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16章 危

第16章 危

        徐太平瞬间警觉。

        却不动声色。

        有危险!

        却不知危险来自何处!

        此情此景,不能自乱阵脚。

        所以。

        顺着露出些许垂涎之色。

        却飞快故作尴尬地咳嗽两声,恢复一本正经模样。

        神态转变极快。

        而后拱手:“嫂子,我是徐太平,县令提拔的新捕头,此番前来,便是奉县令之命彻查虎哥遇害一案。”

        王张氏眼眶一红,侧身轻遮眼眶。

        语气更细更柔。

        还带着让人怜惜的悲痛。

        “未亡人王张氏,谢过徐爷,谢过县太爷。”

        “嫂子客气,这是我等应该做的,”徐太平客气一句:“嫂子,可以入内详聊吗?”

        “徐爷请,诸位捕爷请。”

        王张氏说完,转身返回院子,开半扇门,请徐太平几人进去。

        徐太平则一巴掌拍在王大山后脖子上。

        一个大脖溜子,将王大山从神魂予授的想入非非中唤醒。

        而后。

        裹住王大山的脖子。

        恶狠狠道:“真踏马丢人,以后再敢露出这般色中恶狼模样,就滚去看仓库!”

        看仓库倒是个清闲的差事。

        但也穷。

        在捕快班是最最没存在感的。

        几乎什么好处都没。

        只因捕快班的仓库里几乎没什么东西,就日常佩戴的制式牛尾刀稍微值点钱,还只有几柄备用的。

        除了几柄备用牛尾刀,剩下的便是绳子铁尺马鞍缰绳铁链之类的东西。

        毫无油水可言。

        王大山猛然惊醒。

        露出羞赧之色:“徐,徐爷,不是小的不争气,实在是嫂子太诱人……”

        “嗯?”

        “咳咳,小的再不敢了。”

        说是不敢。

        却又小声嘟囔一句:“小的也就想想,也知道只能想想,倒是徐爷年轻强壮高大俊朗又入了武道,有机会——”

        “啪——”

        徐太平不等王大山说完。

        抬手就是一巴掌。

        铁青着脸。

        指向巷子之外:“滚,滚回去跪着,让吴六一监督,什么时候跪够两个时辰,什么时候起来!”

        “徐爷?”

        “滚!”

        王大山见徐太平真的生气。

        不敢再多嘴。

        转身一溜烟跑了。

        徐太平则深吸一口气。

        整理情绪。

        整整衣衫。

        朝其他同样不堪的捕快喝道:“在门口守着,没我命令,不准踏入院子一步!”

        又朝院子里的王张氏拱拱手:“嫂子,麻烦您在院子里摆两张椅子,我只问您一些问题。”

        王张氏屈膝行礼。

        搬两张椅子一张小桌子出来。

        摆在正门口。

        从大门口一眼可见。

        又取出一只小巧的紫砂壶并两只粉彩小茶杯:“徐爷请坐。”

        “嫂子请。”

        相对而坐。

        王张氏轻轻斟茶。

        徐青却开门见山地问:“嫂子,虎哥生前可曾与你发生过争执?”

        “不曾。”

        “当真?”

        “奴家自从嫁入王家,便一心伺候婆婆相夫教子,从未与你虎哥发生过争执,也不敢。”

        “哦?那嫂子知道虎哥在城东有外宅吗?”

        “知,知晓。”

        “没有因此吵架?”

        “奴家怎敢?”

        “哦?”

        这时。

        有老太太撩开门帘颤颤巍巍地出来。

        朝徐太平道:“我这媳妇是逃荒来的,无依无靠,性子又软,偏偏我那儿子性情粗暴不懂怜香惜玉,动则打骂,别说她,便是老身也不敢与他争吵。”

        徐太平连忙起身,作势请老太太坐下。

        可神经却崩得更紧。

        不对劲!

        这老太太不对劲!

        具体哪里不对劲不知道!

        反正不对劲!

        要不,开“明察秋毫”看看?

        有其他捕快在外面看着,又有“笑里藏刀”与“快刀斩乱麻”两个技能在,安全有保障。

        想到这里。

        激活“明察秋毫”。

        同时做“搀扶”的姿势。

        顺口客气:“哎,老太太您请坐您请坐。”

        那边。

        赵刘氏也连忙站起来:“妈,这些话,就不要说了,家丑……

        “再说,明虎已经不在了,说这些也没用。”

        说着,又对徐太平赔礼:“徐爷,抱歉。”

        然后,将老太太搀扶到自己座位上。

        自己站到一边。

        徐太平待老太太坐下,也才坐下。

        表情依旧平和中略带谦虚,像个很懂礼貌的小官。

        可是。

        汗毛却几乎倒竖而起。

        在“明察秋毫”的作用下。

        他在短短几秒钟内捕捉到许多极难发觉的细节。

        步态不对!

        太沉稳,与老太太的外貌、年龄不符。

        体重也不对!

        坐下时,那铁力木打造的椅子竟然发出轻微的“咯吱”声,由此判断,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老太太,体重超过二百斤。

        眼睛更不对!

        眼神中不见丝毫悲伤之色,反而隐隐有凶残之意流露,就像狩猎的花豹。

        徐太平只觉得喉咙阵阵发凉。

        有一种随时会被咬破喉咙的感觉。

        除此之外。

        王张氏看老太太的眼神也不正常,有惧怕之色。

        而且是极度惧怕。

        老太太只是略微侧身,王张氏便打了个寒颤。

        这是应激反应。

        是长期处于极度恐惧之下才会形成的条件反射。

        另外,还有一些细节,也处处充满违和感。

        徐太平在技能效果时间范围内,努力记下并分析观察到的每个细节。

        同时随口询问一些跟王明虎相关的事情。

        半刻钟后。

        起身。

        “老太太,嫂子,我能去王明虎生前居住的房间看看吗?”

        老太太满不在乎地点头:“看吧看吧,本来就没什么东西,后来就全部一把火烧了。”

        徐太平在王张氏的带领下进入卧室。

        卧室很干净。

        几乎可以说是一尘不染。

        但徐太平却敏锐地嗅到一丝腥臭味儿。

        类似动物园猛兽园区里的那种。

        玛德!

        不会是妖怪窝吧?

        草!

        如果真是这样。

        那老太太搞不好早死了,现在只是一个披着老太太皮的妖怪,或者幻化成老太太模样的妖怪。

        这样一来,王张氏惧怕老太太就顺理成章了。

        嗯,王明虎常年不回家也能说得通了。

        只是按照这个逻辑推断,王明虎身上的谜团就更多。

        王明虎肯定知道或者看破老太太的身份,所以尽量不回家,而是常住外宅。

        但王明虎却没有向县令寻求帮助,反而有点帮忙打掩护的感觉。

        这更奇怪。

        难道,王明虎跟这疑似妖怪的老太太是一伙儿的?

        徐太平脑洞足够大。

        一瞬间联想到许多内容。

        却只是扫视一圈,就礼貌退出来。

        朝老太太和王张氏拱拱手:“多谢配合,嫂子,老太太,以后若能发现可疑之处,务必及时报官,或者直接寻我。”

        老太太微微点头:“要老身说,也别瞎折腾了,他就是遭了报应,遭了报应啊。”

        徐太平没接这个话茬。

        再三拱手。

        率领一队捕快离开。

        离开巷子。

        有捕快陪着笑脸问:“徐爷,现在去哪儿?”

        徐太平没有回答。

        而是招呼一声“跟上”,拔腿就跑。

        直奔城东安顺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