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31章 群芳楼

第31章 群芳楼

        命案。

        案发时间:宣宁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六。

        案发地点:群芳楼节节高升包间。

        死者:群芳楼花魁水轻轻。

        死因:掐死。

        嫌疑人:王勇,于县兵中任屯长,武生境武修,擅使长枪。

        案情经过:据王勇描述,其当夜以二十两银子包下水轻轻,半夕欢悦后,沉沉睡去,睡到天亮,一睁眼就看到水轻轻歪着脑袋吐着舌头,一摸,已经凉了,至于过程,全然不知。

        徐太平仔细翻阅卷宗。

        还有许多口供。

        看起来毫无破绽。

        就一个意思,水轻轻被杀,但不知道凶手是谁,也不知道凶手动机是什么。

        最大的嫌疑人王勇,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

        也有严刑拷打,但王勇坚决不认。

        是以,这案子就这么变成一桩悬案。

        转眼间,已过去四个多月。

        简阳城已经没人记得水轻轻这个擅长水袖的花魁。

        戌时初。

        徐太平踏着夜幕直奔群芳楼。

        群芳楼灯火通明。

        花团锦簇。

        龟公小二在门口热情地招揽客人。

        也有面容娇媚身着轻薄的女子在楼上半遮半掩地朝过路人抛媚眼。

        在大小灯笼的映衬下,端得是红飞翠舞笙歌鼎沸。

        让人目不暇接。

        徐太平也算久经考验的老战士。

        穿越前,啥样的妖精没见过?

        可目睹这一幕,依旧有心神动荡之感。

        妙啊。

        小小简阳城,竟然有这般风水宝地。

        徐太平背着双手,信步上前。

        龟公目光微闪,连忙迎接:“徐神捕徐爷,您可是稀客,欢迎欢迎,徐爷,里面请。”

        徐太平笑呵呵地搂住龟公的脖子:“老哥,跟你打听个事儿。”

        龟公陪着笑道:“徐爷,您可别逗小人,小人天天守着群芳楼的门,哪儿也不去,啥也不知道,您打听事儿可真找错人了。”

        “哎,”徐太平语气上挑:“你急什么,我又不是查案。”

        “不是查案?”

        “哪个捕头来你这儿查案?”

        “嘿嘿嘿,也是,也是,那徐爷您想打听什么?”

        徐太平挤眉弄眼,用男人都懂的语气小声问:“你们群芳楼,哪个姑娘身段最好?”

        说着,往龟公手心里塞了一小块银子,有个二三两。

        龟公心领神会地竖起大拇指:“徐爷,行家啊,这姑娘嘛,还得挑身段最好的,嘿嘿嘿,身段好,那滋味儿,当真销魂蚀骨,脸蛋反而次之。”

        “嘿嘿,谁说不是,本捕头就喜欢那种腰细腚大腿还长的姑娘,最好会跳舞。”

        “徐爷品味很高。”

        “你们群芳楼,有这样的姑娘吗?”

        “有,有,当然有,”龟公骄傲地盘点:“我们群芳楼不但有,还很多,刚出阁的飘飘姑娘就合徐爷您的胃口,而且脸蛋也美,还有柳如意柳姑娘、叶轻柔叶姑娘同样不差,如果您喜欢风情更浓的,孙如玉孙姑娘当是首选。”

        “过夜什么价?”

        “十两银子起步,送两个小菜一壶竹叶青,如果徐爷您想吃点好的喝点好的,那得另外算银子。”

        “姑娘不额外算钱?”

        “不不不,我们群芳楼不干那事儿,当然,您要是有特殊需求,可以跟姑娘们商量,但万万不可伤害姑娘,姑娘们沦落风尘已是不易,还请徐爷多多爱护才是。”

        “好说好说,”徐太平摸出一个银元宝,扔给龟公:“安排个包间,再找飘飘姑娘陪本捕头过夜。”

        龟公大喜:“徐爷,吉庆有余,请!”

        吉庆有余。

        是个包间。

        不大。

        很精致。

        风格确实吉庆,满屋子大红色装饰,金碧辉煌,颇为讨喜。

        落座。

        有小丫鬟端茶倒水,又送上热水,服侍徐太平洗澡。

        洗漱过后。

        给徐太平换上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衣:“爷,请稍待,姑娘马上就到。”

        徐太平第一次光顾这种场所。

        还挺新奇。

        感觉比原世界的丝毫不差。

        这一套流程,整得忒像样儿。

        就是不知道姑娘怎样。

        徐太平刚喝两口茶水,就听脚步声传来。

        珠帘撩起。

        一个小丫鬟率先进来,高高撩起珠帘。

        而后。

        一道婀娜的身影袅袅而入。

        穿着仿佛大家闺秀,襦裙内衬遮得严严实实,头戴凤冠,插着步摇,行如弱风扶柳,轻柔无声。

        但襦裙的尺寸却做了细微的调整,束腰更紧。

        显得身段更加婀娜。

        徐太平眯起眼睛。

        这群芳楼,确实有点东西。

        送出来的姑娘,完美符合我的要求。

        这腰,是真细。

        腿也是又长又直。

        比原世界短视频里见过的美颜收腰拉长怪还动人。

        不错不错。

        徐太平暗赞。

        目露魂与神授之态。

        迫不及待地招招手:“美人儿,来,来啊。”

        美人娇嗔一声:“徐爷也太着急了点,夜长着呢。”

        “爷嘛,确实嘿嘿嘿……”

        徐太平嬉笑间,将女人一把搂进怀中,仔细把玩。

        当真是柔若无骨,细若绸缎,温润若极品暖玉,美妙无穷。

        确实是绝色。

        徐太平搂着飘飘姑娘把玩良久。

        才开始吃菜喝酒。

        菜式很不错。

        虽然烹饪手段不如他开的太白楼,但用料很讲究,单独拿出去开店也是顶级水准。

        这青楼,就是个规模小但服务内容齐全的综合型洗浴中心,兼住宿、洗浴、餐饮以及其他功能。

        只要有银子,就能享受一切想要的服务。

        妙啊。

        徐太平撵走小丫鬟。

        搂着飘飘姑娘饮酒作乐。

        不知不觉间,好几壶酒下肚。

        两人都醉醺醺的,说话都大了舌头,你侬我侬的搂抱在一起。

        却还嘻嘻哈哈含混不清地打情骂俏谈天说地。

        徐太平忽然就问了一句:“县兵王勇还经常光顾群芳楼?”

        飘飘嘻嘻哈哈地点头:“对啊,几乎每天都来,昨天还想点奴家陪,陪他,可奴家嫌他丑,就,就拒了,嘻嘻嘻,奴家还是更喜欢徐爷这样的俊俏公子。”

        “妖精,就知道你垂涎爷的美色。”

        “是极是极,奴家还是第一次招待徐爷这样的美男子。”

        “是吗?”

        “是呢。”

        “呵呵呵呵,那本捕头就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什么叫人面兽心。”

        徐太平说着,一把扛起飘飘姑娘,冲向喜庆的大床。

        一扔。

        一扑。

        直接将飘飘姑娘压在身下。

        露出自己猛兽般的爪牙,狠加折磨。

        关键时刻,忽然问:“王勇为什么能脱罪?”

        飘飘姑娘本能地回答:“因为他表哥是县尉杨金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