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辨无可辨

第一百九十六章 辨无可辨

        听到这话,中年妇女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拍着腿哭起来,直叹自己女儿倒霉,出个门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而中年男人则是企图将自己的妻子从地上拽起来,见实在没办法,只能靠在医院的墙上叹气。

        明白对方身份的林晚月抿了抿唇,忍住心中的害怕,起步走到两人面前停下。

        中年妇女停下哭喊的动作,好奇不解地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女人。

        “对不起……”

        林晚月低下头,向两人道歉。

        在这三个字说出口后,何母顿时反应过来眼前这女孩为什么道歉。

        她麻利地从地上起身,咬牙恶狠狠地想要推林晚月,陆和安立即上前将林晚月带到自己身后。

        “你个害人精!你凭什么撞我女儿?!”

        何母的情绪失控,不断想要扑上前,好在有护士和其他的医生留意到这边的情况,赶紧上前拦住何母。

        “我就这一个女儿!要是她出了什么事,你就给她陪葬!”

        一旁的何父见妻子那样激动,又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好像受到惊吓的小姑娘,也是气得不行。

        护士和医生都把精力放在了何母身上,没有人想到一直保持沉默的何父会突然发作。

        何父突然上前扬起手,陆和安迅速反应过来掰住对方手腕。

        何父见自己没能打到林晚月,立刻拧着眉头,咬牙切齿怒瞪拦住自己的陆和安。

        陆和安比何父高出不少,就算何父腆着啤酒肚,陆和安不松手,何父也挣脱不开。

        “你就是帮凶是吧?!”

        人确实是林晚月撞的,不管对方是不是主动冲上来的,都会是林晚月负主要责任。

        陆和安知道这一点,所以前面何母在那里破口大骂的时候,陆和安一点也没插嘴,他们是理亏的那一方,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是保护好林晚月,而不是与他们起冲突。

        可是何父冲过来已经危害到了林晚月的安全,陆和安这才不得已出手拦住何父,听何父把责任也怪到自己身上,陆和安一句话都没说。

        两人这样的态度让何父和何母觉得他们心虚,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医院里撒泼,就差满地打滚。

        旁边一直进行阻拦的护士听到这边吵闹成这样,忍无可忍,赶紧扬声警告他们这里是医院,如果继续这样吵闹的话就会把他们赶出去。

        何父和何母这才安静下来,随后有其他医生带林晚月和陆和安去病房等待,将四个人分开。

        在等待四个小时以后,手术终于结束。

        有医生来到林晚月和陆和安所在的病房,将这个消息告诉两人。

        林晚月立刻起身准备前去,陆和安则是始终握着林晚月的手走在她身旁,以方便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时自己可以第一时间挡在林晚月面前。

        林晚月悬着一颗心走到急诊室门口,看到医生正在和何父何母交谈。

        “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只是会落下残疾。”

        听到前半句时,何父和何母面露喜悦,可听到后面这句,两人的脸瞬间耷拉下来。

        何母愣了片刻,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掉泪。

        林晚月听到对方会落下残疾,十分自责。

        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冲上来的,如果自己当时开车再小心一点,在他冲出来的那一刻就踩刹车,他也不会出事了。

        何母哭诉时,何父的目光往后一转,落在了刚刚来到这里的林晚月身上。

        那一瞬间,林晚月好像从何父的眼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着的怒火。

        林晚月想要再次道歉,却被何父和何母再次堵住,两人不断哭诉,指责着林晚月。

        “我会请最好的医生给他诊治,一定会治好她。”

        陆和安作出承诺,但何语的父母并不满意,他们是越说越激动,随后就想要上手扯林晚月。

        “就算你们让我妻子赔一条腿,你们女儿也得慢慢恢复。”

        伤害林晚月并没有办法让何语快速康复。

        在这种时候和何父何母说这样的话,他们俩人是根本就听不进去的,他们现在只是一心想着替女儿报仇,才不管这件事情对女儿究竟有没有益。

        就在双方纠缠时,警察到达医院。

        “谁报的警?”

        “是我。”

        林晚月站出来,接受着何父和何母惊讶目光的洗礼。

        确实是林晚月报的警。

        在病房等待的时候,陆和安和林晚月重新复盘了一下这件事情,觉得还是报警更为妥当。私了是不太可能的,他们该赔付的赔付,该配合的配合,这样对双方都好。

        “事发经过。”

        警察将几人带到单独的房间里问话。林晚月听到警察问起这个,便将当时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包括何语自己冲出来的事情。

        “我当时没来得及踩刹车,撞上她之后才意识到撞了人。”

        面对林晚月的这个说法,何母根本不买账,立刻指责林晚月是想要脱罪才把责任都怪到自己女儿身上。

        警察一再敲桌子示意安静,何父和何母才重新坐下,但依旧满脸怒气地死盯着林晚月,眼神跟刀子一样不断朝着林晚月抛。

        “我们已经调查了当时路段的监控,发现出事地点是个监控死角,没有拍到任何证据。”

        警察说起这一点颇为头疼。

        事情就刚好发生在监控死角,他们不管调取几个地方的监控,也不管是什么视角,都拍不到那里。

        听到这话,何父和何母再次站起,要求警方立即给林晚月定罪。

        “肯定是她故意撞人!”

        两人大吼大叫着,警察现在没有办法证明林晚月说的是真是假,也无法给林晚月定罪,只能先安抚着何语父母的情绪。

        就在此时,林晚月突然想起什么,转头跟陆和安说了句话后,再次抬眸看向警察。

        “我当时驾驶的车上有行车记录仪。”

        此话一出,警察们再次重燃希望。

        有行车记录仪,就用不着监控了。

        林晚月立刻配合,将行车记录仪调取出来。

        警察查看时本不想当着何父和何母的面,怕他们看到女儿受伤的场景再次受到刺激,但何父和何母执意要待在警察旁边,生怕警察被林晚月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