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68章 寒酸的驿站

第68章 寒酸的驿站

        一笔经费,从申领到实领,要过几道手续?

        徐太平还真不知道。

        但他知道,肯定不少。

        而且,每过一道手续,就会被剥一层皮。

        但他还是想听听。

        所以,摇摇头:“几道?”

        驿丞叹口气:“小人到县城去,进门就得打点衙役,不然根本进不了门。”

        徐太平点头。

        这是事实。

        宰相门前七品官。

        县衙门口也差不多,衙役们虽然无品无级甚至也没有正儿八经的俸禄,就是个看大门的,可穿着那身马甲站衙门口,就是权力。

        想进门?

        可以,敲门银子拿来。

        不要太多,几钱银子甚至几十个铜板都行。

        可以少,但不能没有。

        可问题是,哪怕几十个铜板,对这个时代的普通人而言也不是小钱,是一家几口半个月的口粮,没了这几十个铜板,一家人就要饿肚子。

        驿丞接着道:“进了门,去了户曹,找到户曹掾,也得表示表示不是?而且不能太寒酸,对吧?”

        徐太平再点头。

        户曹掾也是芝麻点大的小吏。

        但好歹是吏。

        而且掌管着一县的户口钱粮,哪怕只是个会计出纳一般的角色,那眼界也不是一般的高,几钱银子可不好打发。

        驿丞再道:“见了户曹的人,把条子递上去只是个开始,因为这银子在人家手里,可以当场划拨,也可以拖个三五天,甚至三五个月。

        “想尽快拿到银子,还得上下打点,主簿啊、师爷啊、县丞甚至县太爷都不能少。

        “当然,县丞县太爷那边不用小人亲自出面,人户曹的人可以帮忙跑腿转达心意,当然,要收跑腿费。

        “这么一层层,见者有份,到最后,到小人手中不过三五两。

        “这三五两银子拿回来,给手下发点糊口钱,再修缮修缮这驿站的房舍,还能剩几个子儿?”

        徐太平听完,内心毫无波动。

        悲哀?

        可笑?

        见过太多太多。

        只是也了攀谈的兴趣。

        拍拍驿丞的肩膀:“把我们的马伺候好,饭菜也是弄熨帖点,少不了你银钱。”

        驿丞连忙点头:“好嘞,徐爷,您稍歇,马上就好。”

        驿站里的住宿条件很差。

        就是大通铺。

        伙食更不用说,糙米饭配一锅素菜,菜里连一点油花都没。

        马料是驿丞去附近农户家里买的,不过还行,是青草,四月底,路边山上河沟里到处都是青草,人手勤快点,一会儿就能割一大捆。

        简阳位于大晋王朝的中部地区,气候湿润温暖,冬季短开春早,一年四季常绿,牛羊骡马等牲畜们倒是饿不着。

        勉强填饱肚子。

        天色暗下来。

        徐太平朝忙活完的驿丞招招手:“贵姓?”

        驿丞连忙道:“哎,小人姓王,王二牛。”

        “小王村人?”

        “不是不是,就是吕左人。”

        “吕左姓王的多吗?”

        “多,怎么不多?吕左小四万人,有一万多姓王的。”

        “简阳姓王的很多啊。”

        “那可不,大家族嘞,传说都是并州王氏后人,是几千年前搬来的。”

        “小王村里姓王的是不是更多?”

        “对,小王村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姓王。”

        “小王村建村多少年了?”

        “这个不知道,不过,他们的祠堂和祖坟都有些年头了,三五百年总是有的,”王二牛说到这里,小心问:“徐爷,您要查小王村的案子?”

        徐太平反问:“你了解多少?”

        王二牛急忙摇头:“小人可不了解,就知道很吓人,据说头七那天,小王村阴风阵阵鬼哭狼嚎,一直到第二天出太阳才恢复正常。”

        徐太平掏出一锭五两的银子,放在桌面上,推到王二牛面前:“知道什么说什么,要是能破案,再加十两。”

        王二牛的眼神瞬间直愣,死死盯住银光闪闪的银锭子,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徐,徐爷,当真?”

        徐太平又掏出一锭,轻轻摆在那锭银子旁边。

        两个银锭子并排摆在一起。

        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着迷离的光芒,动人至极。

        十两银子多吗?

        不算多。

        少吗?

        也不少。

        在乡下,够一家四口人吃一整年饱饭。

        王二牛这个驿丞,也是个小吏,但在这穷乡僻野,毫无油水可言,收入惨不忍睹。

        十两银子,对王二牛来说,是一笔巨款。

        所以。

        王二牛只犹豫几个呼吸,便扑向十两银子。

        但徐太平却一把摁住银子。

        直视王二牛。

        淡淡道:“先说点有价值的。”

        王二牛神情一滞,重重点头,凑到徐太平耳朵边,低声道:“徐爷,小王村跟外边来往很少,除了购买必要的油盐布匹,很少出村。”

        徐太平眯起眼睛仔细倾听。

        王二牛接着道:“所以,外人对小王村了解不多,大部分人只是知道有这么个村子,官府统计户籍人丁也多是保正村长出面。”

        “这么封闭?”

        “对,就是这么封闭,不过也正因如此,小人才发现些许端倪。”

        “怎么说?”

        王二牛扭头四顾,然后才用更低的声音道:“小王村惨案发生之后,小人隐约记得,在那前两天,有人去过小王村。”

        “什么人?”

        “道士。”

        “长什么样?”

        “四十来岁的样子,很,很和气,仙风道骨的,背着长剑,带着斗笠,在街上问路来着,只见去了,没见回来,也有可能回来的时候没走这里,或者走了这里但小人没看到。”

        徐太平立刻紧张起来。

        道士。

        这个世界,儒道为尊。

        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实打实的现状。

        道门是儒道之下的第二大流派,但道士数量不到儒道的百分之一,道观数量更只有书院的千分之一左右。

        跟儒道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但是。

        这不等于道门很弱。

        相反,道门很强。

        能成为儒道之下的第二大流派,道门高端战力比儒道丝毫不差,中坚力量也不差,而且道门的修行之法也多种多样千变万化,比儒道还丰富。

        只是基础差,推广差,在朝廷和民间的能量远不如儒道。

        但真要打起来,拼命那种,道门不比儒道差。

        准确的说。

        道门、佛门、武道、剑修、魔门以及妖魔鬼怪们,实力都不差,尤其高端战力几乎不相上下,都掌握着毁天灭地的威能。

        只是儒道那一套体系天生与封建统治相契合,且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一思想基础,所以读书人多。

        而且,对绝大部分普通百姓而言,子女想出人头地,读书是见效最快、成本最低但收益最高的路数。

        只要读书识字,哪怕入不了儒道,也能做个账房先生、抄书先生啥的,甚至就是在村里写写对联记记账也能混个温饱。

        而成本呢只不过是一些束脩、学费以及笔墨,连书都可以不用买,借书抄书都不耽误读书。

        抄的书甚至可以传给后代。

        所以,儒道在民间的根基最为扎实,气象最庞大,选材范围也最广,出人才的概率自然也高。

        这么传承上万年,势力自然最强大,底蕴也最深厚。

        相比之下,其他流派就差不少意思。

        道门、佛门、武道、剑修这些流派,要么需要天赋很高,要么需要从小打基础。

        而且想要入道都需要花费很高的本钱,丹药、功法、武器等等,收益却很低,一旦无法入道,不但成本要打水漂,甚至连温饱都无法保证。

        但是,这都不影响道门、佛门的厉害。

        能入了道的,都不是善茬儿。

        尤其道门。

        道门传承多种多样千变万化,或许法力高强,也或许体魄强大,又或者擅长画符施咒、占卜测算。

        道士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修士。

        所以,徐太平忽然就紧张起来。

        未知的,就是最恐怖的。

        从没有跟道士打过交道,对这个世界的道士一无所知。

        所以紧张。

        只是,单从王二牛的话中,也无法确定那道士就是凶手,只能说,那道士必然跟小王村惨案有关。

        徐太平心思一闪而过,继续追问:“还有吗?”

        王二牛犹豫片刻,点点头:“有。”

        “继续讲。”

        “好,”王二牛咬着牙道:“这个事情不是小人亲眼所见,而是小道消息。”

        “说。”

        “说是十年前,小王村有一对小情侣——”

        王二牛刚说到这里。

        门外忽然有一阵怪笑声传出。

        同时。

        一个怪异的黑影趴在窗户上,硕大的脑袋占据大半个窗户,耳朵又尖又长,头发凌乱,冲着窗内“嘎嘎”怪笑。

        一瞬间。

        徐太平毛骨悚然,汗毛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