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119章 管营胡金彪

第119章 管营胡金彪

        花燕子听到徐太平的质问,瞬间愣住。

        这问题……怎么回答?

        嘴角抽搐两下后,只能带着哭腔解释:“奴家名声不太好,所以侥幸保住清白之身。”

        “哦?”徐太平挑眉:“你的名声有多糟糕?”

        “奴家专,专杀男人。”

        “夏学义会怕你?”

        “奴家的手段有点……残忍。”

        徐太平来了兴致,蹲下,挑起花燕子尖尖的下巴:“跟我说说,你的手段有多残忍,割千刀?”

        花燕子垂下头:“不止。”

        “还有啥手段?”

        “会,会先把那东西割千刀。”

        “嗯?”

        “就是把那负心汉绑起来,灌一壶兽用药,拿小刀在上边轻轻划,轻轻地,一刀一刀,划足千刀……”

        花燕子说到这里,表情逐渐兴奋,眼睛慢慢泛红,眼神里透着满满的享受,甚至还咽了一口口水,就像回味猎物鲜血味道的野兽。

        徐太平则打了个激灵。

        难怪夏学义不碰这个女人。

        玛德。

        但凡听过她的事迹,是个男人就没有兴趣。

        太踏马渗人。

        不用感受,只想一想就浑身战栗。

        这花燕子是个狠人。

        花燕子从回味中惊醒,委委屈屈道:“奴家只杀渣男,不碰好男人。”

        徐太平抬腿就是一脚:“你踏马还有理了。”

        只是这么一闹,心中杀意也不剩多少。

        站起来。

        却依然挥舞牛尾刀劈向花燕子:“如果没有更有价值的信息,你可以去死了。”

        花燕子尖叫一声:“等等——”

        牛尾刀稳稳架在花燕子脖子上:“说。”

        “我知道一个藏宝地。”

        “什么级别的藏宝地?”

        “管营胡金彪收藏宝藏的地方。”

        徐太平冷笑:“区区管营,能有什么宝物?”

        花燕子急忙解释:“徐爷,您千万别小看胡金彪。”

        “哦?”

        “您知道胡金彪在管营这个位置上干了多少年吗?”

        徐太平反手,一刀抽在花燕子腮帮子上:“别踏马故弄玄虚,直接说。”

        花燕子捂住瞬间红肿的腮帮子,低下头,低声道:“胡金彪爷爷就是柳沟营管营,他爹也是,到他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代,只他一人,已经当了十二年管营。

        “柳沟营牢营是颍阴最大的牢营,里面关押着各种各样的犯人,巅峰时期有万人之多,现在也有六千余人。

        “像奴家这样的修士也有三百余人,其中三境或三境以上的修士有五十余人。

        “在牢营中,管营就是天,哪怕高高在上的修士,入了牢营,也要讨好管营。

        “所以,胡金彪手里有很多很多金银,以及修士们常用的丹药、武器、法宝、文宝、天材地宝等。”

        徐太平听到这里,眯起眼睛:“胡金彪真要有那么多财宝,一定会藏在最隐蔽的地方,怎么能让你知道?”

        “巧合,奴家未被抓捕前,无意中去过那里,但当时没在意,直到被关进柳沟营,接触胡金彪几次后,才把两条线索联系在一起,确定那地方就是胡金彪的藏宝地。”

        徐太平俯身,眼睛眯起,死死盯住花燕子的眼睛。

        大脑急速飞转。

        判断花燕子这话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确实有机会大赚一笔。

        但如果是假的呢?

        如果那地方确实是藏宝地但有陷阱呢?

        不得不防。

        花燕子这种死囚,嘴里能有实话?

        等等。

        花燕子是死囚吗?

        徐太平心思一转,冷笑道:“花燕子,别跟我耍心眼,我徐太平以断案如神著称,一日一案,两日三案,连火烧钦差案都能看破,何况你那么点小心思?”

        花燕子猛地抬头:“徐爷,奴家说的都是真话,绝对没有骗您。”

        “呵呵,真假都没有意义,因为,我踏马根本不感兴趣,什么金银珠宝什么天材地宝,我只相信我手中的刀!”

        “徐爷……”

        “行了,废话少说,看在你没动手的份上,给你一盏茶时间,给家人留几句遗言。”

        花燕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徐爷,您,您真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里面有好多宝物可以提升您的修为。”

        “呵呵,小爷我能有现如今的修为,全凭个人努力,根本不需要什么外物辅助,那种拔苗助长式提升,在小爷眼里只有害处没有好处,你就是摆在我面前,我都不稀罕正眼看。”

        “徐爷,还有魂契。”

        徐太平眨眨眼。

        魂契?

        这是好玩意。

        虽然有点缺德,但好用。

        小女仆杨柳便是最好的示范。

        如果多弄几个杨柳那样的手下……

        徐太平精神一振。

        一把揪住花燕子的衣领:“几张?”

        “至少一张。”

        “你怎么知道?”

        “胡金彪用魂契控制十年前横行简河上下游的剑神游不凡,利用游不凡威慑管理柳沟营内的修士,至今已有六年之久,前些天,他又盯上游侠何勇,曾召集牢中一些修士推演围捕何勇的计划,说明他手中必然还有至少一张魂契。”

        徐太平听到这里,眯起眼睛。

        这胡金彪,还真是个人物。

        竟然敢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事一旦暴露,必然会被群起而攻之,并最终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谁也不愿意被这玩意儿控制。

        当然,也有例外。

        自身实力很强或者靠山很强。

        但话说回来,手里有魂契,谁也忍不住。

        收益太高。

        就像那胡金彪,只是个管营,却能掌控一流境高手剑神游不凡。

        那游不凡在十年前可是颍阴一带鼎鼎有名的人物,生得风流倜傥,剑法超凡脱俗,是有望在四十岁前晋升大师境的天才剑客。

        原主记忆中,小时候过家家还经常扮演游不凡行侠仗义。

        后来忽然就销声匿迹。

        没想到,竟然被胡金彪控制了。

        控制一名一流境武修,带来的收益简直无法想象。

        要不然胡金彪会专门搞个藏宝地。

        要不……干他一票?

        徐太平眯起眼睛,暗暗盘算其中得失。

        但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花燕子怎么处理?

        想干胡金彪一票,就得留着她指路。

        可这种女人万万不能全信,必须彻底控制住她,例如魂契。

        但要是有魂契,也用不着去干胡金彪那一票。

        玛德。

        是个死循环。

        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