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玄幻奇幻 - 儒道小捕快在线阅读 - 第2章 舍得

第2章 舍得

        徐太平闻言,作感激涕零状。

        连连拱手。

        目送徐青离开。

        才支起身子。

        却依然站着,态度恭谨,仿佛徐青还在眼前。

        心里却痛骂不止。

        太能装了!

        姓徐的太能装了!

        幸亏是我。

        换个人,还真以为这事儿有多难办呢,估计会被最后一句话感动到泪流满面。

        可实际上,这就是个捕头。

        县令一言可决。

        不满意,随手可换。

        根本没那么困难和复杂。

        徐青那般作态,故作思考那么长时间,全是表演。

        而且。

        在徐青认了同宗兄弟后,明显已经决定要帮他,却还是故意拖延一段时间,逼他站队。

        黑!

        太黑了!

        狗头军师之名,名不虚传,看着像人,实际上比狗还狗。

        长着人样,净干狗事。

        草!

        县令书房。

        徐青敲门而入。

        轻笑道:“东家,那徐太平还真舍得。”

        县令周玉成正在挥毫泼墨,头也不回,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哦?”

        “一大一小两盒子纹银,总共一百二十两,还有城南临街一套三间二层小楼,市值二百两,总价值三百二十两,是出价最高的,比第二名高出一倍,加上之前零零碎碎的敲门钱,总共花费接近三百五十两。”

        “他一捕快,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

        “小人调查过,这徐太平颇有生财之道,不但利用职务之便给生意人拉纤,还投资一家酒楼,就是最近名声鹊起的太白楼,占四成股。”

        周玉成这才露出些许意外之色:“太白楼?”

        “对,太白楼,您最爱吃的鲤鱼焙面就是太白楼首创。”

        “有点意思,”周玉成搁下毛笔:“告诉那徐太平,交出太白楼四成股,新任捕头便是他的。”

        “东家,这,会不会有点……”

        “呵呵呵,他不是舍得吗?我倒要看看他是真舍得还是假舍得,他要是舍得太白楼这个生金蛋的老母鸡,我还真要高看他一眼,不然……”

        徐青见状。

        心领神会。

        小心放下两盒银子和地契。

        转身离开。

        返回偏房。

        进门前,揉揉脸,作满脸苦闷之色,这才推门而入。

        一进门,便叹口气:“平弟,县太爷大发雷霆,将我痛骂一顿。”

        徐太平本以为这事儿稳了。

        可听到这话,直接傻眼。

        什么意思?

        嫌少?

        还是县太爷周玉成是个刚正不阿两袖清风的清官?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世界上,或许有那么三五个两袖清风的。

        但绝对不包括周玉成。

        所以,这是没吃饱。

        玛德!

        贪得无厌的狗官!

        胃口真大。

        一个县级捕头就敢卖到三百多两,也不怕撑死。

        等等。

        会不会是……他们知道我的底细?

        知道我还有余财,所以才借机要把我榨干?

        徐太平想到这种可能,越想越觉得就是如此。

        周玉成是贪婪,但也是正儿八经的进士。

        这进士,可不是一般的进士。

        而是儒道修士。

        这方世界,有各种流派的修士,儒道、道门、佛门、武道、剑修、魔门以及妖魔鬼怪等。

        因儒道与皇权相依相存,所以儒道势力最强。

        儒道为尊,其他流派只能屈居儒道之下。

        儒道修士分九个境界。

        分别是童生、秀才、举人、进士、翰林、大学士、大儒、亚圣、至圣。

        进士境界的儒道修士,在普通县城内已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掌握十多个甚至二十多个儒道神通,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和战斗力。

        所以,周玉成是狗官没错。

        却是一只神通广大的狗官。

        绝对不能小觑这狗官。

        包括徐青这个狗头军师。

        以后得小心点。

        想到这里。

        徐太平深吸一口气,故作惊慌失措,陪着徐青表演:“青哥,县太爷什么意思?”

        “哎,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县太爷很不满意就行了,”徐青说到这里,叹口气:“想想也是,县太爷虽然品级不高,可也是正儿八经的进士境高手,怎么能看得上这么点俗财?”

        徐太平一听这话,便知自己猜对了。

        什么看不上俗财。

        分明就是欲豁难填。

        分明就是知道我的底细,想把我榨干。

        狗官!

        徐太平故意迟疑片刻,思考对策。

        而后,小心凑到徐青身边:“青哥,县太爷既然不喜俗财,那喜欢什么?美酒?”

        徐青暗赞徐太平上道,随口答道:“大人喜好挺多,琴棋书画各有擅长,也好美酒美食。”

        “美食?”

        “对,你可有想法?”

        徐太平深吸一口气,故作神秘道:“青哥,小弟之前投资一家酒楼,名唤太白楼,楼内菜式还算新颖。”

        “哦?你要请县太爷免费用餐?”

        “不不不,小弟怎么会做那般小气之事?”

        “那是……”

        “小弟愿将太白楼四成股权转让给县太爷,自此之后,县太爷便可随时随地品鉴太白楼美食。”

        徐青故作惊讶:“平弟还有这般经济之才?”

        徐太平连连摆手:“机缘巧合,机缘巧合,当不得真。”

        徐青拍拍徐太平肩膀:“平弟,你这么用心,哥哥我就再试一试,争取说服县太爷,你且先取太白楼股档来。”

        徐太平直接从袖口掏出股档:“青哥,已经带来了。”

        徐青见状,哑然失笑:“你啊你。”

        却很自然地接过股档,打开,检查一遍,微微点头:“平弟稍等。”

        又指指凳子:“别干站着,坐,自己倒茶喝。”

        徐太平面带忐忑,连连点头,送徐青出门,却始终没坐,一如之前那般全程站着。

        县令书房内。

        徐青把太白楼股档送上,笑道:“东家,那徐太平,确实舍得,来之前就把全部身家带在身上,显然做好了倾尽所有的准备。”

        周玉成微微点头:“你撰写一份任命书。”

        “是,东家。”

        片刻后。

        周玉成自腰间取出金光闪闪的铜官印。

        饱蘸印油。

        重重摁在任命书上。

        任命书生效。

        一道金色光芒于朱红色印文间穿梭流淌,并隐隐与县衙、县城连接为一体。

        徐青在书房内停留一刻钟。

        这才捧着新鲜出炉的任命书返回偏房。

        满脸如释重负:“平弟,哥哥不负重托,终于说服县太爷,你看,这是任命书。”

        说着,把任命书捧到徐太平面前。

        徐太平看到任命书。

        看到任命书上鲜艳的官印。

        瞬间热泪盈眶。

        激动。

        发自内心的激动。

        谋划半年时间,花费诸多土产,甚至把一手创办的太白楼都交了出去。

        这才换来这一纸带官印的任命书。

        为了激活外挂。

        我容易吗我?

        徐太平内心感慨万千,小心翼翼接过任命书。

        任命书到手的瞬间。

        他识海深处。

        紫府之内。

        有一物件被激活,瞬间射出万道彩色光芒,奇幻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