我不是让你去争权的,是想让你帮我个忙。”楚凡正色道。

        老黑连声道:“师父可别说帮忙,折煞了弟子,你要我干什么,尽管说便是。”

        楚凡道:“现今八岐大蛇的最后一块碎片,就在波斯国范围内,我想让你动用一下波斯国的关系,帮我搜查一下。”

        老黑爽快地道:“这没问题,我这就回国一趟,跟父亲说一下,让他派兵搜查。毕竟我是他的孩子,这点事还是会答应我的。”

        “那就辛苦了。”楚凡道。

        老黑兴致勃勃地道:“不辛苦,我刚好也想回家看看了。嘿嘿,当初父亲不支持我出国拜师,现在我变化这么大,必须好好向他炫耀一下。这叫……咦,那个成语叫……”

        “衣锦还乡。”楚凡提醒道。

        “对对,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我这趟回去,就属于衣锦还乡了哈哈。”老黑嬉笑着道。

        …………

        安排完老黑后,楚凡又召集了诛妖盟的成员们。

        只靠老黑的王族力量,肯定远远不够。

        因此,楚凡安排了大批诛妖盟成员前往波斯,一起寻找碎片,另外也是对波斯的一种保护。

        否则万一八岐大蛇出现在波斯范围内,普通人决计对付不了大蛇。

        次日,波斯帝国之中,便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搜寻”活动。

        诛妖盟对此次行动表现出了极大的重视,似乎是势在必得。

        雷劫、合道境高手,几乎倾巢而出。中层成员,也是出动了数千人……

        然而楚凡本人,却是悄然来到了中原的一处无名山间。

        深山之中,坐落着一座不起眼的小寺庙。

        此处,正是使君殒命之地。

        当初使君被楚凡追杀,戒狂大师突然杀出,帮楚凡成功抹杀使君。

        戒狂大师本人是雷劫大成,他的两位师兄,都是半仙级。

        戒狂大师也答应楚凡会帮忙对付大蛇,今天楚凡来这里,正是为了商量最终的计划。

        “哈哈,楚凡小友,多日不见……”戒狂大师笑呵呵地迎了上来,“前些天你在玉子山一战,我也听说了,可惜没能参加,深感遗憾。”

        楚凡笑着道:“上次只是为了抓内奸,不值得动用大师。接下来有一场大的,大师可愿参加?”

        “难道是……直面八岐大蛇?”戒狂大师眼神一亮,作为一个战斗狂人,越是强大的敌人,越能引起他的兴趣。

        楚凡点了点头。

        戒狂大师很是兴奋,道:“我去叫两位师兄。”

        说着,他就又和楚凡来到了里面的大殿里。

        上次楚凡来的时候,只见到过其中一位师兄,另一位在闭关修炼就没见着。

        今天,这戒睡大师,依旧在睡觉。

        “戒睡师兄,你睡了着吗?没睡着吧?你一定没睡着吧?别睡啦,大魔头杀到家门口啦!!”

        在戒狂大师一顿呼喊中,戒睡大师终于不情愿地爬了起来:“喊啥喊啊,有事不能先去找师兄吗。”

        “大师兄不是在闭关嘛……”戒狂大师嬉笑着道。

        楚凡提议道:“两位大师的师兄,还在闭关?若如此,还是先不惊扰他了。”

        戒睡大师揉了揉眼睛,道:“不妨事,大师兄差不多也到出关的时候了……”

        戒狂大师也是看了一眼时间,道:“大师兄一个月前的中午闭关的,每次都是闭关于一个月整,估计再过一两个小时,他就出来了。要不,楚凡小友,还是等他一会儿吧。若你真想找人当帮手,大师兄比我俩更有用。我俩加起来,都不是大师兄的对手。”

        楚凡又惊又奇:“比两位加起来都强?如此强者,我还不曾耳闻,不知那位大师法号?”

        “大师兄法号无言,其实年纪比我俩小,不过修行之人以实力资历为尊,我们才叫他大师兄的。”戒狂大师解释道。

        戒睡大师补充道:“我和戒狂原先是名门弟子,后来受不了麻烦的门派斗争,便选择了隐居避世。几年前大师兄在一家佛寺扫地,也是不习惯大寺里的繁文缛节,便和我俩一起出走。”

        “三位都是不拘于世俗之人啊。”楚凡感叹道。

        说完楚凡微微一顿,脑中联想了什么。

        无言大师?这个法号,有点耳熟啊……

        楚凡对无言大师这个称号不熟悉,但对楚无言这个名字很熟!

        他的父亲楚无言,正是几年前发现妻儿都死了,心灰意冷之下出家了。

        难道……不会这么巧吧?

        楚凡的心情忽然难以平静,试探性地问道:“两位大师,那位无言大师,俗家真名是什么?”

        “我们一直都叫无言师兄,倒是没提过俗家名……不过说起来,无言师兄的五官,好像跟楚凡小友有几分神似呢。”戒睡大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