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真的错了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真的错了

        “签不签可由不得你啊。”

        张德安看了眼站在林晚月和梅姐旁边的人。

        几人立即上前,抓住林晚月的胳膊。

        林晚月一惊连忙挣脱,居然真的挣脱开了,赶紧跑到梅姐身旁。

        梅姐拉着林晚月想跑,去路却再次被人堵住。

        张德安十分不满地看了那人一眼,似乎在责怪他为什么没有控制住林晚月。

        那人再次上前,牢牢抓住林晚月的手腕,生怕林晚月再挣脱。

        “放开我!”

        在场的人除梅姐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反应,梅姐上前想要推开拉着林晚月的人,可她自己也被人拽住了,怎么都动弹不了,只能喊着让他们放手。

        “不想签字的话没关系,我们可以按手印。”张德安格外轻松地说着。

        反正他们会伪造签名,手印是伪造不了的。

        这里没有监控,只要林晚月的手印在上面,出去之后不管她是想告他们也好,想追究责任也好,都没有办法。

        手印是实打实的,但林晚月说的话却没有任何证据。

        那人押着林晚月,将林晚月的手伸出来。

        林晚月死命把手向后拽,一个人实在控制不住她。

        林晚月也不知自己可以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

        “废物!”

        张德安不满地瞪那人一眼,立即有人上前和那人一起控制住林晚月。

        张德安则是拿出印泥摆在林晚月面前。

        林晚月咬牙想要挣脱,可力量实在悬殊,再加上林晚月这段时间身体状态本来就没那么好,又实在怕伤到自己腹中的孩子,挣脱的时候只能胳膊用力,但这往往注定不会有什么效果。

        那人拽着林晚月的手朝着印泥而去,林晚月挣脱不了,只能把手紧紧攥成拳,不给他们接触到自己指纹的机会。

        “啧。”

        张德安眉头越皱越深,索性亲自上手,硬是把林晚月的手掰开,紧紧握着林晚月的大拇指。

        “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梅姐在后面大声喊着,张德安觉得两个人实在有些天真。

        “犯不犯法我会不知道吗?”

        张德安当然知道他们这样做是犯法的,但他们不还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

        犯法又如何?

        没有证据,没有人脉,他们能拿自己怎样?

        “大哥,我看这人有点眼熟。”

        那群人里有年轻的小伙子,在旁边端详半天后挪到张德安身旁,小声跟张德安耳语。

        “去去去,别打扰老子!”

        小伙子觉得林晚月和自己之前在微博热搜上看到的人有点相像,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张德安,但张德安根本不听。

        如果张德安这时候选择听一听小伙子说的话,事情或许就不会再这样发展下去了。

        他自然知道陆和安,在这里就没人不知道陆和安。

        要是知道自己得罪的是陆和安的夫人,张德安恐怕会立马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但现在张德安只是满心想着完成上级安排给自己的任务,其他的什么都不想想。

        林晚月感觉到大拇指触碰到湿润的印泥,眉头皱得更深。

        纵使她再怎么咬牙使劲,也没有办法挣脱开三个人的控制。

        眼看着大拇指离纸面越来越近,林晚月越发绝望。

        只要摁下了这个手印,哪怕到时候警察来了都没有用。

        就在此时,本还握着林晚月大拇指的张德安突然倒向一旁。

        不仅是林晚月,控制着林晚月的两个人也颇为震惊。

        紧接着就轮到他们两个。

        林晚月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拥入了温暖的怀里。

        她缓缓抬眸,对上陆和安担忧的目光。

        陆和安牢牢抱着林晚月,他带来的人则是一个个收拾着那些威胁林晚月的人。梅姐见状,也气不过,抬脚在身旁的一个人身上踢了一下,接着赶紧围过来。

        被陆和安踹倒的张德安此时爬了起来,看到陆和安的那刻,张德安双目写满惊讶。

        “陆,陆总?”

        陆和安怎么会来这儿?!

        武汉帝震惊时,目光转到被陆和安牢牢抱住的那个人身上,顺便明白过来。

        他突然觉得自己完了。

        左平上前揪住张德安的领子,猛地给了他一拳。

        张德安再次倒地,却怎么也不敢爬起来。

        眼看手下已经把现场的人揍得差不多,陆和安这才让左平报警。

        在警察赶来之前,左平和陆和安手下的其他人负责控制现场,陆和安则是带着林晚月离开。

        梅姐没有打扰陆和安和林晚月,她也留在现场作为证人,准备着去警局录口供。

        陆和安带着林晚月回到家,确定林晚月没有被吓到,才终于安心。

        他们回到家没多久,陆和安就接到了左平的电话。

        警察已经将所有人都控制住,具体情况左平也了解了,特意来汇报给陆和安。

        陆和安听完之后,皱着眉头,让左平自己看着处理,随后挂断电话回到林晚月身旁。

        林晚月看到陆和安皱眉,察觉到他有些生气。

        “为什么不叫着我一起去?”

        陆和安并不是真生林晚月的气,他是担忧到了极点。

        一想起林晚月自己冒险,在那种情况下还和对方硬刚,陆和安就实在后怕。

        如果自己没有及时赶到,林晚月会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林晚月也知道陆和安是因为担心自己才生气的,默默低下了头。

        “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不会这样。”

        陆和安听到林晚月的话,挑了下眉。

        “还有下次?”

        林晚月赶紧抬眸摇头,接着小心翼翼地拉住了陆和安的衣袖。

        “我真的错了,不要生气好吗?”

        林晚月还从来没有哄过陆和安。

        陆和安在听到林晚月认错的那刻心就已经软了下来,但他实在怕林晚月下次再冲动,所以故作冷脸没有回答。

        林晚月见状,撅了撅嘴。

        没再听见林晚月开口,陆和安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却在此时感觉怀里挤进了一团柔软。

        他低下头,正对上林晚月在自己怀里扬起小脸。

        “我真的错啦。”

        看陆和安没说话,林晚月缩了缩脖子,把脑袋依靠在林晚月胸膛上,软声软语地作出保证。

        她低着头保证,全然没有留意到陆和安瞬间变化的目光和加速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