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42章 白虹刀

第42章 白虹刀

        徐太平脸都白了,银白色的白。

        被白花花的银子映成银白色。

        眼神也直愣了。

        愣愣地盯着那一大箱银子看了好几秒钟,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咳嗽一声:“杨大人,这是何意?”

        杨金堂冷冷道:“银子给你,放人,销档。”

        徐太平故意咽了一口口水。

        又故意瞟了银子一眼。

        却大义凛然道:“杨大人,徐某虽然位卑,可也知道职业操守,身为捕快,怎能做这种徇私枉法之事?”

        杨金堂眼神如刀,死死钉在徐太平的脸上:“本官承诺,此事过后,一百了百,绝不算后账!”

        徐太平暗暗冷笑。

        这狗官。

        送礼都送不明白。

        这是送礼还是寻仇?

        哪怕挤个笑脸呢。

        自己挤不出来,就让手下人来啊。

        简直不知所谓。

        还得我浪费时间精力陪他演戏。

        草!

        承诺?

        连个屁都不如。

        谁信谁是王八蛋。

        徐太平想到这里又叹口气。

        不能名正言顺地把这案子做成铁案,把王勇这个畜生判死刑,真不甘心。

        可是,俩狗官勾结在一起,还有城南王家隐身其后。

        这个王勇,真不能杀。

        也杀不了。

        幸好,我早有准备。

        这个案子可以不破。

        奖励也可以不要。

        但王勇这个畜生必须死!

        想到这里。

        挤出一丝犹豫之色。

        杨金堂见状,又掏出一份玉简,放在桌子上,冷冷道:“这是八品刀法《白虹刀》。”

        顿了一下。

        俯身,迫进徐太平面部:“徐太平,不要给脸不要脸,真惹怒本官,不管你身后站着谁,本官都能把你碎尸万段。”

        徐太平内心毫无波动。

        却做眼睛一亮之状。

        目光落在那份玉简上再挪不开。

        杨金堂看到这一幕。

        无声冷笑。

        却将玉简推到徐太平面前:“徐太平,放人,银子和玉简就归你了。”

        徐太平深吸一口气,重重点头:“成交!”

        说完。

        生怕杨金堂反悔一般,将玉简抢到手中,直接激活,学习。

        但很可惜。

        这次竹书没有任何反应。

        没能把这《白虹刀》转变成技能。

        但这刀法依然确确实实弥补了他在战斗技巧层面的不足。

        这《白虹刀》取“白虹贯日”之意。

        意思是速度快,威力强。

        总共八招。

        每一招都是那种速度很快、攻击距离很长且威力很大的招式。

        每一招都能当绝招。

        而且搭配相应的运气技巧,可以将真气融入刀招,提升招式威力。

        如果真气足够强也足够丰沛,一刀砍出,还真有“白虹贯日”一般的威力。

        缺点是变化少,连招少。

        不过,八品武技,不能要求更完美。

        徐太平睁眼。

        朝杨金堂露出热情的笑容:“杨大人果然是信人,这刀法,真不错,多谢杨大人赏赐。”

        说完。

        盖上箱子。

        上锁。

        朝杨金堂做“请”的手势:“杨大人,请,接另弟回家。”

        一刻钟后。

        徐太平亲自解开王勇身上的锁链。

        将王勇搀扶起来,送到杨金堂的手下身边。

        拱拱手:“杨大人,恩怨两清,以后,还请多多照应。”

        杨金堂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徐太平则返回捕快班。

        扛起那满满一箱银子溜进县衙。

        把箱子放在地上。

        打开盖子。

        低头哈腰。

        满脸堆笑:“大人,您看,杨金堂送来的,整整三千两银元宝,一个不少,都在这里,请您查验。”

        周玉成扫了一眼:“本官可不是贪赃贪财之人。”

        “大人高风亮节,有口皆碑,不过这银子可不是赃物,而是王勇的赎身银,大人也只是代为保管而已。”

        “保管?”

        徐太平重重点头:“保管!”

        然后,把卷宗递上:“大人,可以结案了。”

        周玉成接过,扫了一眼,提笔写下个大大的“结”字。

        掏出铜印,重重盖上。

        徐太平依旧满脸堆笑。

        心里却失望至极。

        这个案子,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没了,连卷宗也将被销毁,就像从来没发生过。

        就算有一天,把王勇那个畜生杀掉,也算不得正儿八经的交代。

        如果可以,真想把那畜生绳之以法。

        但是,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这层层叠叠的黑暗。

        徐太平正失望时。

        忽然感觉不对。

        怎么还有奖励?

        一股浓郁的气息依旧自天而降,落入他的识海深处。

        却只是环绕在竹书周围。

        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被竹书吸收。

        什么意思?

        徐太平愣了片刻,忽然大喜。

        难道说……哪怕已经结案,只要杀掉王勇,依然能拿到王朝气运奖励?

        嗯。

        更准确地说,只要让罪犯得到相应的惩罚,依然能获得奖励。

        也就是说,整套运作流程分三步。

        一,接受任务。

        二,完成任务,只要主管官员在卷宗上盖章,就算走完这一步。

        三,案件相关罪犯受到实际的惩罚,天降气运,获得奖励。

        第三步没走完,不影响第二步。

        只是暂时拿不到奖励而已。

        现在。

        只要击杀王勇。

        就还能拿到奖励。

        同样。

        以后再碰到类似的案子,也就有了更多更合适的处理方式。

        若早知道这点,就不会选择与王勇、杨金堂发生正面冲突。

        不过。

        也不晚。

        徐太平的斗志瞬间旺盛。

        刚才的沮丧之情烟消云散,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王勇必须死!

        然后。

        再次朝周玉成行礼,陪着笑脸道:“大人,还有其他案子要办吗?您尽管开口,您说怎么办,属下就怎么办,保证再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这是表态。

        意思是你保我徐太平一次。

        我徐太平从今往后就只听你的,再有今天这样的案子,我徐太平再不擅作主张,你说怎么做,我徐太平就怎么做。

        也算是完成昨天的承诺。

        周玉成挑眉:“当真不再擅作主张?”

        徐太平重重点头:“之前,属下刚入职,还不太懂事儿,以为这简阳城就这么大点,所以有些狂傲。

        “可现在,属下才明白,简阳城虽小,可藏龙卧虎,不容小觑。

        “稍有不慎,莫说晋升,便是活命都难。

        “只有依附大人骥尾,才是正途。

        “所以,求大人收留。”

        周玉成眯着眼睛注视着徐太平。

        心里颇为得意。

        这个年轻、颇有才华、聪明、精通人情世故还有点小桀骜的捕头,终究还是向本官低头。

        可惜。

        从一开始,这小捕头就是本官计划中比较重要的一环。

        还不掉。

        也救不了。

        这小捕头的命运,已经注定。

        不过。

        可以顺理成章地安抚这个小捕头,使小捕头更好配合本官计划。

        这么想着。

        笑呵呵地扶起徐太平:“什么收留不收留,太难听,本官也不过痴长几岁,不过,你有不懂的事情,尽管来问。”

        徐太平做狂喜状。

        一躬到低:“多谢大人!”

        “不过,你身为捕头,不适合与本官走得太近,日常保持公事公办的态度便可。”

        “属下明白。”

        “嗯,”周玉成满意点头,又抽出一份卷宗:“这个案子有点特殊,你看看,能不能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