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70章 反击

第70章 反击

        徐太平腹部血流不止。

        牛尾刀又已经脱手。

        能用的武器只有铁链和铁尺。

        铁链不用说,那是栓囚犯用的,虽然也能当武器用,但杀伤力一言难尽。

        铁尺倒也是武器。

        江湖中有用铁尺的好手。

        捕快们也练过专门的铁尺使用技巧,但只是一个普通招数,对付普通人用的。

        而且铁尺是钝器,以格挡、砸击、锁扣敌人兵器为主要用法,杀伤力也相当有限。

        最重要的是,铁尺是短兵器,只有小臂那么长。

        对上大部分武器都很吃亏。

        何况,现在要对付的是长枪和大刀的合击。

        徐太平连续翻滚,趁机抽出铁尺。

        作色厉内荏状,喝道:“我可是县令任命的捕头,有正式任命书,你敢杀我,县令一定不会放过你。”

        纸人“嘎嘎”大笑:“县令?县令算个屁?就是他亲自来了,老子也照杀不误!”

        “你敢杀朝廷朝廷命官?”

        “嘎嘎嘎,芝麻点大的朝廷命官算得了什么?大晋有十几万个县令,死那么三五个,谁在意?皇帝老儿怕是连消息也收不到。”

        “放肆!大晋天子英明神武威加四海,岂容你这宵小横加污蔑?”

        “嘎嘎,还沉浸在赵氏给你们塑造的梦境中呢?小捕快,睁开眼好好看看这大晋王朝的天下吧,腐朽,污浊,混乱,暗流涌动,嘎嘎嘎嘎,你效忠的大晋王朝,坚持不了几年了。”

        “放屁!”

        “嘎嘎嘎,你急了。”

        “妖言惑众的反贼,速速受死!”

        “嘎嘎,就凭你?”

        纸人笑得非常猖狂。

        同时,长枪直扎徐太平胸口,大刀则自下而上斜撩徐太平大腿。

        一上一下。

        一正一偏。

        配合得极默契。

        草!

        徐太平再爆粗口。

        这王八蛋,就是奔着杀老子来的。

        不能再拖。

        该还手了。

        只是,如何才能在不暴露自己的那张底牌的情况下完成反击?

        徐太平躲过长枪。

        同时双手紧握铁尺迎着纸人的大刀顶上去。

        “咔——”

        铁尺两侧的护手瞬间卡住纸人的大刀。

        奋力一扭。

        将纸人掀出去几步。

        而后,奋不顾身地冲向窗户。

        纵深飞跃。

        一头扎在窗户上。

        “咔擦——”

        窗户应声而碎。

        徐太平借势翻滚落地,起身冲向驿站之外。

        驿站里,人多眼杂。

        驿站外,可以避开王二牛、郑博文这些人。

        没有外人围观,才好大展身手。

        徐太平拔腿狂奔。

        两个纸人紧追不舍,虽然略显笨重,但速度不慢,每一步都能冲出去好远,紧紧吊在徐太平身后,嘎嘎怪笑不断。

        “嘎嘎,你逃不掉的。”

        “你还有多少体力?”

        “徐太平,放弃吧,你还在流血,跑得越快,流得也越快,死得也越快。”

        “你刚才的嚣张劲儿呢?”

        “你狼狈逃跑的样子,好像一条落水狗嘎嘎嘎嘎——”

        “徐太平,你跑吧,你跑到天涯海角也没用!”

        “这是回城的路?你怕了!”

        “不过没用,从这里到县城有六十里路,跑步回去你就会力竭而亡。”

        “……”

        徐太平一口气跑出去二里地。

        跑得气喘吁吁。

        身上更满是鲜血,尤其腰上腿上,全是腹部伤口淌下来的鲜血。

        刚才一阵狂奔。

        把伤口撕扯得更大更深,血流更快。

        那纸人说的没问题。

        徐太平根本跑不掉,一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失去行动力。

        纸人见徐太平停下,嘎嘎大笑:“跑啊,继续跑,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

        徐太平深吸一口气。

        停下脚步。

        扯下外套,死死缠在腰间伤口上。

        “嘶——”

        剧烈的疼痛,让他呲牙。

        表情极其痛苦。

        却不动声色地激活“回春之术”。

        下一秒。

        疼痛缓解。

        伤口立刻由内而外地愈合。

        速度比上一次更快。

        因为,上次使用“回春之术”时,竹书还是白色。

        现在,却已是蓝色。

        竹书升了一级。

        技能效果也得到加强。

        这愈合速度……至少比之前快百分之二十。

        而体能,同样也以同样的速度恢复。

        现在。

        该我还手了。

        徐太平杀意在内心开始翻腾。

        却依旧作筋疲力尽状,双手叉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息,望着越来越近的两个纸人,开口求饶:“等,等等,我想死个明白。”

        纸人怪笑声更怪异:“嘎嘎嘎嘎,不挣扎了?

        “可惜,当猎物不再挣扎,连取乐的价值也不复存在。

        “你,可以死了!

        “不明白的,去地府找阎王爷打听吧。

        “死——”

        “死”字出口。

        两个纸人挺枪挥刀扑向徐太平。

        依旧一上一下,一正一偏。

        而且,力道更足。

        势要将徐太平一击必杀。

        徐太平见状。

        表情瞬间转化为无穷的杀意。

        挥舞铁尺冲上去。

        举一反三。

        双手撑住铁尺两端,硬扛横扫而来的一刀。

        “铛——”

        徐太平浑身剧震。

        双臂发麻。

        哪怕做足准备,铁尺也几乎脱手。

        但还是瞅准时机,找准角度,张口。

        唇枪舌剑。

        三倍伤害附加在自口中喷出的一枪一剑上。

        一枪一剑出口时还只有指头粗细长短。

        却迎风而长。

        到纸人跟前时,已长成普通枪剑。

        泛着淡淡的蓝色荧光的枪剑,如穿丝帛一般穿透大刀纸人,又轻松穿透长枪纸人。

        比穿窗户纸还轻松。

        能硬抗牛尾刀的纸人,在技能面前比纸还脆弱。

        “噗噗——”

        两声轻响。

        两个纸人身上出现两个窟窿。

        枪剑穿过纸人后缓缓消失。

        纸人瞬间失去控制,变成两片废纸,夜风一吹,便随风而起。

        徐太平快步追上,挥舞铁尺横扫。

        “呲呲——”

        只几下。

        刚才还很强大的纸人,瞬间变成一堆碎纸屑。

        风再一吹,飘飘摇摇随风而走,很快消散在茫茫的夜色中。

        徐太平松了口气。

        看向黑漆漆的路边:“出来吧。”

        路边没有动静。

        静悄悄的。

        徐太平冷笑:“怎么,你以为我在诈你?”

        还没有动静。

        徐太平再冷笑:“你猜猜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解决那两团破纸?”

        依然没有动静。

        徐太平转动铁尺,走向路边的灌木丛:“因为,我找到了你这个正主,那两团破纸自然没了用处。”

        话音落下。

        纵身扑向灌木丛。

        高举铁尺。

        如天神下凡一般砸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