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恐怖灵异 - 蔷薇庄园在线阅读 - 番外40 抢了风头

番外40 抢了风头

        傍晚时分,傅寄忱归家,沈嘉念已换好了礼服裙,是一条白色的抹胸缎面裙,裙身钉了银白珠花,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造型师半个小时前刚离开,给沈嘉念弄了发型、化了妆。

        傅斯年小朋友穿着一套黑色的小西装,小皮鞋锃亮,衬衫领口还系上了黑色的领结,头发打了点摩丝,梳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手抄进裤兜里,靠着沙发扶手,俨然一副小绅士的模样。

        稍事休息,傅寄忱携妻儿前往举办宴会的酒店。

        在车上,沈嘉念细细叮嘱傅斯年:“一会儿到了地方不要乱跑,还有,无聊了可不许闹着要回家。”

        傅斯年学着爸爸的样子靠在椅背上,朝沈嘉念比了个“ok”的手势,帅气的小脸分明全是稚气,却故作老成。

        “你妈妈跟你说话你就好好回应,这是基本的礼貌。”傅寄忱逮住机会就给他立规矩。

        傅斯年清了清嗓子,认真回答:“知道了。”

        沈嘉念哭笑不得:“你这是怎么了?像转了性子似的。”

        “你不懂。”傅斯年双手抱臂,一本正经地说,“我爸那么厉害,出门在外,我不能给他丢脸啊,得稳重一点。”

        不解释还好,听完他的解释,沈嘉念就更想笑了:“做你自己就好,你还小,不用考虑那么多。”

        她没有把话说得太直白,稳重的意思不是把自己装成大人那般成熟的模样。

        车开到酒店,附近豪车云集,门童过来拉开车门,恭恭敬敬迎出车内的人,没想到率先爬出来的是个五六岁的小娃娃。

        下车后,傅斯年理了理领结,对着门童矜持微笑:“谢谢哥哥。”

        戴白手套的门童愣了下,回了个笑容:“不客气。”

        随后从车里下来的是傅先生,纯黑色手工西装,剪裁合宜,挺括有型,衬得身形极为挺拔修长。

        他下车后,朝车内伸出一只手。

        沈嘉念戴着婚戒的手搭在他掌心,他轻轻握住,无名指上是同款的戒指。

        裙摆有些长,沈嘉念踩着高跟鞋落地时,裙摆还有一片搭在车座边沿,没等她伸手提起,一只小手拎起那片布料。

        沈嘉念看去,傅斯年殷勤地弯腰,把裙摆放在她脚边,仰头朝她咧嘴:“走吧,妈妈。”

        “谢谢我的宝贝。”沈嘉念唇边笑意温柔。

        傅寄忱屈起左臂,眸光流转,掠过沈嘉念的脸。沈嘉念会意,伸手挽着他的手臂,走上铺着红毯的台阶。

        傅斯年跟在两人身后,时刻注意着妈妈的裙摆,免得不小心踩到。

        宴会厅的鎏金大门向两边打开,一家三口入内,场内已有不少宾客。众人循声望去,先是被俊男美女的画面惊艳到,而后瞧见两人身后还跟着个小的,全都露出笑容。

        他们一家三口昨天在网上可是赚足了眼球,没曾想今天就见识到现场版的了。

        再看傅寄忱,清清冷冷、贵气无双,众人脑海里却不自觉地闪过他戴着红色狐狸耳朵的样子,很难将两种形象联系起来。

        傅寄忱观察力敏锐,很快就感觉到那些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耐人寻味,稍稍一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脸色不自然地撇开了视线。

        有跟傅家关系亲近的长辈在场,在傅寄忱夫妇打完招呼后,戏言一句:“方才打眼一瞧,以为今日是傅大举办婚礼呢,你俩也太像新郎官和新娘子了。”正好傅斯年在后面给妈妈提裙摆,扮演了小花童。

        沈嘉念视线微垂,在自己和傅寄忱身上各看了一眼,一个穿着洁白长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确实像是在举办婚礼。

        傅寄忱笑笑,对长辈道:“今日方董做东,我们就不抢风头了。”

        沈嘉念配合着笑一笑。

        她以为傅斯年来这种场合会不自在,谁知他适应得比谁都快,见了年轻的就叫哥哥姐姐,见了年长的就叫叔叔伯伯,再年长一些的,就喊爷爷奶奶,逗得整个宴会厅里的宾客都围着他转,变着法儿地哄他开心。

        面对四面八方涌来的称赞,说她教子有方,沈嘉念抿嘴微笑,内心暗道,谁能想到傅寄忱上一秒说不抢风头,下一秒他儿子就抢了风头!

        两口子对视,一时不知是欣慰还是无奈。

        傅斯年交际的同时不忘关心妈妈,吃到好吃的甜点会端来跟沈嘉念分享:“妈妈,这个我尝过了,樱桃味好浓,你会喜欢。还有这个,吃起来有点像布丁,是奶味的。”

        托傅斯年的福,沈嘉念没踩过雷,吃到的点心全是美味的。

        *

        国庆假期转瞬过去,傅斯年意犹未尽地背着书包去学校。

        值得高兴的是他写的作文《一家三口的一天》在作文评选中得了第一名。放学回家,他兴冲冲地把作文本掏出来,摆放在茶几上最显眼的位置。

        沈嘉念到家后一眼就看到了:“这是你的作文本?”

        傅斯年从故事书里抬起视线,默默点了点头。

        “我可以看吗?”沈嘉念先询问他的意思。

        得到傅斯年的允许,沈嘉念才翻开他的作文本,看到了他最新一篇作文评了优秀。

        傅斯年所在的学校课程超前,学生们基本都能准确表达自己的思想。

        【今天是十月二号,太阳公公早早爬了起来,金灿灿的阳光照yao大地,空气清新。爸爸妈妈带我来迪士尼游玩……】

        傅斯年事无巨细地记录了当天发生的事,语言流畅,描述得生动有趣,洋洋洒洒写了两页纸还多,不会写的字就用拼音代替。

        沈嘉念读下来,眼里都是称赞:“小年糕真棒。”

        傅斯年坐在沙发上扭了扭身子,虽然他把作文本摆在这里,就是为了让妈妈看到,然后夸他,可是当她真的夸了,他又觉得不好意思。

        沈嘉念坐去他身边,手搭在他脑袋上:“小年糕想要什么奖励?”

        傅斯年托着腮,手指一下一下点着脸颊:“我想……买个拍立得可以吗?”

        沈嘉念问他:“为什么想买拍立得?”

        “秋游的时候可以拍照片。”傅斯年说,“拍完就能把相片送给同学,用手机拍完还得拿回来打印出来,没有拍立得方便。”

        秋游……沈嘉念差点忘了,傅斯年所在的班级要准备秋游。她的脸色微微一变,之前的担忧再次浮上心头。

        “妈妈,可以吗?”傅斯年没等来妈妈的应允,朝她身边挪了些,双手合十,眼睛里充满期待。

        沈嘉念看着他,她刚答应过他要给他一个奖励,他现在说了想要的东西,她不能说话不算话:“好,等你挑好了给妈妈发链接,妈妈给你下单。”

        “好!”傅斯年抱住她的胳膊,蹭了蹭,“谢谢妈妈。”

        要是被爸爸看见,又要教育他男人不能撒娇了。

        *

        秋游前一天,沈嘉念来到傅斯年的儿童房,帮他收拾书包。

        “山上天气凉,我给你多装了一件外套,冷了记得穿,别忘记了。”

        “保温杯里有温水,渴了就喝这个,别喝凉水。”

        “明天我会让程姨给你装一些水果和饭团,至于你买的那些零食,等会儿妈妈另外找个袋子给你装上,书包里放不下了。”

        一个班里那么多学生,老师不可能个个都关注,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好奇心重,又很好动,沈嘉念实在不放心,要叮嘱的内容太多。

        “在外游玩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能玩水,之前关于溺水的宣传动画片你是看过的,掉进水里会窒息,很危险,所以不能在水边跟同学打闹。也不能爬树,会摔下来,人的胳膊腿很脆弱,容易受伤。那些陡峭的地方也不能去,容易崩塌,还有……”

        沈嘉念看了眼没吭声的孩子,他正趴在床上看手机,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是压根没听见她刚刚说了些什么。

        “傅斯年,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相较平时,沈嘉念的语气严肃了许多,在安全教育方面,她从不敢松懈。

        傅斯年揉了揉耳朵:“我知道了。妈妈,你真啰嗦,这些话你都不知道说多少遍了,我耳朵要起茧子了。”

        话说完,傅斯年立刻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不对劲,他翻身坐起,看见了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傅寄忱,他皱着眉,神色冷厉,比学校里最威严的主任还要吓人,傅斯年小心脏咯噔了一声。

        下一秒,傅寄忱抬步进了房间,声音没有多少温度:“傅斯年,你刚刚是怎么跟你妈妈说话的?”

        傅斯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敢迟疑,立马从床上溜下来了,垂着脑袋不说话。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