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147章 孤陋寡闻的徐太平

第147章 孤陋寡闻的徐太平

        杜昕雁骄傲地扬起修长的脖子:“你说呢?”

        徐太平咧嘴一笑。

        忽然就掏出一把短刀。

        在杜昕雁光洁的脖子上轻轻刮两刀:“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腔作势?”

        杜昕雁面色微变,强装镇定:“你,你想干什么?”

        徐太平嘿嘿狞笑:“我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现在把你拉到路边的小巷子里,嘿嘿嘿……”

        “你别乱来。”

        “怕了?”

        “我……”

        徐太平爆喝一声:“说!怕不怕我?”

        杜昕雁身子轻轻颤抖,挤出一丝笑容:“怕,我怕你。”

        “知道怕就好,”徐太平满意收起刀子:“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好,好。”

        徐太平更满意:“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被官府抓捕?”

        杜昕雁冷哼一声:“不要用抓捕这个词,我不是罪犯。”

        “不是罪犯,我怎么会领到抓捕你的任务?”

        “你确定是抓捕?”

        “这……”

        徐太平想了想,卷宗上还真没有使用“抓捕”两个字。

        而是找到、带回。

        玛德。

        果然被坑了。

        谁踏马能想到的正儿八经的卷宗里会藏着这样的猫腻。

        如此来说,这长腿妞必然有所来历。

        有来历,才能坑到我。

        还有这长腿妞之前有恃无恐的神态也能证明这一点。

        这算是借刀杀人吧?

        是谁操作的?

        谭志强?

        夏学义?

        还是别的人?

        徐太平飞速思考中直接提问:“第二个问题,你什么身份?”

        杜昕雁再次恢复骄傲的模样:“颍州杜家嫡女杜昕雁,松源山清心观观主孟雪兰的关门弟子。”

        徐太平想了想,摇摇头:“一个没听过。”

        杜昕雁瞬间气急:“你……”

        半响吐出四个字:“孤陋寡闻!”

        徐太平颇为赞同地点头:“我小地方来的,自然没你见多识广,所以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杜姑娘还请多多包涵。”

        “哼,怕了?”

        “笑话,我徐太平会害怕?”

        杜昕雁刚想说吹牛,但想到这小捕快在黄金楼门口的彪悍战绩,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

        改口问:“小捕快,本姑娘承认,你有点胆子,功夫也不错,不过,本姑娘更好奇你的师承,你师父是谁?”

        徐太平想都不想地回答:“没有。”

        “没有师承?”

        “没有。”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还是有一个的。”

        “谁?”

        “简阳县飞虎武馆馆主张飞虎。”

        “张飞虎?武修?什么修为?”

        “不是不是,不是武修,就是普通江湖武者,没入道呢。”

        杜昕雁大怒:“小捕快你耍我?”

        徐太平连连摆手:“杜姑娘,全是大实话,简阳县的人都知道,你随便找个人问问就一清二楚了。”

        杜昕雁瞪大眼睛:“所以,你能有今天,全靠自学?”

        徐太平露出些许羞赧的表情,挠挠头:“嘿嘿,可以这么说。”

        “入道也是?”

        “是。”

        “功法呢?”

        “有别人送的,也有战利品。”

        杜昕雁忽然就心生嫉妒,酸溜溜地追问:“你入道多久了?”

        “两个月?”

        “你……”

        杜昕雁瞬间哑口无言。

        两个月到武夫境,这是天才中的天才,已经够让人嫉妒。

        偏偏还有远超武夫境的战斗力,这更让人气愤。

        两个月的自学,就超过别人两年甚至二十年。

        谁听了不气?

        不只气。

        还不甘心地追问一句:“真的全靠自学?”

        徐太平重重点头:“对,我徐太平能有今天,全凭个人努力。”

        杜昕雁盯住徐太平看了许久,满脸沮丧,垂头丧气地踢飞一颗小石子:“人比人,气死人。”

        徐太平暗笑。

        拍拍杜昕雁的手臂:“走吧,    跟我回判官府,不管什么情况,我拿到的卷宗是正儿八经的,盖有判官大人的官印,把你带回去才能交任务。”

        “死心眼,”杜昕雁翻了个白眼:“你怎么把我带进去,就得怎么把我带出来。”

        “那我不管,我只想完成任务。”

        “要不说你死心眼呢,真当自己是神捕啦?你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普通捕快,没有品级的那种,完成任务也没有好处,图什么?”

        徐太平扬起脑袋,露出无比坚定的眼神:“我徐太平立志要成为大晋王朝第一神捕。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成为第一神捕,就必须从每个任务、每个案子开始。

        “更必须拥有不畏强权直面危险无视死亡的勇气。”

        说到这里,目光炯炯地盯住杜昕雁:“所以,哪怕再小的任务,我也会尽职尽责有始有终地完成。”

        杜昕雁被徐太平坚定且充满力量感、信念感的眼神所震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小捕快,这么天才,又这么单纯。

        单纯到不忍心拆穿他的梦想。

        第一神捕?

        神捕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神捕是能破案就能当的?

        神捕是能打就能当的?

        怎么可能啊。

        忠于朝廷和赵氏王朝的高手那么多,可有“神捕”封号的捕头却只有三十二个。

        想当神捕,还得有点别的东西。

        这小捕快真的太单纯了。

        单纯得有点可怜。

        杜昕雁越想越不忍心,忍不住劝道:“有梦想是好的,要是有点别的助力,肯定能走得更顺。”

        徐太平眨眨眼:“杜姑娘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可以找个靠山,尤其六扇门里的靠山。”

        “这不是以权谋私吗?”

        “你有真本事,就不算。”

        “那肯定,我破案有一手,打架也够狠。”

        “……”

        杜昕雁只觉得心累,忍不住摆摆手:“行了行了,快带我去衙门,我晚上还有事儿呢。”

        徐太平再暗笑。

        这长腿妞可真有趣。

        不过人确实不坏。

        性格也好。

        甚至挺善良。

        就是不知道为啥会被官府通缉。

        又为啥会混迹在黄金楼。

        徐太平领着杜昕雁直奔判官府,出示腰牌进门,直奔各曹掾的办公室:“捕快班徐太平提交任务,请查验。”

        司曹掾上下打量徐太平片刻:“你就是徐太平。”

        “是。”

        “什么任务?”

        徐太平直接递上卷宗。

        司曹掾扫了一眼,脸色大变,急忙起身朝杜昕雁行礼:“下官王兴拜见杜姑娘。”

        杜昕雁闷哼一声,仰头望天,不理会王兴。

        王兴看到杜昕雁身上捆的绳子,大怒,抬手就扇徐太平:“谁踏马让你绑的?找死?”

        徐太平抬手,一把抓住王兴手腕:“轮得到你动手?”

        说完。

        一把推开面色涨成猪肝色的王兴。

        凑到杜昕雁身边,陪着笑脸道:“杜姑娘,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说完,急忙解开这绳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