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17章 惊悚的真相

第17章 惊悚的真相

        城东是简阳城最富贵之所,有钱人家基本上都在城东居住,干净整洁,清净富贵,更有安全保证,甚至有县兵在附近巡逻。

        平常,捕快们都不愿意去安顺坊巡逻。

        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冲撞贵人。

        可能贵人一句“晦气”,就会让捕快们遭遇灭顶之灾。

        可现在。

        徐太平却率领捕快一口气冲进安顺坊。

        到王明虎的外宅时。

        只剩一个年轻捕快还跟着他,剩下的全部掉队。

        徐太平做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

        这才敲门。

        “咚咚咚——”

        没有回应。

        再敲。

        依然没有动静。

        完了!

        来迟一步!

        徐太平心情瞬间沉重。

        后退两步,冲向厚实的大门。

        全力撞击。

        “砰——”

        门栓断裂。

        入眼是一个精致的小院子,还带假山和花池。

        可是。

        雅致精美的小院子,却变成了修罗场。

        两个丫鬟和一个婆子横尸于石板铺的地面上,鲜血淌成一片小湖泊,还在缓缓向外蔓延。

        姿态各不相同。

        唯一相同之处便是脸上挂着极度惊恐的表情,以及胸口都塌陷下去,露出一个深深的血洞。

        被挖了心脏。

        凶手手法与王明虎完全一致。

        草!

        徐太平爆了一句粗口,掏出勺子,吹响。

        “嘟——”

        尖锐的哨声响彻天空。

        附近巡逻的县兵立刻变了脸色,狂奔而至。

        更远处的巡逻的捕快们同样不慢。

        很快。

        县令周玉成、师爷徐青、县尉杨金堂赶到。

        望着院子里的惨案,沉默不语。

        良久。

        周玉成看向徐青,面无表情,神情阴冷:“此案已非你能力所及,剩下的,交给本官。”

        徐太平疑窦丛生。

        却毫不犹豫地拱手行礼:“多谢大人体恤。”

        周玉成挥手。

        徐太平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犹豫。

        出门。

        还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拍拍吴六一的肩膀:“县太爷出马,必然能将凶手绳之以法,坐等好消息便是。”

        说完,挺胸抬头,带队巡逻维持秩序。

        可是。

        表面多轻松。

        心里就有多憋屈。

        这案子,凶手是明摆着的。

        虽然没证据,只是推测。

        可是,他就是知道,凶手一定是那个伪装成王明虎老娘的妖怪。

        杀王明虎的是那妖怪。

        杀王明虎小妾和两个丫鬟一个婆子的也是那妖怪。

        虽然不知道王明虎和那妖怪之间到底什么情况。

        但凶手绝对不会错。

        种种细节,都对得上号。

        尤其杀人手法,完全符合妖怪们的习性。

        简单。

        粗暴。

        不够精致。

        丝毫不加掩饰。

        但极高效。

        也极残忍。

        可是!

        县令周玉成却让我放手!

        阻止我继续调查!

        难道,县令也跟那妖怪有牵连?

        徐太平被自己的推测吓到汗毛倒竖。

        不!

        不可能!

        县令品级虽然不高,号称是七品芝麻官,可真实社会地位绝不含糊。

        是主政一方的地方官。

        更是至少进士境的儒道修士。

        这种人,实在没有理由做那大逆不道之事。

        徐太平如此安慰自己。

        可是。

        一想到昨天徐青突然转变的态度,便忍不住心生寒意。

        不行!

        这个案子,不能就这么放弃。

        为了活下去。

        也为了身上这件绣着“捕”字的马甲。

        更为了破案发育。

        必须参与其中。

        并且……破案!

        徐太平深吸一口气。

        强迫自己冷静,仔细思考对策。

        可思来想去。

        只有一个办法——以雷霆之势抓捕甚至击毙那妖怪,先斩后奏,把这案子做成铁案!

        徐太平返回捕快班。

        靠坐在太师椅内,双腿搁在桌面,半躺着,任由暖热的阳光洒在脸上,暖洋洋的。

        大脑却在高速运转,推演行动计划。

        快中午时分。

        吴六一凑到徐太平跟前:“徐爷,王岗求见。”

        “让他进来。”

        “好。”

        徐太平又朝郑博文敲敲桌子:“泡茶。”

        郑博文便是随他一路从城南跑到城东的年轻捕快,刚十六岁,也是半年前入职。

        小伙子面容清秀,寡言少语,跟人说话会脸红。

        但身体素质不错。

        今天一路狂奔也证明这一点。

        所以。

        又收郑博文为新狗腿子。

        这时。

        王岗在吴六一的带领下小跑进门事:“小的王岗见过徐爷。”

        徐太平指指对面的椅子:“坐。”

        “哎,多谢徐爷,”王岗道谢,从袖口掏出两份地契,捧到徐青面前:“徐爷,这是小人昨天承诺的,您瞅瞅。”

        徐太平看都不看一眼。

        而是摆摆手。

        吴六一、郑博文立刻领会,带着众捕快离开。

        偌大的院子瞬间安静。

        王岗见状,不安地扭动几下,表情略显紧张:“徐爷,您这是……”

        “问你点事。”

        “您问,您问。”

        “你对王明虎了解多少?”

        王岗闻言,面显难色:“这……”

        徐太平淡淡道:“你可以不说。”

        王岗立刻摇头:“小人说,说,就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老娘。”

        “啊?”

        “有问题?”

        王岗摇摇头:“我与王明虎,还算叔伯叔侄,但早就出了五服,早前没有来往,直到他当了捕头,才多了一些,算起来,也就四五年时间,但也只是我与他之间的往来,并没见过他老娘,只是……”

        徐太平挑眉:“只是什么?”

        “只是,我曾听说,王明虎待老娘很孝顺,可接触之后,却发现与传闻截然相反,几次谈起老娘,他要么面露不悦之色,要么烦躁不安,甚至勃然大怒。”

        徐太平微微点头:“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像也是四五年前。”

        “四五年前?那个时间段,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入了武道,当了捕快,然后就发迹了,在四五年里攒下一大笔家产。”

        徐太平眯起眼睛:“他师父或者师门是谁?”

        王岗摇头:“这个还真不知道,也没有这方面的传言。”

        徐太平忽然问:“县太爷,是哪年上任的?”

        王岗这次想都不想地回答:“五年前,宣宁二十二年七月十二,小的还曾到城外迎接。”

        徐太平悚然。

        这个时间节点太过巧合。

        县令上任。

        王明虎成为武生,当上捕头,同时对待老娘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

        再加上这两天发生的种种。

        用巧合来解释,太过牵强。

        本能上,他真不相信县令周玉成会参与这些事情。

        可理智却告诉他,一切的一切,都在印证我的推测。

        可是。

        周玉成是县令。

        是进士境高手。

        我不是对手!

        现在的我,一百个加一起都打不过周玉成。

        不能跟周玉成发生正面对抗。

        但也不能就此罢休。

        我这个捕头之位不容有失。

        我还要继续破案。

        所以。

        从今往后的每次行动,都必须仔细斟酌。

        必须把握好尺度。

        要破案。

        但不能与周玉成发生正面冲突。

        这很难。

        但不能怂。

        危将至时需放胆!

        就拿那妖怪开刀祭旗!

        徐太平内心,有无限杀意的翻腾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