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108章 天仙缘之殇

第108章 天仙缘之殇

        儒道小捕快正文第108章天仙缘之殇鱼三娘动手的瞬间。

        沐月馨也动了。

        轻轻拔刀。

        刀刃出鞘三寸。

        一道雪亮的刀光自刀鞘内激射而出,掠过鱼三娘脑袋,顺势破开黑漆漆的毒雾。

        “噗——”

        人头飞起。

        鲜血喷溅。

        鱼三娘重重摔在地上,身体还在抽搐,人已经,不,妖已经死了。

        沐月馨却没收刀。

        反而双手紧握刀柄,猛然拔刀。

        “噌——”

        落雁出鞘。

        霎那间。

        天上仿佛出现一弯明月。

        明亮。

        冷清。

        甚至隐隐散发着寒气。

        全城百姓齐齐抬头。

        但下一秒。

        明月消失。

        夜空又恢复黑暗。

        可徐太平与沐月馨面前的院子,却忽然爆开,露出真面目。

        天仙缘出现在两人面前。

        院墙裂开。

        裂缝延伸到院内,深达数尺,长达数丈。

        那一座高耸的塔楼上,也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

        徐太平见状,暗自咂舌。

        这小娘皮真强。

        虽然不如沐老狗那么变态,但也够吓人。

        一刀下去,不但破了这里的大阵,还劈出这么长这么深的裂缝。

        牛逼!

        真牛逼!

        就是不知道是真实实力就这么强,还是手中宝刀的功劳。

        虽然不知道这小娘皮用的是什么武器。

        但世间多有法宝法器佛宝文宝之类的神兵利器道具等。

        这小娘皮有个那么强的老爹,所用武器必然不凡。

        玛德。

        我现在用的牛尾刀简直还是凡品,是县衙配发的制式武器,这么一对比,简直……

        不行,回头就弄一把好刀。

        沐月馨则皱眉问:“都该杀?”

        徐太平想都不想地点头:“都该杀!”

        跟着补充道:“天仙缘是王家产业,天仙缘所有一切都是为王家而存在,火烧钦差、谋杀你爹的计划也多在这里谋划。

        “何况,你爹说了,夷三族,这些人和妖怪虽不是王家族人,但也在株连范围。

        “尤其那鱼三娘,更是这一系列事件的直接参与者甚至组织者,是凶手之一。

        “所以,杀吧。”

        说到这里,挑衅式反问一句:“月月,你不会是心软了吧?”

        沐月馨冷笑,没有说话,只是提刀而入。

        再次高举落雁,瞄准前方的大楼,重重劈下。

        弯月再现。

        九层高的大楼一分为二,轰然倒塌。

        大楼内,人与妖怪纷纷逃窜。

        甚至有人和妖怪奋不顾身地扑向沐月馨。

        徐太平见状,缩缩脖子,躲在沐月馨身后。

        沐月馨则依旧面无表情,挥舞落雁杀过去,一刀一个,片刻间,杀得血流成河。

        徐太平暗自惊骇。

        这小娘皮,好重的杀性。

        当真毫不手软。

        看着比沐老狗还狠。

        看样子,之前说的志在追求武道巅峰而无心其他的话是真的。

        不然,正常小姑娘哪有这么狠的心。

        可惜了。

        这么一个大美女,却只想玩刀。

        战斗结束。

        打扫战场,收获良多,以金银古董字画为主,还有少量丹药类事物。

        最值钱是鱼三娘佩戴的乾坤袋。

        那乾坤袋像个褡裢,也像个束口袋。

        婴儿巴掌大小。

        淡绿色,绣着红色的“福”字以及金色水草纹。

        挺漂亮。

        但实在不适合男人佩戴。

        徐太平翻来覆去瞅几眼,满脸不舍,递给沐月馨:“月月,送你。”

        沐月馨看都不看,直接转身走人。

        徐太平叹口气:“哎,你瞧这事儿,我只能勉为其难地收下。”

        然后。

        喜滋滋地揣自己兜里,快步跟上沐月馨。

        现场?

        现场自然由捕快县兵们收拾。

        捕头吃了大头。

        总得留点汤汤水水给下边的人尝尝味。

        当天晚上。

        徐太平亲自带队,带领捕快和县兵值夜巡逻,以安民心。

        到天亮。

        又开始处理公事。

        身兼三职,事挺多。

        尤其昨天一场大战,毁掉上百间的房屋,波及上千民众,误杀八十多人。

        善后问题挺棘手。

        不过,难不倒徐太平。

        召集县衙内的大小胥吏,大手一挥:“先造难民营,就在南城大街上搭两排帐篷。

        “开仓放粮提供免费粥饭。

        “召集难民以及闲散民夫抓紧时间清理废墟修建房屋,给工钱。

        “县兵们别闲着,全都上阵。

        “那谁,统计受灾家庭和成员,确认无误后,发放救济银子。

        “按人头分配,每人二两,重伤五两,死亡十两。

        “银子走县里的账。”

        户曹掾小心道:“大人,县里……没那么多银子。”

        徐太平挑眉:“怎么可能?”

        “大人可以去库房查看。”

        “几千两都没?”

        “只剩一千多两现银外加几万铜钱,其他的都是实物。”

        徐太平心生狐疑。

        偌大一个简阳县,库房里只有一千多两现银?

        怎么可能?

        王岗那小老头随随便便都能拿出一两千两。

        难道,简阳县还不如个普通粮商有钱?

        那王岗只有两间铺子而已。

        玛德。

        肯定是被周玉成那狗官贪了。

        想到这里,一拍桌子:“先统计人数,这银子,本捕头垫上,回头再还。”

        “大人仁义。”

        “干活儿去。”

        “是。”

        徐太平第一次当官。

        也第一次真正接触管理工作。

        但见得多。

        理论知识丰富。

        一声令下。

        简阳城立刻热闹起来,不到半天时间,难民营便已能住人,虽然只是搭了两排帐篷。

        到中午。

        一口口大锅“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锅里是白花花的米饭。

        没有菜。

        更没有肉。

        只有咸白粥。

        但免费。

        是以,众难民别提多高兴。

        还有难民不敢相信是真的,小声问值班的捕快:“真,真的免费?”

        小捕快高声道:“当然是真的,从今天起,到你们住进新房子,一日两餐,全免费,但你们得干活。”

        “什么活?”

        “能干什么活就干什么活,打扫废墟,搬砖运瓦,砌墙挖土,木工瓦工都行,实在不行,还可以刷锅洗碗挑水烧火。”

        “真的?”

        “这可是徐爷说的。”

        “徐爷的命令?”

        “是,徐爷的命令。”

        “难怪,难怪,还是徐爷仁慈,知道咱们这些老百姓不容易。”

        消息传开。

        城南一带议论纷纷。

        “第一次见这么仁慈的官。”

        “何止是仁慈,简直是天下第一好官。”

        “本以为就这么家破人亡了,没想到……”

        “徐爷不止能破案,还会治理内政,了不起。”

        “徐爷大好人啊。”

        “要不就让徐爷当县令吧。”

        “对,让徐爷当县令,那该多幸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