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125章 不该有的错觉

第125章 不该有的错觉

        花燕子万分不甘心成为徐太平的傀儡。

        可是。

        此情此景,却又毫无办法。

        徐太平见状,冷笑一声,一把掐住花燕子的脖子:“你不会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吧?”

        不等花燕子回答。

        右手发力。

        手掌中,纤细的脖颈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花燕子的面色涨到微微发紫,才松手。

        将花燕子扔在地上。

        任由花燕子大口大口喘息。

        蹲下去,冷冷道:“你是杀手!

        “是女贼!

        “是柳沟营里的死囚!

        “你杀我在先!

        “落到我手里,你这条贱命全踏马是我的。

        “我要打就打,要杀就杀,全凭心情。

        “而你,除了认命,没有第二种可能。

        “现在,我踏马给你一条生路,你还挑拣起来了?

        “是不是对你太好,让你产生不该有的错觉?

        “啊?”

        说着,挥手一巴掌,结结实实扇在花燕子刚刚恢复一点血色的脸蛋上。

        花燕子再一次心如死灰。

        原来,这位……跟其他男人也没什么区别。

        缓缓闭上眼睛。

        片刻后。

        起身。

        面无表情地咬破手指,在魂契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徐太平也毫不犹豫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契成。

        徐太平内观识海。

        果然,竹书旁边又多了一个小人儿,正是花燕子,就挨着杨柳站,面无表情地站着,像个木桩子,冷冰冰的,还带着浓浓的怨气。

        徐太平暗笑。

        有怨气?

        有怨气就对了。

        对付这种性格偏激的人,必须加大剂量才能调整过来。

        顺着她,只会让她变得更偏激。

        御下之道,宽严相济是正道。

        这个女人不但性格偏激,而且喜欢自作聪明自作主张,这是大忌。

        不好好打磨这个女人的性格,即便有魂契控制,用着也不放心。

        当然,有魂契在,这个女人就再也逃不过我的控制。

        而且在竹书的影响下,这个女人迟早会像杨柳那样变成我的忠实女仆。

        爽!

        开挂的人生,就是爽!

        同样一张魂契,在我手里的效果远超其他人。

        嘿嘿。

        这么想着,伸手在花燕子脸上轻轻抚摸两下,笑呵呵道:“爷这是为你好,以后就知道了,乖啊,听话。”

        也不管花燕子什么反应,拉着她返回客栈。

        徐太平和花燕子一走了之。

        颍阴城却沸腾起来。

        全城人都被剧烈的爆炸惊醒,纷纷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城内驻军、衙役捕快、大小胥吏包括太守、郡丞、判官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望着被夷为平地的香雪堂,众人脸色极难看。

        太守焦开诚面色铁青,眼神冰冷:“九龙离火丹!闹市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众人沉默以对。

        这东西,确实不应该出现在闹市区。

        但谁能管得住?

        管不住!

        根本管不住!

        修士们高来高去神出鬼没,又有乾坤袋须弥戒这种东西,怎么管?

        挨个儿搜查修士们的乾坤袋和须弥戒?

        修士们分分钟炸锅。

        焦开诚见没人回话,脸色更难看。

        堂堂太守,一郡之主,发这么大火,连个捧场的都没有。

        这是什么?

        这是赤果果的藐视。

        藐视我这个刚上任的太守。

        哼!

        想到这里。

        猛地转身直视夏学义:“夏判官,你负责郡内治安缉捕之事,本太守命你七日之内抓到凶手!”

        夏学义眼角微跳。

        来了!

        又来了!

        抓凶手?

        夺权才是真的。

        可你一个外来户,一来就咄咄逼人,有人配合才怪。

        夏学义心里冷笑,却连忙做恐慌状:“大人,下官也想破案,可是,凶手恐怕已经在九龙离火丹的爆炸中灰飞烟灭,根本无从抓起。”

        “恐怕?”

        “下官用词不当,是必然,九龙离火丹极其暴烈,爆炸的一瞬间便会横扫方圆十丈之内的万事万物,现在,已经没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夏学义说到这里,叹口气:“下官便是有天大的能耐,也无从下手。”

        焦开诚冷哼:“本太守不信一点线索都没有,来人,速调此地户籍,从户主开始调查,本太守亲自调查,本太守要看看是不是真的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太守发话,下边的胥吏自然不敢忤逆。

        可这时。

        却急坏了人群后排的胡金彪。

        胡金彪急得满头大汗。

        出事了。

        出大事了。

        有人试图夺走或者已经夺走我的乾坤袋!

        那乾坤袋要是毁于九龙离火丹的爆炸中,那还稍好。

        可要是已经被人夺走,那真完了。

        里面不光有多年积累的财富,更有许多要命的内容。

        怎么办?

        怎么办?

        胡金彪急得如同铁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个不停,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要是被新来的太守发现,事情就彻底没了挽回的余地,搞不好还会丢掉穿了三代的管营一职。

        等等。

        有个问题。

        我前脚刚离开香雪堂,后脚就有人跟进去并导致李香雪引爆九龙离火丹。

        会不会是……我已经暴露。

        但是我一直很小心。

        怎么暴露的?

        这么多年一直平安无事,怎么偏偏今天暴露了?

        胡金彪大脑中闪过一道闪电——花燕子!徐太平!

        花燕子是个贼。

        徐太平是个捕快。

        花燕子是个厉害的女贼。

        徐太平是个厉害的捕快,在简阳城有神捕之名。

        这俩人要是联合起来……

        胡金彪想到这种可能,只觉得一股凉气袭上心头。

        不行!

        必须找到这俩人。

        这俩人要是死在爆炸中还好。

        要是没死……必须干掉他们!

        想到这里。

        悄悄后退几步,凑到一个衣着朴素的剑客身边,用极低的声音道:“去找李子欣,让她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简阳城来的捕头徐太平,越快越好,你也跟着,找到他们,全部杀掉。”

        “是,主人!”

        “还有,他们手里有一只乾坤袋,带回来!”

        “是,主人。”

        “如果只能二选一,优先带回乾坤袋!”

        “是,主人。”

        “去吧。”

        “是,主人。”

        剑客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胡金彪这才略微放心。

        一流境的游不凡出手,徐太平和花燕子必然难逃一死。

        只希望李子欣别让我失望,能尽快找到徐太平和花燕子这俩蟊贼。

        找不到人,只能听天由命。

        胡金彪刚返回官吏队列中,就见邱康胜朝自己挪过来,心里一动,再次退出人群,在黑暗中等待邱康胜。

        等邱康胜到身边,立刻低声问:“夏大人有什么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