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37章 心狠手辣的徐太平

第37章 心狠手辣的徐太平

        天仙缘?

        徐太平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地方?

        竟然从来没听说过。

        听着……很高端啊。

        王勇说出“天仙缘”三个字后,却面色微变,立刻停下,不再继续。

        而是打个哈哈后直接转移话题:“反正就那个意思,跟着我,包你徐捕头大开眼界。”

        徐太平眨眨眼。

        只当没听到“天仙缘”那三个字。

        依然笑眯眯地,并连连点头:“这个我信,我真相信,我去群芳楼查案子的时候,姑娘们都夸王将军会玩。”

        王勇得意道:“那肯定,就简阳县这几家青楼,也就在简阳县糊弄糊弄没有见识的小商贩,跟郡城的完全没法比,不是一个档次的你知道吧?也就群芳楼的姑娘还算不错,也只是不错。”

        “群芳楼的余飘飘姑娘呢?比郡城如何?”

        “余飘飘啊,身段是极好的,但才情却逊色许多。”

        徐太平心里冷笑。

        吹!

        继续吹!

        老子是没去过郡城,没见识过郡城的秦楼楚馆。

        可老子穿越前啥样的女妖精没见过?

        还才情。

        你王勇一个大老粗,知道什么是才情?

        徐太平心中不屑。

        却继续奉承。

        直把王勇奉承得眉开眼笑不分东南西北,才忽然提问:“王将军,为什么要杀水轻轻?”

        “因为她——”

        王勇说到这里,忽然惊醒。

        面色阴沉地盯住徐太平:“你敢给我下套?”

        徐太平苦笑:“王将军,你有靠山,连县太爷都不敢把你怎么样,小弟怎敢?”

        “那你什么意思?”

        “就是好奇,”徐太平端起酒杯,递到王勇面前:“小弟也曾听说那水轻轻的美名,据说貌若天仙,舞姿动人,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美人,所以很好奇的,王将军怎么舍得下那毒手。”

        王勇依旧死死盯着徐太平。

        良久。

        哼了一声:“谅你也不敢坑我。”

        徐太平赶紧碰杯,一饮而尽:“那当然,那当然,而且此地就你我兄弟二人,喝酒闲聊,便是说些禁忌的话,也当不得真,皇帝老儿来了也不能把你我怎样,对吧?”

        王勇接过酒杯,也仰脖子一口干掉:“反正这事儿不准再提,再提,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

        “好,好,不提,不提,”徐太平再次端起酒杯:“小弟自罚三杯。”

        “三个三杯!”

        “没问题,只要勇哥满意。”

        徐太平连干九杯。

        九杯酒下肚。

        瞬间面红耳热,舌头发胀,说话有点不利索。

        不敢再喝。

        匆忙结束这场牢中聚会。

        “勇哥,你就在这儿将就着住一晚,也算给这案子一个交代,结案之后,勇哥再不用受这案子困扰,升迁考核再无阻碍,待勇哥出去,小弟到群芳楼设宴摆酒赔罪。”

        “嗯,算你识趣。”

        “小弟告辞。”

        王勇不耐烦地摆摆手。

        徐太平离开牢房。

        面色逐渐冷峻。

        到捕快班时。

        脸色已经阴沉得如同暴风雨前的天空,黑云密布,阴沉恐怖。

        吴六一看着,心都颤了一颤。

        其他捕快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都看得出来,徐爷的心情不好。

        非常不好。

        这个时候招惹徐爷,那是自寻死路。

        良久。

        气氛即将凝固时。

        徐太平冷冷开口:“随我一同抓捕王勇的,出列。”

        吴六一等人连忙出列,忐忑不安地缩着脖子,不知道徐太平要做什么。

        徐太平直接掏出五十两银子。

        拍在桌子上:“你们表现很好,这是奖励,你们平分。”

        吴六一等人愣了瞬间。

        接着狂喜!

        五十两!

        每人至少可以分到二两银子。

        而且,这是徐爷赏的,跟缴获的战利品不同,不用上供。

        啥概念?

        出去走一趟,有惊无险,就能拿到一个月的俸禄。

        前天上的供,今天就全回来了。

        果然!

        跟着徐爷有,好处大大有。

        霎那间。

        吴六一等捕快欣喜若狂。

        “多谢徐爷。”

        “徐爷,小的给您磕头了。”

        “谢徐爷赏赐。”

        “徐爷,下次再有这任务,尽管吩咐小人,小人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徐爷大气!”

        “……”

        留守在捕快班的那些捕快,则纷纷变了脸色。

        嫉妒。

        懊悔。

        早知道有奖励,就该跟着去来的。

        反正得罪王勇有徐爷在上边顶着呢。

        唉。

        这么多银子,就这么错过了。

        有这二两银子,至少能过半年饱日子。

        后悔啊。

        这时。

        吴六一见徐太平面色依旧阴沉。

        连忙咳嗽一声:“安静,听徐爷训话。”

        徐太平暗赞。

        好狗腿子。

        有眼色。

        等众捕快安静下来。

        冷冷道:“跟本捕头出任务的有奖励,那些胆小怕事临阵逃脱的……”

        这话一出口。

        留守捕快班的捕快们瞬间紧张。

        一个个大气不敢喘。

        小心翼翼等待徐太平的处罚。

        心里更加后悔。

        何必呢。

        这下好了,不但错过重赏,还要受处罚。

        希望不会太重。

        然而。

        徐太平的话,无情的粉碎这些捕快心中那点侥幸。

        “全部逐出捕快班!”

        话音落下。

        全场死一般寂静。

        提心吊胆的捕快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全部?

        逐出捕快班?

        这,这可是捕快班一半人手啊。

        一下子赶走这么多人,谁来干活?

        连吴六一等人也倍感震惊。

        徐爷来真的?

        真要一口气赶走一半捕快?

        徐太平却冷冷道:“吴六一,收缴他们的武器装备腰牌制服。

        “一刻钟后,我不想在捕快班看到他们任何一个人。

        “执行!

        “本捕头,不养贪生怕死的废物!

        “更不养吃我肉拿我钱却不做事的白眼狼!”

        吴六一凛然。

        转身。

        爆喝一声:“交出武器装备腰牌,再脱掉衣服,收拾自己的东西滚蛋,别让徐爷生气!”

        那批捕快慌了。

        急忙求饶。

        “徐爷,求您再给小人一次机会。”

        “徐爷徐爷,小人再不敢了。”

        “小的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求徐爷大慈大悲……”

        “徐爷开恩。”

        “徐爷徐爷,我是王小栓啊,您刚来捕快班,我还请你吃过烧鸡呢。”

        “徐爷……”

        徐太平却充耳不闻。

        就那么冷冷地注视着众捕快。

        很快。

        这批捕快被吴六一等人扒掉制服收缴武器装备后赶出捕快班。

        从此。

        这批人就是最纯粹的杂役,有田的回去耕种田,没田的就只能去修路铺桥挖矿当兵,或者当乞丐山贼。

        当然,来当捕快的,基本上没什么田产。

        捕快来源多是失去田产的青壮、街面上的无业游民、退役老兵、流民等等。

        县级捕快再怎么不入流,那也是在县衙里干活的。

        不但有点体面,还很轻松。

        那么点风险,跟干别的工作相比,根本不算事。

        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吃这碗饭。

        碰上徐太平这样的捕头,好好干活,甚至能攒一笔钱。

        可现在。

        这批人跟这份工作再无关系。

        吴六一关上大门。

        回到徐太平身边,小心道:“徐爷,都赶走了,您看,接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