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59章 又差一点

第59章 又差一点

        十八把弓。

        换回来一千两银子。

        徐太平笑得像一朵花,回捕快班的路上一直合不拢嘴。

        像极了刚打秋风回来的贪官污吏。

        内心却毫无波动。

        因为,银子从来就不是他的目的。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激怒杨金堂。

        愤怒会使人丧失理智。

        激怒杨金堂。

        他才有机会把杨金堂引到城外。

        才有机会干掉杨金堂,获得破案奖励,顺带消除杨金堂带来的威胁。

        现在。

        就看杨金堂上不上钩。

        带着一千两银子返回捕快班。

        刚进门。

        就有衙役喊他:“徐捕头,大人让您过去一趟。”

        徐太平暗骂。

        草!

        狗官鼻子真灵。

        老子刚到手的银子又得拿去喂狗。

        一千两呐。

        我是不缺银子。

        但也不能真把我往死里薅啊。

        这踏马才上任几天,狗官就从我身上薅了大几千两。

        贪得无厌的狗官!

        骂归骂。

        徐太平动作却非常麻利,扛起装着银子的箱子拐向县衙。

        到县衙里。

        直接把箱子摆在周玉成面前:“大人,杨金堂为感谢属下归还十八把硬弓,特意赠送纹银千两,请大人查收。”

        周玉成故作惊讶:“当真?”

        “千真万确。”

        “杨县尉可是自愿相赠?”

        “心甘情愿。”

        “那就好,”周玉成微微点头:“这银子暂且留在这里,待本官清点过后交给徐师爷家人,聊表寸心。”

        “大人宽厚仁爱,属下钦佩之极。”

        “起来吧,”周玉成单手虚抬:“凶手尸体交给家属,凶器物归原主,主谋也已判刑,即将行刑,这案子暂时到此为止,你可千万不要节外生枝,否则,谁也保不住你,明白?”

        “属下遵命,待行刑结束,属下便一心侦破狐妖杀人案。”

        “刑场可安排好了?”

        “已经安排妥当,只等执行。”

        周玉成叮嘱道:“死刑非同小可,但凡判了死刑,都要上报刑部,待刑部核准之后方可执行,本官每年只有判斩立决的权力,所以,这次行刑,绝对不容有失,明白?”

        徐太平之前还真不知道这些细节。

        但一听周玉成的话,就明白了。

        尤其最后一句。

        不容有失。

        这个案子经不起推敲。

        但只要行刑,便死无对证,刑部事后再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所以。

        行刑过程中不容有失。

        万一发生点意外,例如死刑犯说出点不该说的话,甚至被人救走,这个案子就有了瑕疵。

        刑部真要追究,周玉成一定会丢官去职,甚至蹲大牢。

        换句话说。

        此案“主谋”白海平必须死,必须得死在刽子手刀下,流程必须完美,为这个案子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不能被刑部抓到把柄。

        想到这里。

        徐太平重重点头:“大人放心,属下这边亲自带队戒严,并在刑场周围设置明暗哨,力争排除一切隐患。”

        “去吧。”

        “是,大人。”

        徐太平返回捕快班。

        召集捕快。

        直奔北城大街。

        北大街位于县衙北边。

        距离只有五六百步。

        徐太平设置警戒线,探查现场的角角落落,又亲自排查周围的房舍建筑,并设置明哨和暗哨。

        待到午时一刻。

        县令周玉成、县丞王敏、县尉杨金堂联袂而至。

        身后有衙役和牢卒押送死囚白海平。

        周玉成打开卷宗,宣读白海平罪行以及罪名,并再次宣判。

        全场肃然。

        周玉成掷下火签令。

        刽子手手起刀落。

        血光喷溅。

        人头落地。

        全场惊惧哗然,围观百姓连连后退。

        捕快们也面有土色。

        杨金堂更是铁青着脸,死死盯住徐太平,眼神中蕴藏着刻骨的恨意,恨不能以目光将徐太平千刀万剐。

        唯独刽子手、徐太平、县令周玉成以及县丞王敏没什么表情。

        行刑结束。

        自有家属前来收尸。

        三位县官起身离开。

        百姓也各自散去。

        徐太平则带着捕快拆除监斩台,打扫刑场。

        心里。

        却多少有些诧异。

        因为,在白海平被行刑的瞬间,识海中悬而未落的气运,竟然有一小部分融入竹书。

        也就是说。

        这个白海平,还真是凶手之一,没冤枉他。

        有这一部分气运。

        竹书的第十一根竹简露出三分之二,竹简上的技能名字清晰可辨。

        唇枪舌剑。

        第十一个技能是唇枪舌剑。

        这个神通很常见。

        基本上,是个儒道修士都要修炼这个神通,甚至是许多儒道修士修炼的第一个神通。

        但这不等于这个神通弱。

        相反,还很强。

        以文气凝聚枪剑,自口中吐出,不但杀伤力强,而且足够隐蔽,还不耽误双手上的动作,实用性极强。

        而且随着实力的提升,这神通的杀伤力也会越来越强。

        如果能掌握更高端的“无声施法”之类的神通,这“唇枪舌剑”的隐蔽性更强,张嘴就是数支枪剑,偷袭效果一流。

        最妙的是。

        徐太平施展技能本就不需要像周玉成他们那样“吟诵”,激活就能使用,能最大程度发挥这个技能的威力。

        正说这话呢,下一句就吐出满口枪剑。

        那画面,想一想都刺激。

        为了第十一个技能。

        破案!

        破案!

        急于破案的徐太平,在收拾好刑场之后,再次带队搜查相关线索和证据,忙得不亦乐乎。

        只是,始终没有找到明确的线索。

        看起来,像是白忙活。

        周玉成看在眼里,暗暗摇头。

        招徐太平到县衙。

        待徐太平落座,淡淡地问:“徐捕头,徐师爷之前约你喝花酒,可曾给你看过一份地图?”

        徐太平猛地抬头:“徐师爷两次取出地图,但均被打断,难道……”

        周玉成直接取出那份地图,放在桌子上,用食指敲了敲:“不用怀疑,是本官的命令,本官本意是借徐师爷之口告诉你狐妖藏身之地,助你破案,没想到……”

        徐太平急忙起身,恭恭敬敬弯腰行大礼:“多谢大人厚爱,大人情义深重,属下只有以死相报!”

        周玉成点头:“徐师爷不在了,这个线索,便由本官直接告诉你好了。”

        这时。

        有衙役在门口轻声道:“大人,门外有一中年文士求见,自称姓程。”

        周玉成听到这里,霍然起身,惊喜道:“快快有请。”

        说着收起地图。

        朝徐太平摆摆手:“徐捕头,我先招待客人,明日再说这事。”

        徐太平愕然。

        什么情况?

        这条线索就这么难以得手?

        连续三次被打断。

        第一次是在群芳楼被余飘飘和钟离仙儿打断。

        第二次在大街上被杨金堂的弓箭手打断。

        这已经是第三次。

        每次只差一点点。

        已经把地图拿出来了。

        可偏偏……

        徐太平恭敬告退。

        返回捕快班,继续调查。

        心里却琢磨着自己的计划。

        有那份地图,自然是极好的。

        没有那份地图,也能继续调查。

        从县学那个夫子那里得到的线索就足够用。

        今晚上就动手。

        越早破案。

        越早获得“唇枪舌剑”那个技能。

        技能越多。

        抗风险能力就越强。

        这简阳城上上下下都不是善茬,实力不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入夜。

        徐太平在家里直接改头换面。

        悄然潜出。

        直奔天仙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