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二百章 奇怪病因

第二百章 奇怪病因

        林晚月的声音很轻柔,讲故事的时候声音也放得很小声,尽量给苏宴营造一个舒适的睡眠环境。

        苏宴果然在听了几句故事之后就闭上了眼睛,眼瞧着睡了过去。

        林晚月并没有急着离开,她依旧躺在苏宴身边,等着苏宴熟睡后再走。

        但很快林晚月就发现苏宴面色变得煞白,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什么。

        林晚月马上俯下身将耳朵凑近,这才听清苏宴在喊难受。

        只是几句话就让林晚月慌了神。

        林晚月焦急不已,轻轻碰了碰苏宴想要把他喊醒,但苏宴没什么反应,只是一个劲地喊难受。

        这让林晚月更加不安,连忙走到旁边的房间。

        此刻陆和安还没有休息,依旧在书房里看着文件。

        听到门口传来动静,陆和安立刻抬头,看着匆匆忙忙跑进来的林晚月,见到林晚月的那一刻,陆和安面色放柔,但在看到林晚月匆忙面色时,陆和安也不自觉跟着担忧起来。

        未等陆和安开口询问阑,尾炎赶紧将苏宴的事情告诉陆和安。

        陆和安回神,赶紧来到苏宴的房间,果然看到苏宴面色煞白地缩成一团。

        两人不敢再耽搁,马上将苏宴抱起来送往医院。

        苏宴迷迷糊糊并没有完全睡过去,他听到舅妈和舅舅的说话的声音,小手动了动,本来想让舅舅舅妈不用这么担心,但他此刻疼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就这样默默躺在林晚月的怀里。

        车停下的那一刻,陆和安立刻把苏宴从林晚月怀里接过,向着医院的急诊室而去。

        “食物中毒?”

        听到医生给出的结论,陆和安和林晚月都很惊讶。

        他们和苏宴吃的是一样的食物,苏宴怎么会食物中毒呢?

        苏宴看起来十分难受,不断地小声说着话,似乎是想要以此转移自己放在肚子上的注意力,可惜这一招没什么效果。

        对于食物中毒引起的腹痛呕吐,没有什么更快的法子,只能先打针。

        林晚月就守在苏宴身边,看着苏宴受苦的样子,眉头一直没有舒展过,心里实在担忧得不行。

        好在输了一瓶药水之后,苏宴就又昏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看样子是好受了些,也没有再嘟嘟囔囔地喊难受。

        林晚月这才安心。

        “去休息吧,我看着就好。”

        林晚月和陆和安一起守了一夜,因为看林晚月放心不下,陆和安这才没有强劝她休息。可如今天色已经微亮,陆和安实在担心林晚月的身体。

        她本来就身子弱需要好好养着,现在还熬了个通宵。本来需要时时刻刻保持好心情的林晚月也在这一晚上被焦虑的情绪影响,陆和安担心林晚月身体吃不消,这次说什么都要让林晚月去休息。

        向来事事顺着林晚月的陆和安在这件事上十分坚持,不管林晚月说什么都不管用。

        林晚月拗不过陆和安,又转头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苏宴,确定苏宴此刻病情好转许多并且已经沉沉睡去,才放下心来,转身跟着被陆和安叫来的左平离开。

        没过几个小时,林晚月再次出现在病房里。

        她带着早餐前来,看到陆和安通宵看文件,就将早餐递到陆和安面前,把文件拿到一边。

        “该你休息了,说好的。”

        这种时候,就变成了陆和安拗不过林晚月。

        陆和安在一旁休息,林晚月则是照看着苏宴。

        在两人接力照顾下,苏宴终于缓缓转醒。

        睡了一个好觉的苏宴一睁眼就看到了舅舅和舅妈,不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过没等苏宴关心舅舅和舅妈,就反被两人问住。

        “你昨天吃什么了?”

        陆和安看到苏宴醒来,确定他不再难受之后便板着脸询问。

        陆和安琢磨一晚上,苏宴早餐晚餐是和他们一起吃的,午餐在学校食堂里吃的,也没有出现问题。

        所以问题就出在了苏宴自己身上。

        苏宴一定是偷偷吃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听到舅舅的这个问题,苏宴顿时心虚,默默低了低头,眼神躲避。

        见状,陆和安马上明白自己问的问题没跑。

        “你要是不说,我就把你丢在医院里,别想跟我们回去。”

        似乎觉得这样的威胁还不够吓人,陆和安思索后又添上一句。

        “而且没人会喜欢不听话的孩子……”

        陆和安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晚月拽了拽衣角。

        他侧头,见林晚月皱眉,对自己摇头。

        “别说这些话,宴宴会当真的。”

        林晚月不喜欢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

        被林晚月提醒的陆和安只能就此打住,没有继续威胁。

        林晚月略略弯腰,与苏宴对视,不管语气还是表情都十分温和,和刚刚的陆和安形成鲜明对比。

        “小宴,如果你瞒着舅舅和舅妈,不告诉我们真相的话,我们会一直担心的。”

        林晚月说着,揉了揉苏宴的头,又轻轻地帮他把额头的汗擦了擦,“而且你跟我们说你是吃什么东西才会难受成这个样子,我们下次就能提前避免,小宴也不会再像现在这样难受,对不对?”

        要是在自己家里,妈妈肯定会像舅舅那样威胁自己说出实话,没有人像舅妈这样轻声细语地跟自己讲道理。

        巧了,苏宴就是吃软不吃硬。

        知道自己昨天让林晚月和陆和安担忧的苏宴也不好意思瞒着两个人,纠结半天后才低下头,边用手揪着被子,边把声音放到最小。

        “我,我昨天……”

        林晚月凑得稍近些,从苏宴嘴里听到了真相。

        果然像陆和安猜想的那样。

        苏宴见同学们吃校门口的小零食吃得特别开心,就拜托其中一名同学帮自己带了几包辣条,在放学之前把辣条吃得干干净净。

        自以为瞒天过海的苏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那几包辣条难受成这个样子。

        辣条?

        林晚月心里正觉得奇怪时,听到陆和安冷然开口:“你妈之前怎么跟你定的规矩?”

        被陆和安这样询问的苏宴头低得更低了些。

        林晚月从苏宴的反应中看出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