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49章 师爷请客

第49章 师爷请客

        徐太平悚然。

        天仙缘。

        王勇那混账提过一嘴。

        当时只是觉得好奇,简阳城内还有我徐太平不知道的高端青楼?

        当天晚上。

        有刺客潜入,意图杀害沈冬灵。

        临死之前,就随口问了一句。

        却没想到那刺客的反应很强烈。

        这让他意识到天仙缘可能不是一般的青楼。

        后来悄悄调查,却没有任何信息,仿佛简阳城内根本不存在这样一个场所。

        直到现在。

        那天仙缘到底是个怎样的场合

        夫子却略带惊讶地挑眉:“看你反应,听说过?”

        徐太平低下头:“查案时,偶然听说过这个名字。”

        “呵呵,”夫子笑笑,端起茶杯。

        徐太平见状。

        识趣告辞。

        已经拿到最有价值的信息。

        许士麟那三个同学就不用再审问。

        现在。

        只要找到天仙缘。

        便能破案。

        而且。

        看这架势,这案子的难度不是一般地高。

        难度高,意味着奖励丰厚。

        危险?

        本捕头儒武同修,便是面对高一境界的修士,也未必会输。

        何况,我这个身份还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嗯。

        谁会防备一个初入武道的武生?

        谁会想到一个不认识多少字的武生会突然使出儒道修士专属儒道神通?

        有心算无心。

        也不知道周玉成能不能防住笑里藏刀。

        呵呵。

        徐太平耷拉着脸离开县学。

        吴六一等捕快一拥而上。

        “徐爷,有收获吗?”

        “徐爷,那夫子不给面子?”

        “徐爷,接下来怎么办?”

        “咱们为了他们的案子奔波,却还要受他们的鸟气,呸。”

        “这案子不查也罢,县太爷问起,就推说不知。”

        “……”

        徐太平不耐烦地喝道:“闭嘴吧。”

        众捕快立刻闭嘴。

        返回捕快班。

        又再次发号施令,给众捕快布置任务。

        不过,这次的任务都很简单。

        他自己,则一头扎进档库里。

        县学内。

        夫子在徐太平走后。

        轻叹一声:“这简阳城,要出大乱子。

        “本来就够乱,又来了个神秘莫测的柳三变。

        “再加上这个修为低微但擅长推理侦缉的徐太平,更乱。

        “希望不会殃及县学学子与百姓。”

        说到这里。

        对着窗户招招手。

        下一瞬。

        一只小巧的鸟雀落在窗台。

        眼神灵动。

        动作轻盈。

        在窗台上蹦蹦跳跳。

        夫子用食指逗弄小鸟片刻。

        低声道:“跟着那徐太平。

        “关键时刻,可引他找到天仙缘。

        “本夫子倒要看看那徐太平,是不是真的不怕死。”

        说完。

        抓住小鸟扔出去。

        小鸟如麻雀,很不起眼。

        却在一声轻鸣之后一飞冲天。

        瞬间便没入云层。

        县衙。

        徐太平在档库和捕快班来回穿梭。

        一边给捕快发布任务。

        一边翻阅堆积如山的各类档案。

        一连三天。

        除了回去睡觉和修炼,就没离开过县衙,更没再调查狐妖杀人案。

        好像已经全部忘记。

        周玉成听了徐青的汇报。

        皱起眉头:“这个徐太平,放弃了?”

        徐青摇头:“他这些天一直在翻阅城内户籍,又派手下捕快调查各街巷的地理位置,倒像是准备置办地产的模样。”

        “置办地产?他倒是有点经济之才,可这个节点置办地产,难道他也知道了什么?”

        “这……”

        “不行,这个案子,他必须破。”

        徐青不解:“东家,为什么?”

        周玉成面无表情道:“现在告诉你也无妨,本官要他与王家发生正面冲突,越直接越激烈越好。”

        徐青瞬间明悟:“所以,东家您让他调查王勇……”

        “对,”周玉成说到这里,轻笑一声:“没来没有这个打算,但他出色的推理之能,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徐青再恍然:“也就是说,东家您对他的安排,不只是挡箭牌那么简单。”

        “对。”

        “还是……”

        “护身符。”

        “啊?”徐青一时间想不明白,徐太平区区捕头,有什么资格成为周玉成的护身符。

        但见东家不愿再说,也就没敢追问。

        周玉成却道:“你明日夜间,借口请他喝酒,把那狐妖的藏身之地告诉他。”

        徐青连忙拱手:“小人遵命。”

        四月十九。

        徐太平依旧在档库与捕快班来回忙活。

        忙活这几天。

        基本锁定天仙缘的具体位置。

        没有使用任何非常规手段。

        用的是最简单的大数据统计分析法。

        很简单。

        也很实用。

        就是收集数据稍微麻烦一点。

        好在简阳城不大。

        工作量不算大。

        只是。

        要不要现在就动手?

        先不说天仙缘的东家是谁。

        只说这样一家青楼,肯定有护卫,实力不差的那种。

        贸然动手。

        真有可能死。

        好听的话可以说。

        但事儿,不能那么干。

        没什么事情比活着更重要。

        这时。

        徐青推门而入。

        笑呵呵道:“老弟,这几天闷坏了吧?”

        徐太平连忙起身,拱手行礼:“青哥,这话从何谈起?”

        “天天见你在档库里翻阅档案。”

        “哎,为大人排忧解难,这点苦闷算啥?”

        “哈哈哈,为兄请你喝酒,一解胸中烦闷如何?”

        “这如何使得?小弟请,小弟请。”

        “为兄请。”

        “这……群芳楼?”

        “好!”徐青猛地合上扇子:“群芳楼新编一首小词,颇为动听,正好一饱耳福。”

        “青哥,请。”

        “请。”

        师爷和捕头。

        又恢复之前兄弟般的友谊。

        只是。

        此时的徐太平,心里满是戒备。

        之前,这徐青忽然冷落我,必有缘故。

        现在有忽然亲近,更说明有问题。

        一定有坑。

        就算不是坑,也一定有比较为难的事情等着我。

        如果简单,直接下令就行。

        何必舍下面子请客?

        呵呵呵。

        就看看你搞什么幺蛾子。

        群芳楼。

        龟公看到徐太平和徐青二人结伴而来,大喜:“稀客,稀客啊,两位徐爷,里面请。”

        徐太平抬手就是十两银子:“节节高升包间,请飘飘姑娘和那谁。”

        “谁?”

        “听说你们最近编了一首好听的曲儿,谁唱得最好,就让谁来。”

        “那自然数钟离仙儿姑娘唱得最好。”

        “好,就仙儿姑娘。”

        “两位爷,楼上请。”

        节节高升包间。

        丫鬟奉上茶水瓜果点心。

        徐青摆摆手。

        赶走丫鬟。

        低声问:“老弟,这个狐妖杀人案,你到底怎么想的?还要不要破了?”

        徐青面色凝重地回答:“破,当然要破。”

        “可你这几天也不是要破案的样子。”

        “青哥,实话告诉你,涉及妖怪,尤其狐妖,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确实,狐妖多狡诈,不得不防,可你……”

        “嘿嘿嘿,青哥,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我憋着大招呢。”

        “当真?”

        “千真万确。”

        “什么招数?为兄帮你参谋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