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124章 九龙离火丹

第124章 九龙离火丹

        徐太平终究没狠下心扔掉花燕子不管。

        在火龙即将席卷花燕子时。

        挥手两个技能。

        铜墙铁壁。

        铜墙铁壁。

        两道半透明的墙壁瞬间挡在汹涌的火龙面前。

        “轰——”

        第一道铜墙铁壁在火龙的冲击下,瞬间支离破碎。

        第二道铜墙铁壁也只坚持了一个呼吸。

        但足够了。

        八步赶蟾。

        徐太平一个冲刺,冲到花燕子身边,一把搂住花燕子纤细的腰肢,转身就走。

        八步赶蟾。

        八步赶蟾。

        八步赶蟾。

        连续三个八步赶蟾。

        再落地时,已经跑到事发现场几十丈外的居民区。

        回头再看事发现场,暗自心惊。

        可怕的温度。

        那火龙绝不是什么化学配方。

        而是融合法力、禁制、天材地宝搞出来的玩意。

        火焰温度绝对不止几千度。

        至少万度。

        做地基的青石表面都熔化了。

        幸好,爆炸范围不算太大。

        火焰持续时间也不算太长。

        只两三秒钟就彻底消失。

        否则,小半个南城都要跟着遭殃,即便不会被彻底摧毁,也会遭遇后生火灾。

        想到这里。

        低头看腋下夹着的花燕子。

        却见花燕子依旧在不受控制地瑟瑟发抖,脸色惨白,面容惊慌,眼神直愣愣的,跟丢了魂似的。

        看样子,吓得不轻。

        徐太平没心思调戏这个差点汽化的女人。

        松开手臂。

        在她脸上轻拍两下:“这是什么玩意儿?”

        花燕子缓缓回神,回头看看事发现场,又抬头看看徐太平,情绪瞬间崩溃,扑到徐太平怀中嚎啕大哭,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徐太平也感觉挺无奈。

        这女人也真不大。

        刚满二十。

        刚上大学的年龄,可不就是个孩子吗?

        但在这个世界里,二十岁的女人往往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妈妈。

        良久。

        花燕子停止哭泣。

        擦擦眼泪。

        恋恋不舍脱离徐太平怀抱。

        低着头小声说了句:“谢谢爷。”

        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控制住情绪,才小声道:“刚才那玩意儿叫九龙离火丹,是道门一个叫孙景行的道士发明的。

        “这种丹药只有鸽子蛋大小,但爆发出来的杀伤力却堪比元婴境高手的全力一击。

        “激活后,会有九条火龙横扫方圆十丈之内的一切事物。

        “九条火龙所过之处连石头都能融化,人畜草木会直接堙灭,连元神都逃不掉。

        “幸亏奴家在那个傻女人掏出这玩意儿的时候感应到危险。

        “不然,奴家……”

        花燕子说到这里,又感觉阵阵后怕,身不由己地颤栗起来。

        徐太平皱眉:“仔细说说过程。”

        花燕子的表情立刻凌厉:“那个蠢女人!

        “我就不该手下留情!

        “我就该直接割了她脑袋!

        “竟然愿意为胡金彪那种人不惜跟我同归于尽!

        “蠢!

        “蠢不可及!

        “无可救药!

        “简直,简直……”

        徐太平抬手一个脑瓜崩:“说正事。”

        花燕子立刻缩头:“爷,那个女人只是一境修为,像是道门修士,比普通人没强多少,奴家潜入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控制住她,拿到乾坤袋。

        “又,又寻思着她丢了乾坤袋肯定要被胡金彪伤害,就劝她赶紧离开。

        “她也同意了,说早就恨胡金彪入骨,求我带她一起走。

        “我看她哭得可怜,就,就心软了。

        “谁知道,刚松开控制,她就拿那玩意儿出来要跟我同归于尽。

        “要不是奴家感应到危险,想都不想地破窗而出……”

        徐太平听完。

        又是一个脑瓜崩。

        很用力。

        “梆——”

        花燕子疼得龇牙咧嘴。

        徐太平却呵斥道:“看你还敢不敢再乱发善心了,就你那偏执的思想,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救别人呢。”

        花燕子嘟着嘴巴不说话,表情也很不以为然。

        现在,根本没听进去。

        她可是恨负心汉入骨的坤坤杀手,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改变思想。

        徐太平摇摇头。

        取出乾坤袋。

        晃晃:“就是这个?”

        花燕子连忙点头:“对,奴家亲眼看见胡金彪从这个乾坤袋中取走一瓶丹药。”

        “魂契呢?在里面吗?”

        “这个……奴家不敢保证,”花燕子小心翼翼察言观色,怕徐太平生气。

        徐太平冷笑:“有则罢了,要是没有……”

        花燕子紧张得直咽口水,却还是小声提建议:“爷,奴家认识一个老道,擅长破解各种禁制,破解后就知道里面有没有魂契。”

        徐太平再冷笑:“破解?”

        “对,乾坤袋是道门发明的,原理与佛门的须弥戒多少有点不同,找道士破解更对路,他们很专业,就吃这口饭……”

        花燕子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目瞪口呆地望向乾坤袋,以及徐太平自乾坤袋中掏出来的一件件零碎。

        半响。

        才结结巴巴地问:“这,这……爷,您,您怎么做到的?”

        徐太平哂笑:“小爷我也恰好擅长破解各类禁制,佛道不忌。”

        花燕子依旧感觉不可思议:“可,可是您,您根本没破解啊?”

        “谁说我没破解?”

        “您甚至没有动手……”

        “破解这玩意儿还用动手?不就一道神识的事?”

        “这,这……”

        花燕子只觉得大脑一阵混乱。

        一道神识的事?

        真那么简单?

        还是……这位爷太强?

        想到这种可能,花燕子打个激灵,瞬间清醒。

        一定是这样!

        这位爷必然不是一般人。

        不但不是一般人,还是大有来历的高人。

        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才伪装成武夫境的小捕快。

        就是这样!

        强得离谱的刀法和惊世骇俗的破解之法没有第二种解释。

        这是什么?

        大腿!

        必须紧紧抱住这根大腿,死也不能松开。

        跟在这位爷身边,只用受他一个人欺负。

        可要是没有这位爷罩着,连胡金彪甚至王斌那种玩意儿都敢欺负我。

        这根大腿,我花燕子抱定了。

        想到这里。

        花燕子献上最真诚的赞美:“爷,您真厉害!”

        徐太平放声大笑。

        随即。

        摸出一张魂契。

        朝花燕子扬扬下巴:“会用吧?”

        花燕子的表情瞬间凝滞。

        半响才结结巴巴问:“爷,能不能不,不签这个,奴家发誓绝对无条件服从您的命令,一辈子……”

        徐太平俯视花燕子,咧嘴一笑:“小爷我只信这个。”

        “爷~”

        “别来这套,小爷不吃。”

        花燕子的表情再次定住。

        很想一走了之。

        只是想到徐太平那快如闪电的身法,又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想从这位爷面前逃走,难如登天。

        可是,看着那张空白魂契,又万分不甘。

        签了这玩意,一辈子都要受人控制,再无恢复自由之身的可能。

        一想到下半生要像木偶一般被人操控着过日子,就很绝望。

        早知这样。

        还不如被九龙离火丹炸死。

        可现在……

        不想签。

        却又走不了。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