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笑里藏刀

第21章 笑里藏刀

        王张氏满脸娇羞。

        脸蛋涨红得如同清晨的朝霞,又像熊熊燃烧的烈火。

        红彤彤的。

        只看一眼便能感受到惊人的热力。

        有一种,让人恨不能投身其中的魅力。

        可是。

        在没人看到的地方。

        白嫩的小手上却悄悄伸出三根爪牙。

        尖锐。

        锋利。

        尖端甚至闪烁着金属一般的光泽。

        而后。

        无声无息地刺向徐太平小腹。

        眼看徐太平毫无觉察,忍不住抬头,朝徐太平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徐太平依旧满目柔情。

        真诚的目光始终落在女人几乎完美的脸蛋上。

        脸上更挂着情不自禁的笑容。

        诚恳。

        真挚。

        如胶似漆。

        恨不能黏在女人脸上。

        可心里,却直接激活“笑里藏刀”。

        竹书白光闪烁。

        有蒙蒙的白色气息涌出,覆盖在徐太平腰间牛尾刀上。

        徐太平悄无声息地抓住刀柄。

        缓缓抽刀。

        向前刺出。

        “噗——”

        两人同时出手。

        一触而收。

        同时快速后退。

        徐太平低头看看腹部被划破的夜行衣,冷笑一声:“好个妖精,差点着你道,还不束手就擒!”

        王张氏脸上则挂满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速速现出原形,束手就擒,再老实交代罪行,否则,定叫你万劫不复!”

        王张氏被牛尾刀穿透腹部,鲜血汩汩直流,伤势很重。

        面对毫发无伤的徐太平,又惊又怕。

        不断揣测徐太平身份。

        想呼救。

        却又怕呼救不成反而激怒徐太平。

        一想到徐太平的儒道神通,她便双腿打颤。

        是以,面上阴晴不定。

        徐太平见状。

        冷笑:“还想做无畏的挣扎?

        “你可以试试。

        “是你快,还是我的刀快!

        “但你只有一次机会。

        “全部交代,可活。

        “否则,死——”

        “死”字出口。

        轻震牛尾刀。

        刀身微颤。

        刀身上的血渍瞬间被震飞,在刀身周围形成一片殷红的血污。

        同时。

        向王张氏逼近一步。

        表情威严,眼神锐利。

        动作,语言、神态,营造出强大且信心十足的气势。

        王张氏本能后退。

        可看到血雾萦绕的牛尾刀,妩媚的身体猛地颤栗,缓缓伏下身体,跪倒在地:“奴婢愿招。”

        徐太平见状。

        暗暗松了口气。

        玛德。

        好悬。

        技能全无。

        真气也极微弱。

        这女人要是再鲁莽一点,该逃命的就是我了。

        幸好刚才营造的人设很强大。

        震慑住了这女人。

        嗯。

        也多亏我机智,且临危不乱,没让这女人发现破绽。

        徐太平依旧神态威严。

        面对女人的跪地。

        只是微微点头。

        淡淡问:“你还有多少同伙潜伏在简阳城?”

        王张氏猛地抬头:“您,您知道了?“

        徐太平听到王张氏这话,瞬间汗毛倒竖。

        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

        卧槽踏马!

        还真被我猜到了!

        简阳城还真藏了许多妖怪!

        这群王八蛋到底想干什么?

        尤其周玉成那个老王八蛋?

        身为县令。

        却对此视而不见。

        进士境高手啊,而且掌握着县令大印,哪怕没有修炼洞察类神通,也能以县令打印沟通王朝气运以巡视辖区排查奸孽。

        可是。

        周玉成却毫无所动。

        是没发现?

        还是发现了却当睁眼瞎?

        又或者本就是知情者甚至……谋划者?

        徐太平一想到简阳城内此时此刻隐藏着无数妖精,便忍不住心头发寒。

        与这相比,王明虎的死,反而微不足道。

        这简阳城内,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王明虎呢。

        草!

        这一瞬间。

        徐太平联想到刚刚接手的那个案子弑母案。

        会不会也是妖怪所为?

        妖怪化作王老根儿子模样,当着王老根的面,击杀王老根老伴,致使王老根误以为是亲生儿子杀了老伴。

        有可能!

        很有可能!

        徐太平心潮翻腾。

        依旧冷峻地盯住王张氏的眼睛:“你的联络人是谁?”

        王张氏正要说话。

        门外忽然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快速靠近。

        又急速离去。

        虚惊一场。

        王张氏柔柔弱弱地哀求:“大人,可否入内详谈?”

        徐太平故作深沉。

        不说话。

        也不点头。

        直接转身走进屋子。

        王张氏见状,捂着伤口缓缓起身,跟上。

        依然垂着头。

        眼神却不断闪烁。

        在进屋的瞬间,忽然下定决心。

        脚尖在门槛上挂了一下。

        身体一软。

        踉跄着扑向徐太平。

        同时“哎呦”一声。

        声音妩媚勾魂。

        徐太平听到那一声骚媚入骨的“哎呦”声,心神一荡,本能地转身伸手搀扶。

        可就在此时。

        那枚“太平”花钱再次发出微弱的光芒。

        徐太平猛然惊醒。

        草!

        真阴险。

        暗骂中,却依旧转身搀扶,脸上还挂着想入非非的表情,仿佛已经做好一亲芳泽甚至同床共枕的准备。

        王张氏见状。

        大喜。

        果然是个样子货。

        瞬间强忍疼痛,加速扑向徐太平,亮出手中利爪,刺向毫无防备的徐太平。

        同时轻喝:“去死——”

        可话音刚落。

        刀光闪过。

        王张氏的脑袋瞬间离体。

        身首分离。

        咕噜噜在地上滚了两圈,一动不动了,脸上还挂着惊恐之色。

        徐太平则惊魂未定地松了口气。

        低头再看。

        王张氏还是一如常人,连刚才伸出来的爪子都消失不见。

        是个人?

        不应该啊。

        哪有人喜欢用爪子当武器。

        就算喜欢用爪子,也不会像金刚狼那样把爪子按在体内,最多弄个外置的。

        一定是妖怪。

        徐太平用刀尖挑开王张氏的衣服,看到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恍然大悟。

        原来是狐妖。

        难怪战斗力这么弱。

        也不对。

        这狐妖也不弱。

        这狐妖会魅惑之术,要不是竹书以及太平花钱示警,我还真有可能栽跟头。

        弱的是正面战斗力,是体魄。

        果然跟传闻相似,狐妖多谋擅魅惑之术,不擅战斗。

        徐太平在房间内擦干净刀上血渍,以开水烫过,又仔细清除自己的脚印等痕迹。

        这才离开。

        却没直接回家。

        而是找地方烧掉全身衣物,换上一套全新的,并洗了个热水澡。

        再次清除痕迹。

        这才回城西。

        睡觉。

        第二天。

        卯时四刻。

        在捕快班点名,训话。

        而后招招手:“吴六一,郑博文,王大山,带队跟我走。”

        “徐爷,去哪儿?”

        “办案。”

        “去哪儿办案?”

        “当然是王老根家。”

        “好嘞。”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

        直奔吉庆坊。

        路过王明虎家,王大山再次神脖子张望,又挨了徐太平一个脖溜子:“草,记吃不记打是吧?那女人也是你能惦记的?再敢瞎看,送你到城外巡逻。”

        王大山连忙求饶。

        众人哄笑。

        徐太平喝道:“办案呢,严肃点。”

        可话音刚落,忽然皱眉:“不对。”

        吴六一连忙问:“徐爷,怎了?”

        郑博文抽抽鼻子,细声细气地提醒:“有,有血腥味。”

        几人同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