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恶作剧

第一百八十八章 恶作剧

        林晚月的掌心被划了好深的一道口子。

        陆和安立即看向桌子上的快递盒,反手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棉花落在桌面上,却发出了清脆的当当声。

        陆和安正要将那棉花掀开,手突然被林晚月拉住。

        自己刚刚就是被棉花里面的东西划伤的,如果陆和安贸然去碰,说不定也会受伤。

        好在这时林妈把药箱拿了过来,还拿过来了一个长长的夹子,夹着那团棉花往上一提,棉花里面的东西顺应落地。

        嘁呤咣啷一顿响之后,三人的耳根终于恢复清静,棉花里的东西也露出了真面目。

        桌面上散落着几十枚刀片。

        看到东西的那刻,林晚月瞳孔紧缩,陆和安眼眸中则是翻涌起森冷怒意。

        快递上写着自己的名字……是有人故意的。

        “今天谁来送的快递?”

        他们这一片的快递员都是固定的。

        林妈也说来送快递的人就是平时的那个快递员。

        陆和安心里暗自思索,目光触及到林晚月手心的红色,眉头越皱越深,立刻在她身旁蹲下,取过药箱里面的东西,小心翼翼捧着林晚月的手给她上药。

        林晚月一直盯着那些刀片,有些惊愕又充满疑惑。

        察觉到林晚月愣神,陆和安以为林晚月被吓住了,立马用棉花将这些刀片重新放回箱子里丢到一边。

        “不怕。”

        林晚月回过神来,看到陆和安担忧的望着自己,再次低眉。

        “我就是好奇,这东西是谁寄给我的……”

        林晚月知道不喜欢自己的人不在少数,但她没想到这个人会做得这么极端。

        陆和安没有多说,立刻打了电话让人去查快递的来源。

        “最近注意一些。”陆和安语气从刚刚的愤怒转为温和,提醒林晚月这样一句。

        既然寄快递来的那个人能够做到这一步,难保不会再做出其他的过激行为。

        另一边,陆启家。

        “呈儿,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

        李淑芬看到陆呈从书房里出来,立刻面带焦急地上前。陆呈听到母亲又开始说这些,瞬间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自从林晚月怀孕的消息传来后,李淑芬整天待在家里就是一副着急的模样,念叨完陆呈就开始念叨陆呈父亲,让陆启也来劝陆呈。

        “妈跟你说,你别不耐烦。”

        李淑芬知道陆呈不想听这些,但是现在不能不听。

        “老爷子本来就偏心陆和安,陆和安有了孩子之后,那老爷子不得直接把所有家产都送到陆和安面前去啊?”

        李淑芬想起老爷子的偏心就气不打一处来。

        “老爷子喜欢曾孙子,你赶紧找个女朋友生个孩子。”

        李淑芬说着,又开始掰着指头盘算起来,“要是姓林的孩子没能保住,那你的孩子就是老爷子的第一个曾孙子。再不济那边保住了,那咱这边也有老爷子牵挂的地方,还怕老爷子光偏心陆和安吗?”

        每天都是老生常谈的这些话,陆呈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就算自己真的有了孩子,爷爷就会不偏心陆和安,变得公平公正吗?

        陆呈心里知道答案,只觉得母亲说的话实在欠考虑。

        “妈知道你现在没有喜欢的人,这样,妈帮你挑了几个特别优秀的女孩子,你明天去见见。”

        明白李淑芬就是要安排相亲,陆呈更加烦躁。

        “到时候再说吧。”

        又是这句话!

        “次次都是到时候再说,你都推了几年了!”

        再次被陆呈敷衍的李淑芬甚是生气,但面前的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她又骂不得打不得,只能把怨气转移到别人身上。

        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又被别人记上一笔的林晚月还在想刀片的事情。

        陆和安已经让人去查了,一时半会还没有答案,她只能继续等待。

        “舅妈!”

        苏宴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跑到林晚月面前。

        林晚月这才发现就尾已经放学了,笑着准备把苏宴揽到沙发上坐着。

        可下一秒,苏宴小脸一怔,离林晚月远远的,目光紧盯着林晚月的手。

        林晚月低头,看到自己手上的绷带反应过来。

        “舅妈的手怎么了?”

        苏宴当然很想要舅妈抱抱,但他怕舅妈手上的伤会疼,只能离舅妈远远的,又担忧又惊讶地问出这句话。

        没等林晚月说话,苏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接自己回来的陆和安,小手一叉腰。

        “舅舅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照顾好舅妈?”

        见眼前这个小大人责怪着陆和安,林晚月觉得他和被训的那个人都可爱极了,忍不住抿唇笑起来。

        “宴宴,过来坐。”

        就会听到林晚月叫自己,乖乖地回到林晚月身边,小心地坐在沙发上,都不敢靠近林晚月一下。

        “不怪舅舅,是舅妈不小心划伤的。”

        林晚月没有和苏宴解释太多,她也不想让小孩子心里有什么负担。

        在听完舅妈的解释之后,苏宴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接着从沙发上跳下来,来到陆和安面前。

        “好吧舅舅,不怪你。”

        陆和安被这小子一通操作弄的有些无语,只是冷哼了一声。

        但是小苏宴可没那么多时间哄他的舅舅开心,因为他还要陪伴他的舅妈。

        苏宴跑回到林晚月身边,扑到沙发上,跟林晚月讲起自己今天在学校里的事情,逗得林晚月不断捂嘴笑着。

        有了苏宴的陪同,林晚月心里的不安稍稍消散一些。

        第二天林晚月还没清醒过来,身边的人就已经收拾完毕,此刻正坐在她身边,动作轻柔地帮她把睡乱的额发挽到耳后。

        “今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先别去公司了。”

        被昨天事情吓到的不仅有林晚月。

        陆和安没有那么害怕,却始终担心不已。

        林晚月晚上睡觉之前也在想这件事,听到陆和安特意嘱咐,就轻轻点头应了下来,随后又沉沉睡去,连陆和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清楚。

        等林晚月再次醒来时,外面天色已经大亮,瞧这得有中午了。

        她慢吞吞地从床上起身,换好衣服后走到楼下。

        林妈正在准备林晚月的营养餐,林晚月便走到沙发上坐下,思索着自己今天下午应该做些什么。

        就在此时,门铃忽然响起。