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一章 臭不可闻

第九百六十一章 臭不可闻

        “下雨了啊!”

        狐狸出去,似乎下了雨,深春了,雨不再寒,自窗口吹进来,凉丝丝的,苏子籍沉思看着,而文寻鹏又进来,见天暗了,船舱更暗,又点了蜡烛。

        “主公,张岱有消息发来了。”

        “哦,等了几天,终于发来消息了么?”苏子籍笑着转过脸来坐了,吁一口气说:“他有什么理由?”

        这次查案,本是以自己为正钦差,张岱为副,无论是差事,还是太孙来说,张岱理所当然要来拜见,不想等了几日,直到了水路上,才有消息传来。

        “折子说,张岱奉命在繁元郡赶回,半途已接圣命,为了不耽搁差事,就在解鹿府侯命,等待太孙大驾。”

        文寻鹏递上了文书,给苏子籍,一哂说着,喷地一笑又:“他来京已经七日,不拜见主公,却拿这理由搪塞。”

        “真的太过乖戾,连礼都不顾了么?”

        “解鹿府在哪?”苏子籍看了地图,发觉就是下一站,不由也笑了:“或许他,就是铁了心,只办差,不作人了。”

        “能办到这步,也是极难得。”

        “主公,听闻张岱也有病了。”文寻鹏反不笑了,怔着想了一会,说:“还有传闻已经咯血,这个人,怕命不久了。”

        “所以,百无忌讳,只想最后留点身后名和功业了。”

        “是么,原来命不久了。”

        苏子籍想着张岱图像,想着他一生的仕途,心里说不出滋味,良久才一笑,说:“你说的对,其实诛心的说,我理解他。”

        “孤是正规科举出身,在军营立过功,在地方办过政,在京城沉浮几了,现在当了太孙,也算是看明白些。”

        “就是,有才者,基本上都没有清名,有清名者,基本上无才。”

        “何也,人有才,就不需要沽这清名,就能在官场立足,并且,要办事,就不是一个清能办理。”

        “相反,无才者,一部分以奉承立足,一部分以苦干立足,又有一部分就以这清名立足。”

        “只是,一般的清,不能安身立命,非得走极端。”

        “根据粗档,张岱家里连墙都坏了,没有钱修,母亲过生日,只买了二斤肉,有次过年,同事到他家中,看到用米糠熬粥,问原因,家里穷的没有米了。”

        苏子籍说到这里,有些感慨,问:“你觉得,张岱过的苦不苦,他家苦不苦?”

        “这自然极是清苦。”文寻鹏不解何意,只是欠身答着。

        “人可以过一天二天苦日子,但过二十年三十年苦日子,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熬不住了。”苏子籍突然想起一个闻名的人,被称为奉献牺牲的典型,却熬不下去,假借工作自杀殉国,当叹着:“我可以保证,张岱已经熬不下去了,别人熬不下去,可以转行,不说当贪官,就当个平官,正官就可以。”

        “可张岱历年,以清正之名,得罪了多少人,全靠这铁打的清正金身立着,不说贪官,只要正常人情来往——敢受一文钱,一杯酒,就死无葬身之地——因此他这次,其实是有了死志。”

        “活不下去,也不想活了,就想故意殉职罢了,故此人不是可能闹事,是必会闹事。”

        文寻鹏本看的透彻,却不想太孙更是透彻,听着侃侃而言,口气淡淡,句句诛心,陡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寒意。

        太孙洞见如此,以后臣工,怕是日子难过了。

        “人不惧死,奈何以死逼之?皇帝物色他到您身侧,又给了副钦差职份,细想实在是可怖可畏。”

        “太孙,这人不得不防。”

        “无事。”

        苏子籍微笑:“再大的气节,也硬不过刀,张岱无才,却硬要以清直安身立命,这本是由他。”

        “熬不下去想死,要殉职在任上,孤也由他。”

        “只是,如果想自己事事都美,成就身前身后名,却牵连到孤,把孤炸上天,单是这心,就臭不可闻。”

        “忠君事君,是这样忠,这样事的么?”

        “孤的刀,最喜杀的就是这样的人。”

        苏子籍幽然说道,口气冷冰冰,文寻鹏打了寒战,脸色不由煞白,勉强笑着:“自然,这种看似忠臣清臣,不但陷君王不义,甚至配合构陷,实是可杀,不但可杀,还要诛满门。”

        “诛满门就不必了!”苏子籍微笑转成苦笑,有点无奈,半晌才说:“毕竟他的家人,其实未必想要这清名,却一辈子过苦日子,本没有享他的福,又何受他的牵连呢?”

        “是,主公英明。”文寻鹏莫名有些冷,不想在这久呆,应着:“那臣,就去安排了。”

        “去吧!”

        文寻鹏才去,在光线微暗的船舱,苏子籍正坐在靠椅上闭目养神,突然感觉到了轻微的拉力。

        “咦?”

        再一睁开眼,发现已不是身处于钦差大船的船舱之中。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大气又带着阴森的府宅,上空盘旋着血红,鬼气之重,便是同为鬼的存在,怕也是不敢轻易靠近这里,只怕沾染上这滔天的怨气跟血腥之气!

        “原来是太子。”苏子籍了然。

        眼前的建筑,不是去过不止一次的太子府,又是哪里?

        苏子籍此刻正站在距离太子府的台阶十步远,除了太子府所在是清晰可见的,周围尽是雾气朦胧,仿佛除这座太子府,此方天地就再无它物。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与前几次一样,天空依旧看不清,若走到尽头,能看到“下方”的话,估计下方同样也是这样灰蒙蒙。

        其实就连他面眼前的这座太子府,也是昏暗,但有着之前的经验,苏子籍知道,他是必须要走进去了,那个“人”在引自己过来。

        随着苏子籍迈步,顶上冕旒轻轻晃动,吸引了注意。

        “咦,是太孙冕服。”

        皇太子和太孙冕服是一样,九旒冕冠,玄衣纁裳,衣绘龙、山、华虫、火、宗彝五章纹,裳绣藻、粉米、黼、黻四章纹,共九章。

        身上穿着冕服这事,苏子籍有些惊讶,却并不太过震惊。

        “孤现在是以类似于灵魂形式出现在这里,此刻孤已是太孙,自然就是身着冕服。”

        才寻思着,大门在自己靠近时,就自己吱呀一声打开。

        当穿着冕服的苏子籍走入大宅,府内尸体似有所觉,原本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尸体,竟一个个爬起来,恭敬站立,并且吆喝。

        “太子回府了!”

        “臣(奴婢)等,恭迎大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