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39章 夜袭

第39章 夜袭

        “咯吱——”

        “咯吱——”

        徐太平的目光,循着房顶的脚步声缓缓移动。

        并轻轻下床。

        穿好鞋子。

        双手握刀。

        做好战斗准备。

        “咚——”

        极轻微的落地声。

        跳下来了。

        一道黑色人影在窗户边一闪而过。

        徐太平的目光紧跟着移到门口。

        片刻后。

        一柄匕首轻轻自门缝中伸入,压住门栓,一丝一毫地撬动。

        足足一刻钟。

        门栓脱落。

        房门被缓缓推开。

        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壮汉出现在门口。

        就是现在!

        徐太平挥刀猛劈。

        “呼——”

        刀光一闪。

        破空声紧随而起。

        直奔壮汉脖子。

        在真气加持下,牛尾刀快如闪电,几乎是瞬息即至。

        然而。

        他这势在必得的一刀。

        却被挡住。

        壮汉只一抬手,便用手中单刀挡住徐太平的劈砍。

        “叮——”

        撞击声响。

        徐太平只觉得如同砍铁。

        强大的反震力,让他手臂发麻。

        草!

        是个高手!

        至少武夫境!

        大意了!

        徐太平暗暗震惊,连退两步,沉声喝问:“什么人?不知道我是本县捕头吗?”

        “徐捕头断案如神,神捕之名如雷贯耳,但实力……”

        壮汉说到这里,冷笑一声:“交出那个小贱婢,饶你不死,不然,你也休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徐太平做惊怒状:“你敢杀我?我是本县捕头!”

        壮汉再冷笑:“区区捕头,杀便杀了,有什么大惊小怪?便是……”

        徐太平立刻追问:“便是什么?”

        壮汉却缓缓把出单刀,指向徐太平:“徐太平,你不过初入武道,不是我三刀之敌,不想死,就站一边去。”

        徐太平深吸一口气。

        依旧双手握刀。

        仆步立刀。

        死死盯住壮汉的眼睛。

        一字一顿道:“出刀吧。”

        壮汉咧嘴狞笑。

        露出半口白煞煞的牙齿:“成全你!”

        话音未落。

        单手挥刀劈下。

        “一刀!”

        “呼——”

        一刀直奔徐太平的头顶。

        刚猛无比。

        刀未至。

        刀刃破开空气造成的尖锐气流先到。

        不是刀气。

        胜似刀气。

        徐太平觉察到气流袭顶。

        暗自惊骇。

        同时急速后退。

        躲开这凶猛一刀。

        “两刀!”

        壮汉一刀刚落,第二刀又至。

        依旧是势大力沉的劈砍。

        简单。

        直接。

        粗暴。

        徐太平暗暗震惊。

        好快速度。

        这就是武夫境的真实实力吗?

        这壮汉看似笨拙。

        可刀法却快如闪电,一刀接一刀,衔接极快。

        而且势大力沉,杀伤力很可怕。

        这壮汉,不止身大力强,刀法也很高明。

        回头,有必要学一门刀法。

        不然,对上这些武修,太吃亏。

        徐太平再躲。

        这次,躲得极狼狈。

        刀尖贴着鼻子劈下。

        只差一点点,就会被一分为二。

        “三刀!”

        壮汉狞笑。

        用沉闷的嗓音报数。

        眼睛里闪过浓浓的讥讽之色。

        “就这?三刀都是浪费,出全力,一刀就够!

        “但你没机会了,去死吧!

        “去地府当神捕吧!

        “人间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死——”

        第三刀。

        更沉。

        更快。

        一刀劈下。

        刀刃上隐隐有青色锋芒闪烁,在黑夜中格外亮眼。

        是真气!

        真气灌注!

        能使武器更锋利!

        更坚固!

        甚至能使武器附带一些特殊效果,依真气属性而变。

        砍在目标身上,更能使真气入侵目标经脉。

        这是武道修士最可怕的地方。

        真气入侵,能瞬间摧毁目标的经脉、丹田、识海甚至躯体。

        破坏力之强,仅在剑修之下。

        不过。

        这方世界,儒道独尊。

        儒道能力压道门、佛门、武道、剑修、魔门等流派,成为最强大的流派。

        只因。

        儒道更霸道!

        更不讲理!

        徐太平面对第三刀。

        避无可避。

        挡不能挡。

        眼看着就要被一分为二。

        徐太平猛地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当头劈下的单刀。

        抬手指向壮汉。

        画地为牢。

        竹书闪烁。

        白色光圈脱手而出,套在壮汉身上。

        “呼——”

        壮汉瞬间定在原地。

        即将劈到徐太平头上的单刀,也瞬间定住。

        只差一点点。

        不足一指。

        徐太平暗暗松了口。

        抬手。

        伸出食指,轻轻拨开锋利的单刀。

        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是不是很意外?”

        壮汉惊骇欲绝:“你,你竟然是儒道修士?”

        “你说呢。”

        “不对!这不对!你是武道修士,还是刚入道的武道修士,你绝不可能是儒道修士!”

        “话不要说那么绝对。”

        “不!绝对不可能!你甚至不认识多少字,虽然有自学,但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里成为儒道修士!绝不可能!”

        徐太平摇摇头:“你们调查得很仔细,但有些人,注定不能以常理推断。”

        只短短几个呼吸。

        壮汉便已满头大汗。

        全是冷汗。

        脸上挂着惊恐与不可置信的神色。

        眼神更像是怀疑人生。

        喃喃道:“不可能,道不同,不相为谋,儒道与任何一派都无法共存,历史上,从没有人可以儒武同修,从来没有!”

        徐太平将壮汉身上的全部零碎掏出来。

        扔在一边。

        又拿掉壮汉手中的单刀。

        这才冷笑一声:“井底之蛙,也敢谈天?”

        说完。

        将牛尾刀刀尖,抵在壮汉脖子上:“现在,我问,你答。

        “否则,死!

        “明白?”

        壮汉回神,艰难点头。

        “姓名。”

        “王成。”

        “本地人?”

        “是。”

        “家里几口人?”

        “……”

        徐太平挑眉,手臂微微发力,刀尖刺入壮汉咽喉皮肤一丝。

        有鲜血顺着刀尖溢出。

        壮汉脸色再变,急忙回答:“六口。”

        徐太平微微点头:“现在,我问两个问题,你可以选择一个回答。”

        不等壮汉回应。

        直接问:“一,谁派你来的。

        “二,天仙缘在哪儿。

        “两个问题,你可以任选其一回答,答案让我满意,你就可以离开。”

        壮汉听到这俩问题。

        如同见鬼。

        不可思议地瞪着徐太平:“你,你怎么可能知道天仙缘?”

        徐太平再用力,刀尖入肉更深:“回答问题!”

        壮汉缓缓闭上眼睛。

        冷汗依旧。

        眼皮子微微颤抖。

        可见,内心的挣扎不是一般剧烈。

        片刻后。

        缓缓道:“我也不知道天仙缘在哪里,只知道就在城内。”

        徐太平叹口气:“你这个回答,我很不满意。”

        说完。

        用力猛刺。

        壮汉惊骇欲绝:“等,等等,我说,我说……”

        徐太平却毫不犹豫地刺下去。

        “呲——”

        牛尾刀穿过。

        拔出。

        带出一大捧鲜血。

        再对准胸膛刺下去。

        连续几刀。

        这才松了口气。

        冷笑一声:“在我面前拖延时间,班门弄斧!”

        说完。

        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别藏着了,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