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20章 豹子精

第20章 豹子精

        豹子成精?

        徐太平倒吸一口凉气。

        智商在线。

        本体还可以直立行走。

        这是妖兵!

        妖怪也分等级。

        妖兽、妖灵、妖兵、妖将、妖王、妖皇、妖帝、妖尊、妖圣。

        妖兽还是野兽,只是获得了妖力,或者激活天赋神通。

        妖灵则开了灵智,成为智慧生物,开始寻求化形。

        妖兵则已经初步化形。

        眼前这个豹子精,本体还残留着豹子的特征,但已经开始直立行走,不看皮毛与面容,就是人类壮汉模样。

        而且幻化成老太太模样时,对话、表情、神态极逼真,智商不低。

        综合可知,这豹子精已达妖兵境。

        境界大致相当于儒道的秀才境,或者武道的三流境。

        但是。

        境界相当,战斗力却不相等。

        因为,妖怪本就擅长厮杀。

        在没成妖之前,就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场生死搏杀。

        成为妖怪之后,更要天天面对残酷的争斗,为法宝,为天材地宝,为地盘,甚至为了繁衍后代。

        另外,妖怪体魄本就强于人类,境界越高,体魄越强。

        在中低端的生死搏杀中,优势极明显。

        童生对妖兽,会被秒杀。

        秀才对妖兽,也毫无胜算。

        举人对上妖兽,也得仔细谋划,才敢说稳胜。

        妖兽便极可怕。

        高两个等级的妖兵只会更可怕。

        不过……

        在我预料之中。

        徐太平深吸一口气。

        依旧保持着高手风范,轻喝一声:“小小妖兵,也敢兴风作浪,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豹子精却狞笑一声,瓮声瓮气道:“翻墙而入,可见你也不是高手,想让本大王束手就擒,做梦!”

        话音落下。

        挥动爪子砸向当头罩下的白色光圈。

        爪子极快。

        出爪时还无异常。

        可待到爪子击中光圈之前的一瞬,爪子上布满浓厚的月白色妖气。

        “砰——”

        光圈被击中。

        瞬间炸开,而后烟消云散。

        豹子精爪子上的妖气也被震散,连连后退,却低声狞笑:“果然,你的境界不高,童生还是秀才?

        “嘿嘿嘿,就这点能耐也敢来这里。

        “找死!

        “正好,本大王好久没吃修士的心脏了。

        “今儿开开荤!”

        话音落下。

        纵身扑向徐太平。

        两只前爪一前一后笼罩徐太平。

        爪子上更布满浓郁的妖气。

        气势极为凌厉。

        徐太平冷汗淋淋。

        这豹子精,竟然一爪子就击碎“画地为牢”。

        玛德!

        这体魄,真变态。

        还有这速度。

        真尼玛快!

        连残影都观察不到。

        徐太平大骇。

        本能使出第二个“画地为牢”。

        依然是相同的白色光圈。

        精准套向豹子精。

        豹子精的爪子已到徐太平咽喉处,却不得不停下。

        烦躁不安地连续后退躲闪。

        同时骂骂咧咧地咒骂个不停。

        “草,小王八蛋,就会这一招吗?

        “有种跟老子硬碰硬!

        “软蛋酸儒。

        “迟早把你们这些个腐儒赶尽杀绝!

        “真晦气!”

        骂骂咧咧中,再次聚集妖力于爪子上。

        再次挥爪。

        “砰——”

        再次击碎光圈。

        而后狞笑着扑向徐太平:“你还剩多少文气?还能使用几次神通?”

        这时。

        远处有“邦邦邦”的声音响起。

        这是更夫报时。

        子时四刻到。

        子时四刻是什么时候?

        零点整。

        神通次数刷新。

        徐太平内心大定。

        也淡淡反问:“你呢?你又剩多少妖力?”

        “杀你足够!”

        “是吗?”

        徐太平再反问。

        同时。

        指向豹子精。

        画地为牢。

        画地为牢的光圈再次当头罩向豹子精。

        豹子精见状,眼珠子瞪溜圆:“还来?”

        怪叫一声后再次躲闪。

        同时调集妖力与爪子。

        对这种神通,除了硬扛,没有别的办法。

        一旦被套中,将毫无还手之力。

        连妖力都会被禁锢。

        除非体魄强大到一定程度,才有机会挣脱。

        徐太平则趁机前冲。

        同时喝道:“唇枪舌剑——”

        豹子精闻声,脸色剧变。

        还有?

        还是攻击性神通?

        这个蒙面人到底什么实力?

        看着像童生,最多秀才。

        怎么使用神通却毫不费力?

        难道是某个大书院甚至圣人世家的优秀弟子?

        豹子精胡思乱想中,急忙举起胳膊格挡即将到来的“唇枪舌剑”。

        然而。

        迎来的是一个白色光圈。

        还是画地为牢。

        “卧槽尼玛——”

        豹子精爆粗。

        却被套个结结实实。

        两个“画地为牢”叠加。

        将豹子精死死困在原地。

        徐太平见状,松了口气。

        总算拿住了。

        竹书给力!

        却毫不犹豫地拔出腰间单刀,疾步快冲,临近跟前,高高跃起,借势转身劈斩。

        “噗——”

        一刀直入豹子精脖子。

        却被豹子精顺滑的皮层挡住,只入肉半寸左右。

        豹子精没想到眼前这个蒙面人说杀就杀。

        大骇。

        急忙求饶:“别杀我,我,我与本地县……”

        徐太平却以更快的速度抽刀。

        照着豹子精的三瓣嘴猛扎进去。

        “噗——”

        刀尖自豹子精的后脖颈穿出。

        也将豹子精即将出口的话堵回去。

        徐太平面无表情。

        抽刀。

        再捅。

        连续几刀。

        确定豹子精死得透透的。

        才松口气。

        剖开豹子精的小腹。

        摸出一粒妖丹。

        试了试。

        竹书没有任何反应。

        垃圾!

        徐太平唾弃。

        这玩意儿其实挺值钱,可以炼药,可以直接服用,甚至可以烹饪成美食。

        但是……太棘手。

        留在手中,容易暴露马甲。

        所以。

        徐太平随手扔掉这妖丹。

        抬头看向卧室。

        对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瞬间。

        丢了魂一般,摇摇晃晃地靠近。

        “公子,敢问尊姓大名?”

        “刘华强。”

        “刘公子,可否摘下面罩?”

        徐太平缓缓抬手。

        摘下面罩。

        露出本来面容。

        女人一惊:“是你?”

        徐太平露出微笑。

        完全没有被迷惑的迹象。

        上前一步,逼近女人:“嫂子,日间一见,小弟便念念不忘日思夜想,想一亲嫂子方泽。”

        说着。

        再上前一步。

        直视女人眼睛:“嫂子,可愿成全小弟的非分之想?”

        女人闻言。

        妩媚的大眼睛轻眨两下。

        恢复白天那楚楚可怜的模样。

        惊慌失措地后退两步。

        面露惧色:“徐,徐爷,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猜。”

        “六扇门的密探?”

        “呵呵呵,这可是你猜的。”

        徐太平不置可否,再上前一步。

        居高临下俯视着眼前这千娇百媚的女人:“嫂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奴,奴家……”

        “嫂子,你就说,愿不愿意?”

        女人缓缓低下头。

        眼神中有寒光闪过。

        指尖有利刃般的爪子悄悄探出。

        同时羞赧道:“愿意是愿意,可,可奴家在这里无依无靠,还,还请徐爷收留……”

        徐太平继续逼近。

        几乎与眼前的女人贴在一起。

        不但能嗅到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馨香。

        甚至能感受到女人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热力。

        温暖。

        香甜。

        真想搂在怀里可劲儿怜惜啊。

        徐太平缓缓伸手,摸向女人光洁如玉的脸颊。

        女人依旧羞红着脸低着头,爪子却悄悄探向徐太平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