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28章 敲山震虎

第28章 敲山震虎

        四月十二。

        子时六刻。

        阴。

        月亮被厚厚的乌云遮住。

        夜色极重。

        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小巷子里的黑衣人都少了许多。

        王水生却是其中之一。

        轻车熟路穿过黑暗的小巷子。

        摸到破旧的老宅门口。

        望着摇摇欲坠的老宅,神情复杂。

        良久。

        紧闭双目,双手掐诀,手指飞转。

        在眉心处连点三下。

        缓缓睁开眼睛。

        眼神中再无一丝一毫人类情感。

        反而,更像野兽。

        暴虐。

        疯狂。

        嗜血。

        看向老宅时,更有猩红的光芒闪烁。

        连瘦弱的身体,也有莫名的能量注入,使他更强壮。

        而后。

        狂暴的王水生纵身越过残破的院墙。

        一跃两丈。

        撞开残破木门。

        抓起匕首,冲向炕上的王老根。

        瞄准心脏,挥匕便刺。

        同时怒喝一声:“拖我后腿的老东西,去死吧!”

        就在这时。

        一个白色光圈当头罩下。

        毫无防备的王水生瞬间被定在原地。

        挣扎两下,却纹丝不动。

        与此同时。

        王水生体内那莫名的气息也逐渐散去。

        王水生恢复原本模样。

        眼神也恢复正常。

        只是。

        很快便被骇然之色占据,四处转头:“谁,谁,是谁暗算我?有,有种出来!”

        徐太平自黑暗中缓缓转出。

        王水生见状,愣了一下。

        随即露出满脸骇然之色:“徐太平,你,你竟然是儒道修士?”

        徐太平冷笑:“很意外吗?你个杀父弑母的人渣都能掌握不属于你的力量,我怎么就不能?”

        “你,你,你绝对不是普通捕快,你,你是六扇门的密探,是不是?你忽然高调,一定是冲着……”

        王水生说到这里,忽然面色微变,急忙住嘴。

        徐太平则暗暗叹了口气。

        玛德。

        怎么不继续说了?

        说话说一半,这讨人嫌。

        徐太平心下遗憾。

        却也没有严刑拷打的打算,更没打算抓捕归案。

        这事牵扯太多。

        我掌握的信息又太少。

        完全不知道谁是谁的人。

        也不知道谁的目的是什么。

        只知道这简阳城真的乱。

        比踏马的晋西北还乱。

        草!

        老子不管你们的破逼事儿。

        老子就破案。

        徐太平想到这里。

        走到炕头。

        搀扶着王老根的手,端起王老根的弓弩,对准王水生。

        王水生见状,惊骇之极,急忙求饶:“徐爷,别,别杀我,我全都交代,我什么都告诉你,别杀我……”

        “咻——”

        徐太平面无表情地扣动扳机。

        锋利的弩箭精准命中王水生心脏。

        直接穿透。

        带起一溜儿血珠,钉在后边的墙壁上。

        王水生表情呆滞,缓缓低头,看到胸口的血洞,脸上挂满不可置信之色。

        想说什么,一张嘴便吐出满口鲜血。

        只几个呼吸,便没了动静。

        目标死亡。

        技能效果解除。

        王水生的尸体缓缓倒下。

        鲜血在黄土地面上缓缓淌开。

        徐太平看都不看一眼。

        走到炕前。

        凑到王老根耳朵边。

        低声道:“凶徒王水生死啦。

        “你亲手射死的。

        “一箭穿心。

        “你给老伴报仇雪恨啦。

        “你可以放心去啦。”

        王老根已经处于弥留之际,眼睛几乎睁不开,进气多出气少。

        听到徐太平的话。

        却努力瞪大眼睛,使劲儿往炕边瞅。

        徐太平干脆把老头搀扶起来。

        指指王水生的尸体:“你看,死得不能再死了。”

        王老根僵硬的身体瞬间瘫软。

        本就腐朽不堪。

        此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

        眼皮子缓缓合上。

        努力伸手指向枕头边的墙壁。

        然后。

        脖子一歪,溘然离世。

        徐太平挑眉。

        放下王老根尸体。

        在王老根指的位置敲了敲,有轻微的空洞声。

        用刀柄猛敲。

        泥墙破碎,掉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暗红色木盒子。

        小心打开。

        却是一枚铜钱。

        嗯?

        徐太平扫了一眼,立刻将铜钱收入怀中。

        将现场打扫干净。

        而后。

        吹响哨子。

        “嘟——”

        尖锐的哨声响起。

        附近巡逻的捕快闻风而来。

        看到现场情况。

        看到徐太平。

        都愣住。

        王大山更憨憨地问:“徐爷,你怎么在这儿?”

        徐太平没好气地呵斥:“你说我为什么在这儿?当然是破案。”

        “破,破案?”

        “废话。”

        王大山挠挠头。

        这时。

        郑博文小声道:“肯定跟徐爷白天的行动有关。”

        徐太平点赞:“不错,白天只不过是敲山震虎,不管这案子的凶手是谁,得知我在王老根家停留整整一天,肯定会心生怀疑,一定会找机会杀人灭口,或者打探情况。”

        王大山这才反应过来:“所以徐爷您下班之后又悄悄跑回来,等凶手入瓮。”

        “对。”

        “所以,这凶手,还真是王水生这个畜生?”

        “对,”徐太平招招手:“周大富,来,做笔录,仵作呢,把仵作喊过来。”

        后续流程。

        非常简单。

        记录现场,检验尸体,封存凶器,撰写案件经过结果,并结案。

        天亮。

        徐太平带着卷宗求见县令周玉成。

        把案件经过仔细讲了一遍。

        周玉成皱眉:“动机呢?王水生为何在断绝父子关系若干年后回来弑母弑父?”

        徐太平摇头:“属下不知。”

        周玉成略带不悦地“嗯”了一声。

        徐太平连忙解释:“大人,属下接手此案时,只有一份卷宗,原告王老根又已经奄奄一息,只能行敲山震虎之计,引凶手上钩。

        “本打算待凶手入屋之后,控制住凶手,再逼问动机与真相。

        “奈何王老根报仇心切,提前暗藏弓弩,在凶手准备行凶时,抢在属下之前扣动扳机,将凶手射杀,随后便油尽灯枯,直接去世。

        “所以,该案真相如何,已无人可知。”

        周玉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盯着徐太平。

        片刻后。

        微微点头:“徐捕头是能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破获两年前的旧案,已属不易,而且用时依然极短。

        “至于王老根一家三口之间的恩怨,也确实没必要究根问底,说破天也不过是一家人之间的矛盾。

        “结案吧。”

        说到这里。

        掏出印章。

        “咔——”

        重重落印于卷宗之上。

        落印的瞬间。

        又一股玄妙气息自天而降。

        数量,竟然与破获王明虎被杀案相差无几。

        徐太平又惊又喜。

        这案子,收益这么高?

        但为什么呢?

        难道说,这案子的重要程度可以与王明虎被杀案相当?

        徐太平狐疑间。

        竹书再次缓缓展开。

        又露出四个汉隶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