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89章 千年冰棱石

第89章 千年冰棱石

        儒道小捕快正文第89章千年冰棱石曹新摇头:“没了,小人怀疑过的地方就这三处。”

        徐太平再问:“真没了?”

        “真的没了,徐爷,小人真的没有隐瞒,有什么说什么,求求您,饶小人一命,小人多少有点用处。”

        “哦?你有什么用?”

        “小人擅长打理家务,再大的家,小人都能打理得井井有条。”

        “本捕头可没那么大的庄园需要打理。”

        “这,这,小人认识很多天下帮的人,小人可以当证人,帮助您抓人。”

        徐太平用下巴指指杨柳:“她比你好用。”

        曹新慌了:“小,小人还有许多家产,小人愿意全部先献给徐爷您。”

        徐太平听到这话,扇扇曹新的腮帮子,笑道:“杀了你,你的家产一样是本捕头的。”

        “这……”

        曹新傻眼了。

        也彻底慌了神。

        急忙思索还有什么可以打动徐太平的条件。

        徐太平却已经兴致全无。

        知道阵眼在哪,曹新就再没有任何价值。

        所以,朝杨柳点点头。

        杨柳拔剑。

        面无表情斩向曹新。

        “噗——”

        曹新人头落地。

        脸上还挂着惊骇惊诧交加的神色。

        徐太平扫了一眼,满意点头。

        解决王六郎、山魈和曹新,就只剩下王增福。

        至于王如松、王瑞娘,那只是小喽啰而已,郑博文带上几个捕快就能干掉他们,不值一提。

        斩下王六郎和山魈的脑袋。

        在山神庙中搜集了全部“证据”。

        徐太平这才和杨柳下山。

        留下空荡荡的山神庙。

        曹新的尸体在杨柳拿出来的化尸粉面前,一点渣都不剩。

        把毁尸灭迹这项业务做到极致。

        二人下山。

        直奔王瑞娘家。

        目的很直接,干掉还在装死的王增福。

        装死?

        假出殡?

        小爷让你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作茧自缚假戏真做。

        到门口。

        翻墙而入。

        可刚落地,看到王增福的棺椁,脸色就变了。

        棺椁。

        这是一套。

        棺是棺。

        椁是椁。

        棺是盛放尸体的最内层结构。

        椁是包裹棺材的外层装饰性结构。

        普通百姓只有一层棺材。

        小富人家,或者有点地位的人家,则会在棺材之外再加一层椁。

        社会等级越高,椁的层数也越多,皇帝天子的往往有七层之多。

        王增福用两层棺椁,倒也合适。

        可是。

        原本好生生的棺椁,现在却已四分五裂。

        徐太平扫了一眼,冷冷道:“看板材的散落方向,明显是从里面炸开,王增福这是逃了?还是提前动手?又或者这本身就是他的计划?”

        杨柳摇头:“不知道。”

        这时。

        王瑞娘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看到站在一起的徐太平和杨柳,脸色微变,转身就走。

        “呲——”

        一块碎掉的板材呼啸着扎穿王瑞娘后背。

        动手的还是杨柳。

        杨柳面无表情道:“王增福谋划二十一年,绝对不甘心放弃,一定去了阵眼。”

        “王增福什么实力?”

        “三流武修。”

        徐太平松了口气。

        三流武修而已。

        就是找人有点麻烦。

        不对。

        也不麻烦。

        有技能。

        明察秋毫。

        低头再看,看到的现场更细致,也更准确。

        直接锁定王增福的脚印。

        朝杨柳点点头:“走。”

        小王村北侧。

        半山腰上。

        有一大片空地。

        空地上立着数百个光秃秃的新坟茔,坟茔上,别说树木,连草都没几根。

        不足一年时间,还不足以让坟茔上长草。

        此时。

        黑漆漆的坟地中,却有十三个人静静站立。

        领头的,正是刚四十岁的王增福。

        王增福面色阴沉之极,眼中满是恨意,内心疯狂咒骂徐太平。

        该死的小捕快。

        该死的小娘皮。

        竟然勾结在一起坏我好事!

        哼!

        若非我足够警觉,差点就……

        幸好来得及。

        让他们慢慢找吧。

        等他们找过来,我已经脱胎换骨修为大涨,能随手捏死那俩小王八蛋!

        实力,才是一切!

        有实力,就有一切!

        天亮之后,我王增福将会以崭新的姿态出现。

        嘿嘿嘿!

        天下帮!

        王增福想到这里,挥手:“动手!”

        身后十二名黑衣人立刻上前,挥舞铁锹疯狂挖掘。

        很快。

        一扇深埋地下的石门出现。

        王增福毫不犹豫地跳下去,站在门口,掏出一柄匕首,对准左手,重重划一刀。

        而后,飞快将左手摁在石门上。

        滚烫的鲜血顺着石门的图案缓缓流淌,连成一幅诡异的血色图案。

        图案成型。

        石门缓缓打开。

        王增福毫不犹豫钻进去。

        只留下一句话:“守住!

        “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后,本尊出关,你们就是最大的功臣。

        “到时候,你们不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更会获得生杀予夺的权利,甚至同样强大的实力!”

        十二个黑衣人齐齐下跪:“谨遵尊上命令,属下誓死守护!”

        “轰隆隆——”

        石门缓缓关闭。

        坟场再次陷入死寂。

        半个时辰后。

        徐太平和杨柳悄悄摸到坟地。

        对视一眼。

        点点头。

        轻声道:“就是这里。”

        话音刚落。

        就听附近有密集的“嗡”声响起。

        弓!

        不对!

        是弩!

        还是强弩!

        弦响后,便是尖锐的破空声。

        密集的弩箭瞬间笼罩二人。

        徐太平却丝毫不慌。

        这弩箭数量不多,比杨金堂埋伏他那一次差了很多。

        何况有杨柳在。

        徐太平一动未动。

        杨柳纵身而起,挥舞长剑迎着弩箭杀过去。

        “叮叮当当——”

        密集的撞击声响起。

        全被拦下。

        没有漏网之鱼。

        而后。

        杨柳更直接杀过去,一人一剑,所过之处人头飞起,片刻间便杀得干干净净。

        徐太平这才点燃火把,靠近。

        扫了一眼,忍不住感慨:“这工程,当真不小。”

        杨柳依旧面无表情:“怎么办?”

        “当然是破门而入。”

        “破不开。”

        “嗯?你怎么知道?”

        “这石门是自极北之地采集而来的千年冰棱石,在众多天材地宝之中位列五品,其他好处不说,只硬度便远超你我能力范畴,能硬抗大师甚至宗师级别高手全力一击。”

        “你见过?”

        “天下帮五年前自幽州公孙家采购一批千年冰棱石,我师父是押运人之一。”

        “直接送到这里来了?”

        “对,当时我并不知情,只是在简阳城与我师父见了一面,但看到这扇石门便联想起来,不信,你可以试试。”

        徐太平还真不信。

        掏出一柄精钢剑在石门上划了一下。

        石门光滑如初。

        剑尖却直接磨没了。

        这硬度……

        徐太平摇摇头:“还有别的办法吗?”

        杨柳摇头:“只能硬挖。”

        硬挖?

        那要挖到什么时候。

        而且王增福连这么珍贵的石材都用上了,没道理不做其他防护,或许墙壁、地板、天花板都是这玩意儿砌的。

        不能硬挖,那怎么办?

        炸开?

        一时半会儿也弄不到火药。

        就此放弃?

        也不是个办法。

        等王增福从里面出来,就会摇身一变变成大师境武道修士,成为人们所能遇见的顶尖高手。

        大师境之上的宗师、大宗师、武圣很少露面,没事不出手,那都是坐镇关键地方的战略威慑力量。

        所以,大师境武修,便已是顶尖战力。

        到时候,面对大师境王增福的追杀,俩人必死无疑。

        必须弄死王增福!

        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