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5章 白玉赤阳丹

第5章 白玉赤阳丹

        白玉赤阳丹

        徐太平愣住。

        什么意思?

        这煞笔以为是别人出手?

        太小瞧人了吧?

        等等!

        我现在的身份是个捕头,孤儿出身,祖上三代都是捕快,只是勉强识字,与儒道修士毫无干系。

        便是再聪明的人,也绝对想不到我这个近似于文盲的捕头能使用如此高明的儒道神通。

        王明强误会才正常。

        徐太平再观察众捕快,见众捕快全体低头拱手,这是平民见到儒道修士时的礼节。

        果然。

        都误会了。

        好!

        误会得好。

        徐太平大喜,也顺势喊道:“多谢救命之恩,小人徐太平没齿难忘。”

        一边说,一边冲向王明强。

        一拳砸在王明强脸上。

        掏出绳索,三下五除二将王明强捆起来。

        一脚踹翻。

        朝众捕快喝道:“来人,将这狂徒押进水牢,穿了琵琶骨,废掉修为,关押起来,再通知家属到案接受审讯。”

        这次。

        众捕快不敢再迟疑。

        王明强有个有钱的老爹不假。

        可新捕头的靠山好像更大,还是能使“画地为牢”这种神通的儒道高人。

        所以。

        众捕快的态度立刻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对徐太平要多热情就有多热情。

        搬椅子的搬椅子。

        摆桌子的摆桌子。

        端茶的端茶。

        捧瓜子的捧瓜子。

        “徐爷,您坐……”

        “徐爷喝茶,消消渴。”

        “徐爷,小的手艺不错,给您捏捏腿?”

        “……”

        徐太平却冷着脸。

        理都不理。

        直奔倒地不起的吴六一。

        试试鼻息。

        又试试脉搏。

        受伤不轻。

        但还活着。

        而且有的救。

        这里可是修士满天飞的玄幻世界。

        起死回生甚至托生转世都不在话下。

        这点小伤自然是小菜一碟。

        无非多花点钱。

        想到这里。

        一把背起吴六一,直奔附近街上九安堂。

        这时。

        县衙内。

        县令周玉成与师爷徐青,正在围观一面镜子。

        镜子中,赫然是捕快班里发生的一切。

        待徐太平背着吴六一离开。

        周玉成皱起眉头:“这个徐太平,竟然认识儒道高手?”

        徐青摇头:“据调查显示,徐太平从未接触过儒道以及其他流派的修士,只找城南飞虎武馆馆主张飞虎学过几招粗浅的拳脚功夫,那张飞虎年近六旬,却连武道的门槛都没摸到。”

        “奇了怪了,难道是偶然路过的高人?”

        “很可能,”徐青微微点头:“东家,您也知道,这简阳县看似不起眼,可水,却深着呢。”

        周玉成眯起眼睛。

        思考良久。

        忽然道:“给那徐太平安排一些任务,助他扬名。”

        “啊?”

        “我自有谋划。”

        徐青闻言,知道东家不愿意让他知道具体谋划,也就不再多问。

        转而轻笑一声:“说起来,这个徐太平,年龄不大,却深得官场精髓,与王明强的一番对决,看似狼狈不堪,却步步陷阱,硬生生将王明强拉进坑里,扣上一个冲击官府、杀害县吏的罪名,王岗要大出血了。”

        周玉成微微点头:“有手段,有心计,有魄力,为了上位,甚至不惜倾家荡产,这种人,只要抓住一次机会,就能出人头地,不过……”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沉声道:“这种人也最危险,离他远点,免受牵连。”

        徐青愕然。

        上一句还在夸赞。

        而且赞誉力度很强。

        怎么下一句就给出危险警示?

        难道……

        徐青想到东家说的“我自有谋划”。

        忽然遍体生寒。

        这个同姓的小兄弟……完了。

        被东家惦记,便是再聪明,再懂规矩,再有魄力,也难逃一死。

        而且。

        听东家这意思。

        干系还不小。

        可惜了。

        徐青收摄心神,轻轻点头:“小人明白。”

        周玉成若无其事地下达命令:“你去水牢一趟,废掉王明强修为。

        “而后暗中宣扬徐太平刚正不阿不畏豪强之事。

        “待到明日,将城南水鬼杀人一案交由他侦破,并暗中助他在三日内破案。

        “破案后,继续暗中宣扬徐太平断案如神之事,务必在半月内使他名声大噪。”

        徐青闻言,垂下眼帘,低声领命:“小人明白。”

        周玉成转身就走。

        临出门时扔下一句话:“暂时不要调查那个暗中施展神通的高手,也尽可能不要与各流派修士发生冲突,有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过了这段时间再计较。”

        徐青满心狐疑。

        却从东家的话里可知,最近这段时间的简阳城,会有大事发生。

        新捕头徐太平,已经被卷入其中。

        呵呵。

        幸亏不是真心认他作弟弟。

        不然,还真左右为难了。

        徐青自嘲一笑。

        直奔县衙后院的牢房。

        进入水牢。

        一句话也不说。

        隔空挥扇。

        “呼——”

        一道劲风呼啸而至。

        重重拍在王明强丹田处。

        转身就走。

        王明强张嘴喷出一道血剑。

        面色惨白。

        厉声嘶吼:“你敢废我修为?你知道我师父是谁吗?啊——”

        “放我出去!”

        “我要将姓徐的碎尸万段!”

        “啊——”

        “我无罪!”

        “放我出去——”

        聚福号。

        王岗听到店小二汇报。

        大惊失色。

        不断喃喃自语。

        “这可怎么办呐?”

        “事发在县衙,县太爷和徐师爷都没出面,恐怕……”

        “那个徐太平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让县太爷在收了我银子之后反悔?”

        “难道另有来头?”

        “这,这……”

        良久。

        拿定主意。

        亲自去密室里搬出一个箱子,又取了一些零碎揣在怀里。

        赶着马车直奔县衙。

        到县衙,打听一圈,又追到九安堂。

        九安堂。

        徐太平将吴六一轻轻放下,朝坐堂的老医生拱拱手:“张先生,我这兄弟挨了武生一拳,麻烦您给看看。”

        张纯,六十三岁,在简阳城名气最大,堪称简阳城第一神医。

        目光在徐太平和吴六一身上一扫。

        淡淡地问:“想怎么治?”

        “越快越好,效果越好越好。”

        “那得用好药。”

        “可以。”

        “九品白玉赤阳丹一粒,立服见效,半个时辰就能生龙活虎,五百两纹银。”

        徐太平叹口气。

        看病难。

        真难。

        五百两纹银,换成普通家庭,得吓死。

        就是我,现在也拿不出来那么多。

        不过。

        问题不大。

        先不说县衙那边还有王明强那头肥羊等着宰杀。

        就是没有王明强。

        也难不倒我。

        三五日间就能弄到钱。

        这年头,当了官还怕弄不到钱?

        捕头不是官,只是不入流的小吏。

        但职权范围广大,且率领着县城内除县兵外唯一一支武装力量,搞钱可不要太轻松。

        所以,抱拳躬身,一躬到底。

        诚恳道:“张先生,银子不是问题,先救了我这兄弟,回头一文不少地送上门来。”

        张纯垂下眼皮子:“店小利薄,只接受现银,概不赊账。”

        “张先生,不是赊账,只是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现银而已,先救命,我这就去取银子,最多两个时辰,一定把现银送到。”

        “听不懂人话?”

        “你……”

        “要买就买,不买让开,别耽搁老夫问诊,”张纯面无表情地摆手,仿佛在赶苍蝇:“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