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7章 遍体生寒

第7章 遍体生寒

        徐太平动容。

        好家伙。

        这老家伙真舍得。

        这么贵重的东西都往外掏。

        一点不含糊。

        而且送得明明白白,把礼物价值、目的需求说得一清二楚。

        是个会送礼的人。

        就是不太懂官场那么点事儿。

        不然,还真不好压榨。

        徐太平想到这里。

        冷笑一声:“我稀罕这东西?”

        看都不看那玉简一眼。

        他是真不稀罕。

        有外挂傍身。

        谁还辛辛苦苦地修炼?

        价值再高,也只能卖了换钱。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跟王岗要钱?

        王岗却是凛然。

        这个徐太平,分明是个孤儿,而且不认识多少字,更不是修士。

        却视这么好的武道功法如无物。

        说明什么?

        说明他与县太爷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能从县太爷那边弄到更好的功法。

        王岗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

        于是,又从袖口中掏出一张银票:“徐爷,这是一千百两内务府的汇票,全国通兑撒,求您救犬子一命!”

        说着。

        连银票带玉简,以及从马车上搬下来的小箱子黄金全推到徐太平面前。

        跟着又咬牙道:“您要是不满意,小人再把城北那家聚福号和旁边一个院子转让给您。”

        徐太平听到这话,感觉似曾相识。

        这不就是我的风格吗?

        好家伙!

        真好家伙!

        跟我的路数一模一样。

        银子开门。

        银票跟上。

        最后上地契和商号一锤定音。

        这谁能顶得住?

        顶不住。

        根本顶不住。

        嗯。

        也该差不多了。

        不能把人往绝路上逼。

        徐太平叹了口气:“老王啊,你这让我很难办呐。”

        “求徐爷开恩,事成之后,小人还有孝敬。”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徐太平把王岗扶起:“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勉为其难,替你跑一趟,但成与不成,我可不敢保证,我只是个捕快,在县太爷面前就是只小蚂蚁,你能理解吧?”

        “能,能,能理解。”

        “嗯,这金子银子我替你转交县太爷呼,聚福号和院子的地契股档你也抓紧时间送过来。”

        “好好好。”

        徐太平收起金子银票还有玉简。

        却强调道:“还有,这些东西可到不了我手里,我只是经手,经我手,送给县太爷,也就是说呢,我拿你的银子办你的事儿,我只是个跑腿的,懂了吧?”

        王岗点头哈腰,满脸堆笑:“懂,小人懂的,一定不会让徐爷白忙活。”

        徐太平点头。

        是个懂事的人。

        那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立威了。

        也回血了。

        甚至赚了一笔。

        一举多得。

        虽然过程小有风险,但收益更高。

        徐太平打发走王岗。

        把金子、银子、银票做了分拣。

        自己只留下二百两银子。

        剩下的全部打包。

        直奔县衙。

        给守门衙役塞了一两银子。

        片刻后。

        便有仆人引徐太平进门。

        还是那个偏房。

        徐太平直接把金子银子银票摆在徐青面前:“青哥,这是王岗那老头儿送来的,随后还有一个院子的地契和聚福号的股档,小弟只留了二百两。”

        徐青叹口气。

        这个新收的小弟,太懂事。

        真舍得不让他不明不白地死掉。

        可惜,这是东家的谋划。

        唉。

        看他自个儿造化吧。

        这么想着,微微点头:“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

        “那,我把人带走。”

        “嗯,”徐青点头,不再说话。

        徐太平眨眨眼。

        拱手行礼。

        离开。

        直奔水牢。

        心里却疑窦丛生。

        徐青这反应,不对劲。

        很不对劲。

        忽然就很冷淡的感觉。

        哪怕看在那一堆金银的份儿上,也不应该这么冷淡。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有永远的利益。

        我还能为徐青提供大量利益的情况下,徐青却是这种反应,说明什么?

        说明在徐青眼里,我贬值了,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卧槽!

        徐太平忽然惊悚,遍体生寒。

        混迹官场,最怕这个。

        被人利用不怕。

        最怕的就是连利用价值都没有。

        只有两种人没有利用价值。

        废人。

        或者死人。

        真日勒狗了。

        老子才上任不到一天啊!

        官场再诡谲,也不能这样吧?

        这谁顶得住?

        徐太平瞬间警觉。

        可思来想去,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不过。

        肯定跟县令有关。

        县令是我直系上司。

        也是掌握我命脉的那个人。

        更只有县令,才能让徐青这个师爷的态度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对!

        徐青是县令的师爷。

        是县令的心腹。

        是最先感知县令态度的那个人。

        徐青态度发生转变,根子一定在县令身上。

        草!

        这可难办了。

        对徐青,还有些办法,毕竟师爷与捕头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存在,身份差距不算太大。

        但县令,却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更是进士境儒道修士。

        我区区捕头,在县令面前真说不上话。

        徐太平思绪杂乱。

        到水牢后,听到王明强的咒骂声,抡起一根铁棍就冲进去,照着王明强就是一顿猛砸。

        “啊——”

        “你个王八蛋!”

        “你敢打我!”

        “你等着,迟早弄死你!”

        “啊——”

        徐太平发泄一通。

        朝牢头摆摆手:“刚才跟徐师爷打过招呼,开锁吧。”

        能随便从牢中带人离开?

        当然不能。

        但王明强不同。

        因为送王明强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审判,没有立档,也没有过手县令。

        是徐太平一句话送进来的。

        相当于,王明强在县衙水牢内转了一圈,却还是清白之身。

        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

        有操作空间啊。

        如果真立档,哪怕只是走了一遍最简单的流程,这事儿都会变得很麻烦。

        但一般人不懂这个。

        也就积年老吏和官场老油子懂。

        徐太平也懂。

        所以,当时他咋咋呼呼,直接把王明强送进水牢。

        看似吓人,实际上也真就是吓人。

        这叫什么?

        高举轻落。

        所以,徐太平不需要任何手续。

        打个招呼就能把人带走。

        王明强依然骂不绝口。

        徐太平只当没听到。

        把人交给翘首以盼的王岗。

        拍拍王岗肩膀:“老王,说句实在话,你这个儿子……哎,人我是给你救出来了,但以后,自求多福吧,出手废掉他修为的可是徐师爷,你明白什么意思吧?”

        王岗抖了三抖。

        诚惶诚恐地点头:“明白,明白。”

        徐太平摆摆手,返回捕快班。

        捕快班。

        众捕快包括厨子、马夫、库管站成一排。

        在徐太平推门而入时,同时躬身,齐声喊道:“拜见徐爷。”

        声势颇大。

        吴六一更冲到徐太平面前。

        直接跪下。

        开始磕头。

        “噗通——”

        “砰砰砰——”

        然后朗声喊道:“吴六一,多谢徐爷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