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接连梦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接连梦魇

        经常无可奈何,只能让何父何母以及林晚月陆和安一起查看。

        行车记录仪显示,林晚月平稳地行驶在路上,速度没有过快,前方也一直没有出现人影。就在林晚月拐了个弯,走上那条路的时候,一道身影猛然从路边跑过来。

        后面的巨响和急刹车的声音,同时想起何父和何母同时扭开头,不忍心去看。

        但前面他们都已经看了个清楚。

        究竟是谁的错,无法再辩驳。

        技术人员检查了这段录像,确定录像没有经过更改之后,警察判定是何语自己的责任,林晚月只要赔偿医药费就行。

        这样的结果公平公正,但对于何语的父母来说却很难接受。

        “她可是撞了人啊!要不是她,我女儿怎么可能……”

        警察一再和何父与何母解释。

        事情已经尘埃落定,陆和安没有再和他们浪费时间,直接打电话让左平过来处理此事。

        本想着等事情处理完,但陆和安却在此时留意到林晚月的脸色不好。

        林晚月刚刚和众人一起查看行车记录,一下子好像回到了现场,回忆起自己打开车门走下来,看到何语躺在血泊中的场景。

        左平到达现场后,陆和安立刻带着林晚月回家休息。

        林晚月一路上平息着自己心中波动,直到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才算是真正放松下来。

        陆和安一直担忧地守在她身旁,不断询问林晚月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林晚月也一再摇头。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林晚月一直格外留意自己身上会不会出现什么不适。这一次林晚月受到了很大惊吓,但她并没有感觉到肚子不舒服。

        陆和安放心不下,就这样守在林晚月身边。

        林晚月吃晚饭的时候身体依旧没有出现什么不对,情绪也逐渐稳定。

        吃完早饭,林晚月早早上床休息,陆和安则是稍微忙碌了一下公司的事情,在林晚月马上要昏昏沉沉睡过去的时候陆和安才回来。

        “咚咚!”

        林晚月正开着车,突然听到有人敲响自己的车门。

        扭头一看,发现是一张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的脸。

        林晚月感觉自己心脏就要骤停,而那张脸慢慢地张开了嘴。

        “给我……陪葬!”

        林晚月吓得动弹不得,在此时又听到身旁砰的一声。

        她再次扭过头来看向路上,发现离车五六米的地方躺着一个人。

        那人被鲜血包裹,就这样趴在地上。

        林晚月哆嗦着打开了车门,那张脸已经消失,只留下那个人。

        她慢慢靠近,走进后小心翼翼地试探那人鼻息。

        没有动静,没有呼吸。

        他已经死了……

        林晚月受到惊吓,正想着赶紧联系医院,手腕却在此时被躺在地上的尸体猛地抓住。

        !!

        林晚月猛然睁开眼睛,吓得不断倒吸凉气。

        听到动静,陆和安睁开眼睛看着林晚月,见林晚月头上满是冷汗,赶紧起身。

        “没事,我就是做了个噩梦……”

        林晚月揉着自己的头发,不敢再回想自己做的那个梦。

        陆和安见状,赶紧帮林晚月倒了杯水,见林晚月喝下后陪她躺下,轻轻拍着林晚月哄睡。

        “只是梦,梦都是反的。”

        对,梦都是反的。

        况且只是个梦而已,又不是真的。

        何语脱离了生命危险,自己没有撞死人。

        纵使林晚月也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可她还是隐隐觉得不安。

        直到天色微亮,林晚月才慢慢睡了过去。

        没过多久,林晚月就被身边的声音惊醒。

        她看向准备起床的陆和安,松了一口气。

        陆和安看到刚睡着没多久的林晚月再次醒来,心里更加担忧。

        “真的没必要留下来陪我,公司里还有那么多事……”

        林晚月和陆和安吃完早饭,见陆和安迟迟没有去上班,这才意识到陆和安的意思。

        陆和安不为所动,不管林晚月怎么劝都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见状,林晚月只能作罢。

        就在此时,苏宴吃完了早饭,屁颠屁颠跑过来坐在林晚月身旁。

        “舅舅你怎么不去上班呀?”

        苏宴今天学校放假休息,他看到还待在家里没出门的舅舅,便好奇询问。

        如林晚月所料,陆和安并没有给出什么正经答案,只是让苏宴少管大人的事。

        苏宴撇嘴,转头看向舅妈,这才察觉到不对。

        舅妈今天也在家,而且舅妈看起来不太开心。

        想到这里,苏宴又扭头看了看自己舅舅,好像明白了过来。

        舅舅在家是为了陪舅妈吧?

        真是笨蛋舅舅,光这样干坐着,舅妈怎么会开心呢?

        苏宴拉住林晚月的手,扬起小脸,笑得格外温暖,像个灿烂的小太阳似的。

        “舅妈陪我去院子里玩吧!”

        听到这话,没等林晚月回答,陆和安先开口拒绝。

        “你少拉你舅妈。”

        苏宴转头对陆和安做了个鬼脸,随后摇晃着林晚月的手。

        “好舅妈陪我玩嘛~”

        林晚月实在是看不得苏宴撒娇,更没有办法让这样可爱的一张小脸上出现失落的表情,便答应了他。

        不过苏宴向来是自己玩的,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苏宴更不会拉着自己来回跑动。

        想到这一点,林晚月再次看向苏宴,见苏宴拉着自己的动作都小心翼翼的,更加明白苏宴并不是真的想要拉自己出去玩。

        苏宴很聪明,虽然是个小孩子,有时候也会表现得很成熟。

        转念一想,林晚月就明白了苏宴的意思。

        他这是见自己不开心,想要逗自己高兴吧?

        林晚月心中一暖。

        “黄黄,我们一起出去!”

        苏宴追到黄黄,把黄黄抱起来,颠颠跑到院子里向林晚月招手。

        林晚月也笑着起身。

        看到林晚月要陪苏宴玩,陆和安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门口,看着外面一大一小和一条狗。

        林晚月坐在秋千上,苏宴和黄黄则是围绕着她来回跑闹。

        阳光从她头顶上洒下来,驱散了身上的不安情绪。

        不远处,陆和安就站在那里,抱胸倚靠在门口,目带笑意地看着这边。

        再也没有什么时刻比现在更让林晚月感到温馨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