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46章 浑水摸鱼

第46章 浑水摸鱼

        群芳楼内。

        徐太平腰挎牛尾刀,挡在杨金堂面前,寸步不让。

        厉声喝道:“杨县尉,刑讯之事,非县尉职权,后退!”

        杨金堂眼里冒着浓浓烈火,能把人烧焦。

        同样紧握刀柄。

        闷声怒喝:“滚开!”

        徐太平寸步不让:“杨县尉,事关人命,在本捕头侦查取证之前,任何人不得靠近!”

        杨金堂悍然拔刀。

        锋利的雁翎刀猛然劈下,几乎将徐太平开膛破肚。

        却最终停在徐太平胸口。

        徐太平却始终纹丝不动。

        视杨金堂的雁翎刀如无物。

        围观众人。

        心都高高悬起。

        看到这一幕,才松了口气。

        心里却对徐太平这个捕头心生钦佩。

        尤其余飘飘。

        轻拍胸口。

        暗自庆幸。

        这个徐太平虽然没文化,但长得却不差,而且也颇有能力。

        要是就这么死掉。

        也着实可惜。

        简阳城内,敢对杨金堂这样说话的人,可没几个。

        杨金堂的眼神如利剑,死死盯住徐太平的眼睛。

        良久。

        收刀。

        伸出食指点点徐太平胸口。

        转身就走。

        意思很明显,这事不算完。

        徐太平则面无表情地转身,招招手:“封锁现场,传唤目击者。

        “周大富,做笔录。

        “吴六一,查验尸体。

        “其他人维持秩序,敢擅闯者,视为凶犯同伙,立刻逮捕!”

        众捕快齐声应道:“是!”

        士气极旺。

        本就是徐太平死忠。

        被徐太平一番洗脑加pua,更是对徐太平唯命是从。

        刚才亲眼目睹徐太平正面硬刚县尉杨金堂并且获胜的全过程,自然是胆气倍增。

        跟随这样的头儿,有什么好怕的?

        徐太平则走到王勇尸体旁边。

        开始检查。

        一边检查一边口述。

        “死者王勇。

        “年龄二十七。

        “伤口六处,分别在胸口与眉心,均为穿刺伤。

        “除此之外再无伤势。

        “死者没有挣扎与反抗的迹象。

        “……”

        徐太平像模像样地检查完。

        又挨个儿做笔录。

        朴客、姑娘、龟公、小二、余飘飘。

        一个不落全做了笔录。

        做完笔录。

        走到杨金堂面前。

        淡淡道:“杨大人,案件并不复杂,就是凶杀案,凶手姓柳,名永,号三变,是一名气质出众的年轻儒道高手,凶器是一柄短刀,已知掌握儒道神通御风而行。

        “本捕头见识浅薄,不曾出过简阳县,未曾听过柳三变之名。

        “杨大人却身居高位见多识广,应该知晓一二。

        “案件调查清楚,就该请县令大人发海捕文书全境通缉。

        “告辞!”

        说完。

        招呼众捕快离开。

        徐太平离开。

        杨金堂愤怒地挥刀砍向旁边的石狮子。

        “铛——”

        大青石雕刻的石狮子应声而碎。

        杨金堂泻掉怒气。

        挥手:“把群芳楼围住,本官要再次审问。”

        县衙内。

        徐青招待徐太平:“老弟,你确定凶手是一名儒道高手?”

        徐太平重重点头:“在场有三十多名目击证人,将那柳三变的外貌身材言谈举止描述得非常详细,且高度一致,应该不会有假。”

        徐青摇摇头。

        斟酌一番才问:“你认识他吗?”

        “青哥,您可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认识那样的高人?真要认识,早就享福了,怎么可能在捕快班厮混。”

        “我直接问吧,柳三变,是不是那个暗中保护你的高手?”

        “啥?”

        “老弟,你最好直接回答。”

        “青哥,您这问题,您自己想想,荒不荒唐?一个掌握能御风而行的儒道高手保护我这么个武道刚入门的小捕头?您要不问问您自己,有这种可能吗?”

        徐青叹口气:“但是,有个儒道高手两次救你于危难之际,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徐太平张张嘴:“好吧,我也怀疑,但我真不知道这人姓谁名谁,更从来没见过这类人,我长这么大,见过的儒道高手只有县太爷一个人。”

        “你就没怀疑过?”

        “不怕您笑话,我偶尔也会怀疑我是不是那个大家族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之类,但很可惜,不是,不过……”

        徐青急忙追问:“不过什么?”

        徐太平谨慎道:“我有一些猜测。”

        “快说!”

        “我猜啊,简阳城可能有大事发生,所以暗中藏着很多高手,而我这个身份,可能对某些高手来说有点用处,所以随手救了我两次,并非什么专门保护,您说呢,青哥?”

        徐太平试探着问徐青,一副懵懂茫然且小心翼翼的模样。

        心里却冷笑。

        怀疑我?

        来。

        相互伤害。

        我干不掉你们也要吓死你们。

        算计我?

        我给你们把水搅浑,看你们还怎么算计。

        我时不时拉着柳三变这个马甲出去溜达溜达,吓不死你们!

        果然。

        看到徐青脸色微变。

        徐太平爽了。

        我徐太平现在的地位是不高,只是个小小捕头。

        但不等于我就好欺负。

        踏马的。

        谁见了都欺负我两下。

        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

        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儒道神通。

        每天五次,足够用。

        嗯。

        不过还是要继续破案并主持正义,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儒道神通。

        到目前为止,才九个技能,还缺几个威力强大的攻击性、防御性技能。

        战斗体系还没成型。

        还得继续努力。

        徐太平把卷宗递给徐青:“青哥,你看这个案子该怎么处理?”

        徐青接过卷宗:“我问问县太爷。”

        书房内。

        徐青把情况讲述一遍。

        小心问:“东家,会不会真如徐太平所言,也有人盯上了徐太平?”

        周玉成面色暗沉:“不排除这种可能,只是,如此一来,简阳城的局势更加凶险。”

        徐青鼓足勇气:“东家,您谋划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周玉成沉吟片刻。

        低声道:“也该让你了解一部分内情了。

        “咳咳,具体谋划不能让你知道,但跟徐太平有关的却没问题。

        “徐太平是比较重要的一环,他最大的作用就是查案,在计划过程中,会头顶神捕光环登场,全权负责侦查某一个重要案件,但结果已经注定,他什么都查不到。

        “等进行到下一个环节,他这个神捕将会身败名裂,替本官承担来自某些方面的压力和攻击。

        “到那时候,他就该退场了。”

        徐青脱口道:“替罪羊。”

        “不,挡箭牌。”

        “他区区捕头,能挡得住?”

        “所以,本官要把他打造成神捕,名头越响,效果越好,”周玉成说到这里:“本来,这个挡箭牌应该是王明强,结果他跳出来横插一手,本想着谁都一样,结果,没想到他还真有点手段,可惜了。”

        徐青听完,只觉得东家谋划的事情肯定不小。

        只计划的一部分,便有这么多讲究。

        至于徐太平……

        确实可惜。

        甚至都懵懵懂懂地猜到一些事情,却不知道真正的下棋人不是其他人,而是简阳县父母官。

        可惜。

        徐青想到这里,将新鲜出炉的卷宗奉上:“东家,这案子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