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度往生

第三十五章 度往生

        第三十五章度往生

        寒风簌簌的久阴山九层高台上,往生桥横断幽冥之涧。

        赵云依旧站在桥头,对他来说这是一次真正的生死考验。往生桥的度过并没有那么简单,顾名思义通往生路。可是这座桥并不是生者去走的,如果踏上了就预示生机散尽,这是一个由死到生的过程。

        没有任何的经验,赵云只能凭借自身所学去想象这座桥上会出现的场景。也许踏上去后自己就成了死人,只有走过去才能生还。否则可能永远的留在桥上,成为这幽冥中的一个游荡的孤魂野鬼。甚至永世不得超生,承受万般劫难之苦。

        如果说走上桥靠的是勇敢,那么走下桥就看的是本事。赵云的犹豫不在于自己的勇气,对他来说为了修仙大业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但是还要取舍这其中利害,久阴山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进去之后会遇到什么谁也不知道,也许里面什么都没有,也许危机重重从此再也出不来。

        赵云不能用生命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他的一身修为不能白白葬送在这里。浩劫降临,人间苦难接踵而至。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并非他觉得自己是救世主还是怎么样。人终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自己作为蓝星当世不说绝无仅有,但也是超越亿万人的存在。莫名其妙的葬送,确实是不应该出现的。

        “魂石就在这处洞天里,这样的宝物就连种子都非常在意。若是得到对我和种子都有巨大好处,甚至还可以帮助贺云飞和张文调理身体的异样。”

        赵云沉思许久,默默下了一个决定。成功就近在咫尺,没理由半途而废,同时他望向了六层石阶的神祠崖壁。

        “一个黄麻道人就难以处理了,若是在冒出其他存在恐有生命之忧。”

        现在的情况也不容赵云退后了,黄麻道人的出现也许不仅仅是自己去动了神祠。取走山门石碑这一举动也是大有冒昧,而这洞天的出现被外界意外打通。

        猫灵又为何带自己来到这里呢,赵云很怀疑猫灵是不是进入过这里。或者接触过这久阴山内的存在,因为猫灵绝不是凡猫,与普通的家猫有很大不同。

        “那肥猫的灵智绝不是偶然激发的,那种机灵劲分明就是与生俱来。”

        赵云不由得想起猫灵的表现,寻常的猫就算觉醒灵智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不仅没有野蛮的兽性,而且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灵动。

        站在往生桥头,经过一般思索赵云决定过桥。这次进入久阴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天地异变之初灵气刚刚复苏。现在遇到的诡异都不会很强,而很确定的便是这里很可能是久阴山的道场。

        作为一个真正的仙道宗门,赵云很确定这里会有意想不到收获。帝国为了探索天宫不惜一切代价,这座洞天虽然比不了那处遗迹。但好在是自己应当是进入这里的第一人,尤其是并州区的异变让这里不会被人干扰。

        于情于理都是赵云进入探索的最佳时机,而且成功的话也不用担心其他麻烦。需要付出的风险是相同的,可收获的回报却远远高出那些不知名的遗迹。

        “天宫毕竟受帝国那些势力把持,所得好处不能全凭自己做主。”

        与其为那帮老杂毛卖命,自己何不在此冒险。况且赵云也获得了久阴弟子信物,虽然黄阶弟子比较低劣,可他也算是半个自己人。

        赵云依然出示玉牌,随后依然踏上了古老的索桥。一时间整个九层高台光华大亮,往生桥的阴寒之气越发浓郁。

        玉牌中闪烁一道幽光与往生桥产生共鸣,幽静的古桥变得如同深渊之上仅有栖身之所。

        “这古桥距今不知多少岁月,不会彻底朽烂吧。”

        铺面而来的岁月气息让赵云不禁有些忐忑,虽然确信这桥上有神异,但毕竟距离现在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千百年的时间足以让一切化为尘埃,这桥还能支撑自己走上去吗。

        往生桥下的深渊仿佛吞噬着一切,之前不过是一片漆黑的空洞。现在却像是无尽地狱,无数的孤魂野鬼想要往外爬,各种虫蛇之影浮现。赵云甚至看到了那些影子,数不清的阴影触手伸向了往生古桥,而古桥也随之不断地颤动。

        “可怕至极,那些是真实还是虚幻。他们是要把往生桥上的生灵都一起拉下去吗,共同承受黄泉堕落之苦。”

        赵云头皮发麻,这往生的诡异刚刚出现就如此令人胆寒。

        “吱呀。”

        抬脚轻轻的踩在古桥之上,赵云只感觉遍体生寒。即便灵气护体都无法阻隔那诡异的力量,在确认古桥能承载自身后赵云便踏上了往生桥。

        站在古桥上整个人如同漂浮在空中的蜉蝣,双脚不断传来虫蚁啃咬血肉之感。酸麻的疼痛从脚传递至全身,明明什么都没有但赵云仿佛看到冥河之中的枯骨厉鬼。那些鬼物不断哀嚎妄图把赵云拉下桥,无数虫蛇也一起出现不断吞噬赵云的血肉。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赵云心中默念一句佛宗古经中的传世之语,万般劫难加身也不过都是浮云。

        “在这大争之世,我赵云顺应万世浩劫而生。这一关都过不去,如何成就仙道大业。”

        随着一声大喝,赵云清醒了过来。此时的他站在索桥之边,一只脚已经伸出半步。下方昏暗死寂的幽冥依旧有无数的黑影浮现,脚上不断传来的抓摸之感让赵云一时间有些恍惚。

        周身虚无莲花自动浮现,灵魂深处徐徐燃烧的灵火在这一刻闪耀出夺目的神华。

        隐藏在久阴洞天深处的浮空岛屿,古老的神殿屹立高天,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久阴山天穹之上。神殿四周散发着氤氲紫气,浮空之中飘动着厚重雾霭。

        “阿星你又到跑去哪了,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带人类进来吗?”

        “就是欠收拾!”

        清冷悦耳的声音从那白影中传出,而天穹之上一只胖嘟嘟的猫咪正在浮空中飘荡。

        白色光影伸出手,那被称作肥仔的猫咪就在光华笼罩中出现在了白影身侧。

        “喵~”

        那肥猫正是与赵云一同来到南山小区的猫灵,此时一脸萌萌的盯着光影。沉默许久后者轻叹出声,伸出手轻轻抚摸那胖胖的脑袋。

        似乎感觉到光影的情绪波动,猫灵轻轻拱了拱光影那虚幻的纤手。

        “喵~喵~”

        猫灵呆呆望着光影,伸出一双肥肥猫爪想触摸对方却轻轻穿过。甩着脑袋一脸的踌躇,随后看向了下方九层山道的高台。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索桥横断高台与浮空岛屿,岛屿上漫天金光辉煌映照,而高台之下的久阴山依旧是一片灰暗。

        “外界的灵气似乎有些稀薄,嗯?”

        “血月凌空,永夜来临。现在又是什么年月,为何会出现此等异象。”

        光影带着阿星来到了浮空岛屿跟往生桥边的一颗浮空巨石上,朦胧的脸上散发着无尽的冰寒。光影抬头望向天上的血月,那目光似洞穿了久阴山壁直接看到了隐藏在黑雾中的猩红月亮。说话间仿佛在感叹世间的变化,般的声音如清泉流过却又带着平淡。

        “这就是你此次放进来的人,竟然踏上了往生桥。难道获得了信物,是你给他的吗?”

        光影收回目光重新注视着久阴洞天内,往生桥上的赵云引起了她的兴趣。对于赵云踏上了往生桥颇感意外,毕竟凡人是走不到九层的。

        “喵!”

        听到光影的疑问,阿星饶有兴趣的看着赵云,呆呆的摇头。宝石般的双眼闪动着奇异的光彩,长长的猫尾不停摇动。

        “等他成功过了桥在说,这次又带人进来。罚你一年不能吃鱼,奇怪,升仙台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对于阿星的想法光影似乎知道,但依旧用严厉的语气教训道。阿星闻言顿时耸拉着脑袋,小脸上很是不甘。但是望了望桥上的赵云又是满脸喜色,大眼睛不停的盯着赵云。

        光影不断探查阴冥台,看着空荡荡的那一层总感觉怪怪的。忽然光影楞了下,全身光芒大盛似乎有些激动。

        “谁把我的山碑偷走了,好大的胆子,本宫的镇山之物也敢惦记。”

        现在光秃秃的平台之上,原先的巨大石碑已经不见。满地的灰尘碎石,光影那淡漠的语气都变了音调。实在是她难以想象他摆在高台的石碑就这样凭空消失,那可是浮生之石。一方就有十万斤重,寻常修士更是难以撼动分毫。

        “难道是南边的那个老道?该死的,别让我知道是谁。”

        “没有丝毫灵力残留,洞天内的法阵也没触发。”

        光影散发出一股强横的神魂之力,在洞天之内寻找那偷石之人留下的痕迹。可是她发现洞天里没有任何修士留下的动静,就连凡人的行迹除了往生桥上的赵云再无其他。

        而在光影探查之时,往生桥上的赵云开始走动起来。

        强悍的灵魂之火驱散了深渊幽冥传来的阴寒,但赵云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强大的神魂只能让他保持清醒,却无法阻挡那些疑似冥河中的鬼物。

        艰难的迈步前行,赵云深刻感受到了地狱轮回之苦。全身被虫蚁啃噬,桥下不断地有无形的手抓向自己。而随着赵云的行走,所承受的痛苦都在成倍的增加。

        “这往生桥真的是往生啊,再走下去是地狱还是天堂啊。”

        赵云此时全身上下痛不欲生,现在连灵魂都感到在被吞噬着。这桥的恐怖已经超出他的想象,是一座真正的通灵之桥。看着身上毫无异样的手脚,可是明明清晰的感受着万虫噬身。灵魂中传来一丝虚弱的感觉,赵云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必须要寻找破局的方法,一味的承受不合乎道。

        那股感觉越来越清晰,赵云知道就算自己硬生生的承受。但最终可能会真的化作一具枯骨,虫蚁啃噬的感觉越发真实了。桥下的手影不再只是虚影抓摸,他明显的感到自己的身形越来越难以保持,随时都可能被拉下古桥。

        “喵~”

        看着往生桥上摇摇晃晃的赵云,阿星脸上显出了担忧的神色。

        “阿星现在倒是发起慈悲了,还不是你把我们的洞天之所告诉他的。这些凡人本就修为低劣,现在就是堕入地狱也是你害的,哼!”

        “喵喵~”

        光影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语气中依旧带有斥责阿星的意思。久阴山并非善地,寻常人闯入很可能就被其中的危险要了性命。

        阿星肥嘟嘟的脸上充满委屈,发出轻轻的猫语。

        “好了好了,也不能怪你。走往生桥是他自己选的,若是知足离开倒也不会遇到此劫。”

        “没事,大不了我从冥河捞他出来就是,到时给他建个魂祠一直陪你玩儿。”

        光影似乎受不了阿星的模样,轻轻抚摸它的脑袋,看着赵云的目光闪烁出些许光亮。

        往生古桥在寂静的幽冥中摇曳着,赵云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身如利剑钉在古桥上,整个人古井无波。

        “就让我彻底感受这座往生桥吧,些许风霜罢了,我倒要看看有什么不凡!”

        赵云双眸紧闭,将身心都沉浸在古桥之上。他不在抗拒古桥传来的诡异之力,正如他所说的体验真正的往生。

        放开身心的赵云,钻心的疼痛如山海一般袭来。他不在用灵火去抗拒,也并非强忍着那股虫蚁啃噬的痛苦。而是默默的感受着,体会那种无尽的恐怖。肉体的疼痛早已无法让赵云动声色,可灵魂的刺痛却如跗骨之蛆。

        “不过,如此!”

        赵云艰难的发出一声言语,疼痛已经开始麻痹他的意识。可他依旧无比清醒,那种痛苦没有随着时间过去而削弱。这就像是你眼睁睁的看着虫蛇吞噬自己的血肉,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